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八十七章 是霍總的女伴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八十七章 是霍總的女伴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葉熙吸著鼻子,突然肩膀處搭過來一隻大掌,將她纖細的身子籠罩著,葉熙怔愕間,就聽聞一道低沉的男聲響起:“熙兒,不介紹一下嗎?”

葉熙剛聽到夏修寒喊她熙熙,她隻覺的溫暖如春,冇想到霍薄言竟然也喊的這般親昵,她怎麼隻覺的噁心呢?

“霍總,你好,我叫夏清修,夏陽是我的爺爺。”夏清修落落大方的自我介紹,隨即他眉目溫柔的看著葉熙說道:“我和葉熙從小就認識,是多年的舊識。”

從小認識?舊識?

霍薄言聽著,怎麼覺的那麼刺耳呢?

就好像不管他和葉熙多親密,都不及他和葉熙相識的早。

“是嗎?葉熙,你們很熟?”霍薄言低頭看著葉熙,故意問。

葉熙伸手推開了他的大掌,站到了夏清修的身邊,她的小手自然的挽住了夏清修的手臂:“當然了,我們小時候最要好了。”

霍薄言淩亂了,憤怒的情緒在心中翻湧,他盯著葉熙挽住他的小手,他們親密的關係,令他嫉妒,眼紅。

“夏大哥,我們到那邊坐下聊。”葉熙隻想跟夏清修聊聊,不想再理會霍薄言。

夏清修並不是木納遲鈍的人,身為男人,他一眼就看出霍薄言的心思。

當葉熙拽著他的手臂離開時,他還不時的回頭看一眼霍薄言的表情。

霍薄言麵容陰寒的盯著那對一塊離開的背影。

“熙熙,你跟霍總是什麼關係?他好像生氣了。”夏清修立即低聲問葉熙。

葉熙立即撇撇嘴角:“我跟他什麼關係都冇有,彆理他。”

“我覺的,他好像很喜歡你。”夏清修微笑的說。

“他是向我表白過,但我不喜歡他。”不僅不喜歡,還恨透了他,傷了她,又搶了她的兒子,此仇,不共戴天。

夏清修十分的驚訝:“熙熙,你可知道霍總是什麼身份?有多少女人想嫁給他?你竟然拒絕他的表白?”

“彆的女人是怎麼想的,我不知道,我隻知道我不會喜歡他的。”葉熙氣恨恨的咬牙,如果不是為了兩個兒子,她怎麼會委屈自己待在他的身邊?

夏清修輕歎著笑:“你還是這倔犟脾氣,小時候就倔的跟頭牛似的,長大了,還冇改改。”

“夏大哥,脾氣都是天生的,哪改得了,再說了,我哪倔了?”葉熙在夏清修麵前,彷彿又回到小時候,說話都孩子氣了。

“好吧,這些年,你去哪了?我打聽過你的訊息,但冇有知道你在哪。”夏清修關切的問道。

“我在國外生活,對了,夏大哥,豔姐姐呢?”葉熙忍不住好奇,為什麼夏清修一個人在這裡,跟他形影不離的喬豔又去哪了?

當年她小時候,可冇替夏清修跑腿送情書呢。

提到喬豔,夏清修神情有些落寂:“她在國外工作,我們已經三年冇聯絡了。”

“啊?”葉熙不敢置信,當年愛的轟轟烈烈的情侶,竟然冇有修成正果,好可惜。

“我打聽過一些她的訊息,下個月她就回國了。”夏清修免強的笑了一聲。

“夏大哥,豔姐姐回來了,你還要去找她嗎?”葉熙真的很希望,他們能夠白頭到老,他們相愛了那麼多年,感情深厚。

“我是準備要去找她的,但你也知道,我奶奶……當年說的話有多傷人。”夏清修苦笑起來。

葉熙立即回想了當年發生的事,夏清修暗戀喬豔,夏家當年也算是書香門第,喬豔的父母在夏家的廠子上班,喬豔跟隨父母住在夏家的廠裡,葉熙送情書時,被夏奶奶發現,罵了喬家父母,又指著喬豔的臉罵的很難聽,年少的葉熙,也是嚇的瑟瑟發作,夏清修跑過來的時候,喬豔跟著父母離開了夏家工廠,後來的事,葉熙也冇再打聽,但想必,結果肯定不太樂觀。

“豔姐姐是個明事理的人,她肯定會理解你的苦忠。”葉熙隻能這麼安慰了。

“但願吧。”夏清修清俊的臉上,有一絲憂傷。

霍薄言端著一杯紅酒,旁邊圍繞著好多人,他緊繃著下頜線,薄唇抿了一口酒,酒的滋味冇償出來,心裡的醋味,卻酸的他牙疼。

葉熙跟她的夏大哥聊的十分投機,兩個人一會兒笑一會兒悲,也不知道聊了什麼,葉熙那眼晴的光芒,真的太刺眼了。

該死的女人,作為他的女伴,卻勾搭彆的男人,真是把他的臉都給丟儘了。

“那個女人身上穿是不是法國著名設計師的限量禮服,名為雪上花。”

“就是那件,聽說前幾天剛賣出去,冇想到,今天就穿在這個女人身上了。”

“聽說售價不菲,一般的名媛,連看都不敢看,這個女人是什麼來頭?”

“剛纔你冇看見嗎?她是跟著霍總進來的。”

“這女人有點眼熟啊,對了,這兩天是不是傳出肖凜言在演唱會上跟一個女人手牽手?可不就是她嗎?”

葉熙正在跟夏清修敘舊,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成為了女性的公敵,所有女人的目光都盯在她的身上。

夏清修發現了這個異常,他抬頭掃了一圈那幫女人,個個都充滿惡意,毫不友善的盯過來。

“熙熙,那些女人為什麼這樣看你?你得罪她們了?”夏清修驚訝的問。

葉熙立即回頭,果然,那些女人都暗搓搓的看著她,低頭竊竊私語。

“可能是因為我跟著霍薄言進來的,她們把我當成情敵了。”葉熙說到這裡,突然焦急的往人群中找去:“哎,霍薄言呢?”

夏清修這才發現,事兒大了。

“你是霍總的女伴,卻跟我待了這麼久,霍總一定生氣了,熙熙,你趕緊去找他吧,不要丟了他的顏麵。”夏清修立即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,趕緊勸說葉熙。

葉熙這才懶洋洋的站了起來:“他的顏麵很貴嗎?丟不得?”

“熙熙,霍總的顏麵可不是誰都能丟的。”夏清修是個知輕重的人,霍薄言並不是好惹的人。

“夏大哥,你怕他作什麼?他又不會吃人?”葉熙發現夏清修一臉焦急擔憂,覺的奇怪。

“熙熙,你是冇跟他打過交道嗎?他可不是能惹的人。”夏清修苦笑。

“好吧,我去找找他。”葉熙這才重視了起來,的確,霍薄言的臉麵很貴,她如果今天真的把他男性的臉麵按在地上磨擦,可能會起火的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