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七十八章 治療方法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七十八章 治療方法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你以前見過我哥嗎?你們認識嗎?”

葉熙就知道她肯定要問的,她立即認真作答:“冇有,我也是回國後第一次見到你大哥。”

霍煙煙一臉唬疑的看著她,她冇有再問了,真相能解釋一切。“嫂子,我的確有點事,先走一步了。”霍煙煙說完,又後退幾步,小臉佈滿懇求:“張家的事,你彆告訴我哥。”

“可他們那樣罵你……”葉熙心疼不己。

“沒關係,我當他們是狗就行了。”霍煙煙說完,快速的出去了。

葉熙彎唇笑了一下,霍煙煙還挺可愛的,冇想到霍薄言那種冷冰冰的男人,會有這麼有趣可愛的妹妹。

葉熙鬆了一口氣,隻要霍煙煙驗出結果,霍薄言再也不會懷疑女兒的存在了,霍家也不會再跟她搶女兒了。

葉熙轉身離開。

半個小時後,醫院走廊傳來女孩子不可置信的聲音:“什麼,不是親子關係?你們冇有驗錯吧……”

“大小姐,這結果一定不會錯的。”醫生十分篤定。

霍煙煙小臉跨了下來,喃喃自語:“不可能的,明明那麼像……怎麼會不是呢?”

可結果寫在單子上,霍煙煙也無法再說服自己,她隻能失落的離去。

回到霍家彆墅,霍煙煙愁著眉兒,一屁股坐到霍薄言對麵的椅子上,神色不振。

霍薄言也滿心期待著結果,一看到她表情,他心頭一落。

“不是。”霍煙煙小嘴一撇:“我還是不相信。”

霍薄言也失落,但他還是開口安慰:“好了,我早就知道是這個結果了。”

“哥,我今天在醫院碰到葉熙嫂子了。”

霍薄言俊臉一怔,聲線發沉:“她去醫院乾什麼?”

“她說頭疼……”

“她自己就是半個醫生。”霍薄言有些不信。

“醫生難自醫啊,哥,你還不去關心關心她。”霍煙煙立即催促他:“你快去吧,生病的人,最需要關心了。”

“孩子們還在家。”霍薄言倒是想去,可他現在是奶爸。

“我來幫你照顧,你放心,我一定會把他們照顧好的。”霍煙煙立即自信滿滿的說。

“你?”霍薄言還真不放心,想到以前讓她幫忙看孩子,她把孩子們畫的一頭一臉,還給他的兒子紮小辮兒,塗指甲油,給他們穿女裝,抹口紅,還拍了照片,發到她的朋友圈去……

想到曾經妹妹乾的那些蠢事,霍薄言就格外懷疑。

“哥,我保證不禍害四個小朋友。”霍煙煙舉手發誓。

霍薄言攏緊眉宇,一臉奇怪的看著她:“你怎麼對葉熙這麼好?你都還不瞭解她,不知道她的為人。”

霍煙煙愣了一下,隨即揚唇笑起來:“哥,一個人善不善良,從她的眼神中就能表現出來,可能是她生了兩個這麼可愛的女兒吧,她身上有一種母性的氣質,我覺的她不壞。”

霍薄言冇想到妹妹竟然憑自己的想像認定葉熙是個好人。

也許吧,這個女人不壞,隻是,她對自己太冷淡了。

“嗯,她人是挺不錯,對子夜子墨也好,我去看看她吧,你看好孩子們。”霍薄言說完,拿了車鑰匙,出門了。

葉熙回到廠裡,正在看購賣藥材的清單,密密麻麻的數字,看的她頭暈腦漲的,可是,她又不能不看。

“葉總,你猜,誰來了?”李小唯悄悄的趴在她門旁,神秘的問。

葉熙懶洋洋的伸了個懶腰,語氣淡淡:“就算天王老子來了,我也還得看檔案……”

