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八十六章 溫柔的含羞草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八十六章 溫柔的含羞草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霍薄言懲罰式的吻了她好一會兒,無論葉熙如何抵抗,閃避,他的薄唇分豪未讓,準確無誤的捉住她的小嘴,一頓肆虐。

葉熙氣炸了,趁著男人改變姿勢時,她猛的推開他,小嘴發狠的咬在他的脖頸處。

霍薄言倒吸了一口涼氣,大掌將女人狠狠一拎,葉熙磨著牙根,氣恨恨的瞪著他:“痛嗎?”

霍薄言冷怒盯她一眼,俊臉陰沉恐怖。

葉熙突然輕鬆了起來,隻要這個男人敢惹她,她就能討回本來。

轎車停在一間高定時裝店的門口,霍薄言陰著臉,推門下車,葉熙懶洋洋的跟上他的腳步。

“霍總……”負責人笑吟吟的迎上前來,當看到葉熙時,頓時發出驚歎聲:“這位就是你的女伴嗎?好美好有氣質啊。”

葉熙被誇的雞皮都要冒起來了,這種場麵話,聽聽就好,千萬彆當真。

“幫她把禮服換上。”霍薄言冷著臉交代。

說完,他修長的身軀就往旁邊的沙發上坐下,拿出手機,自顧自的看著,完全不再理會葉熙。

“小姐,你可真有福氣,這件禮服是霍總親自為你挑選的,這可是法國頂尖設計師的傑作,全世界僅有五件……”

葉熙美眸睜大,霍薄言親自為她挑的?限量款的?全球僅有五件,那價格……?

葉熙回眸,看向坐在沙發上板著臉的男人,他低頭看著手機,但五官依舊出色完美。

當葉熙看到那件禮服時,整個人都驚呆了,任何的言語都無法形容它的驚豔絕美,純白的顏色,手工刺繡的花紋,一字肩領,整件禮服逞現出保守又內斂的氣場,就像聖潔的天使一般,讓人不敢褻瀆。

葉熙在工作人員的幫助下,穿上了禮服,工作人員又將她長髮打理了一下,給她畫了一個精緻的妝容。

“小姐,你的頭髮保養的真好,有光澤,髮量又足,真令人羨慕。”工作人員發出感歎。

美女的第一標準,就是擁有一頭海藻般的秀髮,可很多女人的髮量稀少,如果生了孩子後,那頭髮掉的會讓人懷疑人生。葉熙的髮量又多,頭髮又細又軟,烏黑光澤,襯著她雪白的肌膚,白是白,黑是黑,交映的令人驚豔。

葉熙洗頭用品全是自己研製的,所以,她的頭髮纔會這麼柔美。

等葉熙出來時,霍薄言不經意的抬頭看向她,這一看,眼睛就粘住了,再也移不開。

葉熙不打扮時,就有一種天生麗質的驚豔感,當她濃妝豔抹,盛裝打扮後,整個人的氣質躍上更高的階層,透著一絲貴族氣質,聖潔精緻,高貴優雅,讓不如她的男人望而怯步,讓尊貴的男人趨之若鶩。

這般聖潔又美豔的葉熙,讓霍薄言想私藏。

男人壓住狂湧的情緒,不想透露讓葉熙知道,這個女人要是知道自己又更愛她了,不知道她一高興之下,又變著法兒怎麼捉弄折磨他。

霍薄言突然覺的自己有點可笑,又有點可憐。

喜歡的女人不喜歡自己,他還得裝出一副高冷不喜歡的樣子。自欺欺人的遊戲不好玩。

“走吧。”男人高冷的移開眼睛,冷淡的開口。

葉熙跟著他坐上了車,她並不是很在乎自己外表的女人,但她知道,自己今天的裝扮,過分美麗。

來到宴會廳,霍薄言成為眾人注目的焦點。

他年輕帥氣,氣質高貴,眾多女人都等著他過來,目睹他的風姿,甚至已經想好各種辦法來引起他的關注。

可當霍薄言來的時候,他的身邊已經跟著一位美豔超群,風姿綽約的美人,眾女驚怒,那個不要臉的妖精從哪冒出來的?她又有什麼資格,跟在霍薄言的身邊,享受他的榮光?

門口聚集了一群記者,霍薄言帶著葉熙走過來時,他們迅速圍上來采訪。

“霍總,你身邊這位美麗的女人是誰?能介紹一下嗎?”記者十分八卦的問。

“這位是我的女伴,葉熙。”霍薄言微笑開口。

“請問你的女伴是你的女朋友嗎?”記者又八卦了一句。

霍薄言看向葉熙,葉熙朝他露出一抹警告的微笑。

“目前還不是,隻是朋友關係。”霍薄言很想抱住她,大方的向全世界宣佈,她是他的女人,隻屬於他一人。

可是,這個女人不是玩偶,不會令他擺佈,他如果敢這麼介紹,相信這個女人會當著這個記者的麵,宣佈跟他離婚。

葉熙很滿意他的這個介紹。

“葉小姐,你喜歡霍總嗎?他這麼有魅力,你肯定心動的,是嗎?”有個女記者突然開口問葉熙。

葉熙立即揚唇答道:“我不喜歡他。”

霍薄言聞言,臉上的笑容瞬間僵住,這個女人,能不能給點麵子?

當著記者的麵,否定他的男性魅力,真的很傷人。

“那葉小姐有喜歡的人嗎?”記者又問。

葉熙正要回答她,突然看到不遠處一抹修長俊雅的身影,葉熙麵色大喜,直接擠開記者,飛快的走向那個男人。

“夏大哥……”葉熙滿臉開心的跑過去打招呼。

夏清修回頭看到她,俊容也是一喜:“是熙熙啊。”

聽到久偉的聲音,葉熙眼眶一熱,當年她跟外婆去夏家時,夏清修年長她五歲,每次放學回來,都會帶零食給她,遠遠的就會喊她的小名。

“夏大哥……好久不見。”葉熙眼含熱淚,一開口,久遠的記憶,年少時的溫暖就在她心底生根發芽。

“熙熙,怎麼又哭了?跟你小時候一樣愛哭。”夏清修伸手,在她臉上輕輕的擦了擦眼淚:“好了,彆哭了。”

“我……我忍不住。”葉熙也不想哭的,可情緒上來了。

“讓我看看,熙熙長大了,變漂亮了,不再是那個鼻涕包了。”夏清修隻把葉熙當妹妹一樣看待,喜歡打趣她。

葉熙俏臉瞬間羞的通紅,夏清修是她年少時追逐的一樓光芒,時隔多年再見,依舊覺的親切,笑顏不改,讓人心安。

霍薄言像被釘在原地,哪怕身邊記者還在問問題,他隻覺的像蒼蠅一樣嗡嗡嗡的吵鬨,他的目光,追著葉熙,看到了那個溫潤如玉的男人,他寵溺的伸手去摸葉熙的臉。

葉熙非但冇有躲開,還低頭含羞,像個嬌氣的小女孩。

醋意加怒意,一起湧上心頭,霍薄言剋製不住,長腿已經朝葉熙邁了過去。

這個女人在他麵前像帶刺的玫瑰,可在這個男人麵前,她卻像含羞草一樣,溫柔如水。

這個男人是誰?

他和葉熙是什麼關係?

葉熙喜歡他嗎?

太多的問題充斥在霍薄言的胸口,讓他想要急切的得到答覆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