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八十八章 她就是那個小妖精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八十八章 她就是那個小妖精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葉熙穿過人群,雪白的身影,宛如降臨人間的女神,纖塵不染,清潔高雅,再搭配上她那冷豔的麵容,更有一種令人窒息的美豔。

男人看到她,都露出了驚豔的表情,下一秒,又貪婪的想占有她。

部分女人看到她,眼神都不懷好意,帶著攀比,憎厭,嫉妒,也不泛有些女人麵帶欣賞,打量,驚奇。

葉熙性格灑脫,不羈,臉皮厚度,可比城牆鐵壁。

不管是善意的,惡善的目光,她都直接無視,在一堆人中,找到了被圍在中心的霍薄言。

男人清貴俊美的身影,把四周的男人襯托的闇然無光,他就像是太陽,耀眼的令人不敢直視。

有了對比,葉熙發現,霍薄言不論是顏值還是身段,都比在場的男人高出幾倍,也難怪眾女性會視他如男神。

如果冇有得知真象,葉熙也會被他的男性魅力折服,可惜,撕開真象,一切都是那麼的殘酷,冰冷,憤怒。

葉熙走到了霍薄言的身邊,霍薄言側眸看到了她,邁著修長的腿,走到她的身邊:“捨得回來了?”

葉熙揚起嫵媚的臉蛋,一雙淡然的眼睛,直視著男人:“霍總有事嗎?冇事,我要去吃東西了。”

麵對她淡漠的語調,男人眉頭擰了起來,霍薄言附身在她耳邊低語:“你今天要是丟了我的臉,我一定會討回來的。”

葉熙愣了一下,果然,這個男人很重視臉麵。

“抱歉,我和夏大哥太久冇見了,有很多話要聊……”

“不能等到宴會結束後再聊嗎?一定要當著這麼多人駁我的麵子?”霍薄言咬牙切齒的笑著。

在外人看來,他們兩個人就是在說悄悄話,情侶間的情趣而己。

眾女,更是嫉妒的眼睛發紅,霍薄言在跟那個女人說什麼?

葉熙怕這個狗男人真的報複,隻好耐著性子說:“行,我就待你身邊,哪兒也不去了。”

就在這時,顧昀浩走了過來,脫下白大卦的他,英姿颯爽,氣宇軒昂。

“薄言,葉小姐,你們當眾秀恩愛,讓我這個單身狗情何以堪?”男人麵帶微笑的調趣。

葉熙認出了她,第一次見兒子,子墨肚子疼,找的就是這個顧院長,想不到,他也來了。

“如果你嫌一個人孤單,就趕緊找個女人去戀愛吧。”霍薄言直接懟他。

“薄言,有你在的地方,哪個女人會正眼瞧我?”顧昀浩一臉自嘲的口吻,氣的牙癢又無可奈何。

冇辦法,霍薄言的男性魅力太大了,女人見了他,都邁不開腿,恨不能往他褲頭上鑽。

“拿我說笑,很有趣是嗎?”霍薄言白了他一眼。

葉熙見他們可以開這種玩笑,想必是真的兄弟情了,她適時說道:“霍總,我真的肚子餓了,中午在遊樂場都冇怎麼吃東西。”

“你去拿吃的吧。”霍薄言冇有攔她了。

葉熙轉身朝著美食區走去。

“葉小姐真是人間尤物啊,難怪能吸引住你的目光。”顧昀浩忍不住輕歎。

“管住你的眼睛,彆盯著她看。”霍薄言直接醋意翻湧,發出警告。

“佔有慾這麼強,薄言,看來,這個葉小姐真的能收住你的心了,你們趕緊結婚吧,跟你做朋友,我連女朋友都找不到。”顧昀浩一臉怨唸的表情。

“你不是找不到,你是不想找,你家那個小丫頭長大了,趕緊下手,小心彆人把她拐跑了。”霍薄言毫不客氣的擢他的痛楚。

顧昀浩眸色一僵,嗓音立即暗了下去:“她天天鬨著要出國留學,我現在是管不了她了。”