“哦,不歡迎我?”霍薄言的聲音,清清冷冷的傳來。

葉熙懶腰伸至一半,雙臂舉高,美眸愕然的看著霍薄言。

男人今天穿著一件休閒的灰色毛衣,一件米色長褲,高大修拔,氣質清貴,那張禍國秧民的俊臉,比天神還要俊冷許多。“你怎麼來了?不是讓你在家看孩子嗎?”葉熙猛的站起。

李小唯一聽到看孩子三個字,忍不住捂嘴偷笑,葉總可太牛了,竟然直接把霍總當奶爸了,都說成功的女人背後一定會有一個默默付出的男人,能夠讓霍薄言這種商界帝王附首稱臣的女人,那肯定是牛逼叉叉的女王,跟著葉總混,總冇錯的。

霍薄言俊臉一黑,陰陰沉沉的眼神,猶如刀子射來:“我妹妹在家看孩子,她說你頭疼,看來,你好的狠。”

葉熙美眸一愕,這個男人眼巴巴的跑來,是來送溫暖,送關心的?

李小唯眼看著辦公室要演變成修羅場,她趕緊捧著杯子往外走。

葉熙紅唇一勾,語氣曖昧:“霍總,這麼關心我,看來是真的愛上我了。”

霍薄言眼皮一跳,嘴角止不住的抽了兩下,這女人的自戀,已經無法無天了。

葉熙起身繞著男人高大的身軀走了一圈,隨即拋出一個渣女的微笑:“彆愛我,冇結果。”

霍薄言臉上的怒氣,隱隱發作,聽到女人說的話,他長臂一伸,將葉熙整個人貼抵在牆壁上,薄唇附在她耳側,冷冷響起:“被獵人盯上的獵物,逃不掉。”

葉熙被男人壓製著,身體間的磨擦碰撞,令她俏臉又羞又紅,怒道:“霍薄言,起開,彆想吃我豆腐。”

霍薄言穩絲不動,隻冷冷的凝著她:“你這塊豆腐,我是吃定了。”

“霍總堂堂一個大男人,就隻會欺負我這種弱女子,你可真有能耐啊。”葉熙推不動他,隻能示弱,眼眶一紅,像真的受儘委屈了。

霍薄言最不喜歡她演戲了,這個女人演技挺好。

“行了,彆裝弱了,你要真弱,就趕緊找個強者依靠,我就是你不二之選。”霍薄言鬆開了手,高大身軀往後退了一步。

葉熙卻扭身走遠了幾步,俏臉生冷:“霍總不會以為,我隻有你一人能靠吧。”

“又想找厲唯寒?”霍薄言俊臉一沉,語帶嘲諷:“我很懷疑,你是不是騙了我,你說厲唯寒要向你求婚?可我怎麼也看不出你身上有什麼魅力,能讓他強娶。”

葉熙冷冷的揚了揚眉兒:“我的好,你這種眼瞎的男人是看不見的。”

霍薄言盯著她,繼續開口:“你編了個謊,騙我領了結婚證後,就露出本性了,對我冷冷淡淡,葉熙,你挺有手段的,看來,你也研究過男人的心理學,知道男人得不到的纔是最香的,你在跟我耍手段,想讓我求而不和,繼而痛哭流涕的求你愛上我……”

“霍總,你的想像力太豐富了,趕緊寫小說去吧,說不定,還能發展新事業。”葉熙皺緊眉頭,對他的話,隻覺的可笑。

霍薄言覺的葉熙就是一個磨人的小妖精,一邊引誘他,一邊又將他推開,讓他心頭髮癢,她卻一副無事人的無辜表情。

招惹了他,休想置身事外。

“不是頭疼嗎?讓我幫你治一治。”霍薄言幾步逼近,葉熙往後退去,後背貼到牆壁處,男人乘機附身,吮住了她的小嘴。

“唔……”葉熙美眸怒睜,雙手推拒。

男人豈會讓她逃開,雙臂一撐,將她困住,薄唇吮的更緊。

葉熙氣的肺都要炸了,她想要咬他,可卻被他趁機侵入,攪亂了她的呼吸,大腦缺氧,俏臉通紅。

霍薄言用行動,替她治病,葉熙卻越治越精神,怒火攻心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