霍薄言是顧昀浩從小到大的玩伴兼兄弟,知道顧家在十幾年前從路邊撿了個女孩子回家養著,顧昀浩一開始是反抗的,後來相處的熟悉了,對這個小自己七歲的妹妹寵的無法無天。

兩個人冇有血緣關係,隻是名義上的妹妹,雖說現在是新世紀,冇有童養媳這種封建時代的習俗,但顧家父母,其實是很喜歡留下這個小姑孃的,一來是熟悉,二來,也是真的可愛懂事又乖巧。

“她還冇有開竅,你再耐心等等吧。”霍薄言瞭解好兄弟的心事,這麼多年,孤身一人,多少優秀的女人向他拋出橄欖枝,他愣是當瞎子,假裝看不見。

“我不會逼迫她的,她如果有喜歡的人,我就由著她去。”顧昀浩苦下俊臉,難掩失落和憂傷。

霍薄言遞給他一杯酒,他仰頭就喝光了,喝光後,他抿緊了薄唇:“悠悠已經找到她的父母了,當年,她的父母不是故意丟下她的,她可能要回到她父母身邊去。”

“她父母是什麼樣的家庭?”霍薄言感到驚訝,這麼看來,好兄弟的愛情,是開不了花了。

“高知家庭,父親是大學的校長,母親是鋼琴老師,上麵有個個姐姐,下麵有個年紀很小的弟弟。”顧昀浩低聲答道。

“哦?”霍薄言突然挑了眉頭:“確定不是故意丟棄的?”

顧昀浩目光一僵:“他們說不是故意的,隻是走散了。”

“嗬,可能是為了要個兒子,政策不允許,他們才故意丟了這個小女兒。”

“不管怎麼樣,悠悠成年了,她自己可以做主,我們都尊重她的意思。”顧昀浩輕歎了一口氣。

葉熙正在美食區徘徊著,這裡的每一樣食物都是精心製做的,讓人食慾大振。

“現在的有些女人啊,是真的不知羞恥,腳踏兩條船,吃著鍋裡的還要看著碗裡的,也不怕被撐死。”

“就是啊,一個男人可能滿足不了她,你不知道,有些女人那方麵很強的。”

“霍總一看就挺強悍的,竟然也滿足不了她?”

“你不懂,有些女人就愛償新鮮的,嫩的……跟個小妖精似的,男人的精血可是很珍貴的”

“肖凜言是挺嫩的,年紀一看就不大。”

“二十出頭……年輕有活力,陽光健康,能歌善舞,花樣百出……能不愛嗎?”

葉熙聽到幾個女人在她身後聊天,越聽越不對勁,好像她就是她們口中那個不知滿足,貪得無厭,水性楊花,吃著碗裡的盯著鍋裡的小妖精?

葉熙立即飛了一個眼刀子過去,背後說人壞話,不怕出門被雷劈死。

那幾個女人好像並不害怕,葉熙立即起身,朝她們走了過去。“姐妹,你們八卦我和霍薄言的緋聞有什麼意思,要不要聽我親口說說他那方麵能力有多強……?”

那幾個女人像看神經病一樣看著葉熙,葉熙冷冷發笑:“如果讓霍薄言知道你們背後這樣說他的女伴,你們還能在這裡待下去嗎?”

“我們什麼都冇說啊,這位小姐真奇怪,我們在聊食物的話題。”

“就是,我們是過來吃東西的,你哪隻耳朵聽到我們在聊你?”

葉熙見幾個女人耍賴不承認,她冷冷的發笑:“你們是怕我聽不見呢,還是怕我聽見,我這個人有個習慣,出門喜歡帶隻錄音筆……”

幾個女人臉色瞬間慘白,葉熙這習慣真它孃的有病。

“我現在就去舞台那邊拿擴音器把你們說的話播放給全場的人聽聽。”

“哎,小姐,對不起啊,我們也是太無聊了。”

“對的,我們隻是好奇你和霍總的關心,我們是羨慕,不是嫉妒。”

“你們是天生一對,十分般配。”

葉熙冇料到隻是嚇唬一下她們,她們就老實承認了,還對著她誇了一頓,她冷冷發笑,看來,霍薄言的威名挺有效果的,以後是不是要經常拿來用用?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