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六十九章 特彆的照顧方式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六十九章 特彆的照顧方式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霍薄言在客廳裡看到四個小傢夥正在找人,他一出現,四小隻就跑過來問:“爹地,媽咪回來了嗎?”

霍薄言望著開口喊他的葉依依,俊眸微愕,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,這小可愛是發自內心喊出來的,彷彿,他真的是她的爹地一樣。

霍薄言很感動,他忍不住蹲下身來,溫柔的碰了碰葉依依的小臉蛋:“是,你媽咪喝了點酒,在那個房間休息呢。”

“爹地,媽咪酒量不好,你去照顧她好不好?”葉恬恬突然用她的小手,抓住了霍薄言的衣袖,輕輕的搖晃著說。

霍薄言感動極了,這兩個小可愛,完全的把他當成父親來對待了,是不是葉熙教她們的?

葉熙這個表裡不一的女人,嘴上說不喜歡他,背後又教導孩子們喊他爹地。

“好,我來照顧她,時間不早了,你們上樓去睡覺吧。”霍薄言溫柔的開口。

“好噠。”

霍子夜突然跑過來,伏在霍薄言的耳邊小聲說:“爹地,你表現的機會來啦,你一定不要讓葉熙阿姨失望哦?”

霍薄言健軀一震,奇怪的看著兒子。

霍子夜快速的跑走了,霍薄言俊美的臉上籠罩了一層憂慮。

兒子剛纔說的不要讓葉熙失望,難道指的是成年人之間的那種關係?

兒子這麼小,他怎麼會懂?

是不是霍煙煙又給她侄子灌輸了什麼不該說的東西?

想到這個令人頭疼的妹妹,霍薄言伸手撫額,這丫頭也不知道跑哪裡玩去了,什麼時候能回國,他一定要好好教育她一頓。

葉熙東倒西歪的從門口走出來,長髮散亂,眼神迷醉。

霍薄言回頭看到這一幕,隱隱作痛的某處,瞬間又像被點了一把火。

葉熙這一副淩亂可欺的樣子,太上頭了。

霍薄言走過去,再一次將她扛到肩上:“上樓去洗個澡。”

葉熙發出強烈的抗議:“霍薄言,你兩隻手是擺設嗎?為什麼要扛我,不可以抱我上樓嗎?”

“你自己幾斤幾兩,心裡冇數嗎?”男人咬牙,輕嘲。

“我又不胖?”葉熙的自尊心受到了巨大的打擊,這個男人拐著彎兒罵她胖嗎?

“不抱你,是怕你罵我流氓。”霍薄言承認,她是不胖,她的身材纖瘦恰好,是非常標準的美女身段。

葉熙不說話了,這個男人倒是拎得清。

二樓的臥室裡,霍薄言把她直接輕扔在床上,轉身進入浴室。白色的浴缸裡,注滿了熱水,水霧迷漫,霍薄言出來。

葉熙仰躺在床上,目光空洞的盯著天花板。

“為什麼喝酒?”男人居高臨下的凝著她。

“心情不好。”葉熙藏了一肚子的悶氣。

“下次不許一個人再喝了,想喝的話,可以來找我。”霍薄言霸道的說完,就將她輕輕的拽起:“進去洗乾淨。”

“霍薄言,我不是葉家的女兒,我是誰?”葉熙茫然的抓住他的手臂,泣聲問道。

心中的悲酸翻湧,葉熙忍了一天的情情,徹底的崩潰,她抱住霍薄言的一隻手臂,淚水往下掉:“原來我不招葉家的人待見,是有原因的,我的命為什麼這麼苦?”

霍薄言俊眸微睜,詫異的看著身側哭成狗的女人。

“好了,彆哭了。”霍薄言並不擅長安慰人,隻能輕拍她的後背,安撫她。

“都怪你……都怪你,你這個禽獸,你毀了我的夢想……毀了我的人生。”哭了一半,葉熙突然用力的往霍薄言的胸口砸去,一邊砸,一邊罵。

霍薄言淩亂了,這個女人又耍酒瘋?

看來,她是把他當成傷害她的那個混蛋了吧。

“葉熙,你給我睜大眼睛看清楚,傷害你的人,不是我……你就算要氣,也不該朝我發脾氣。”霍薄言將她纖細的手腕一提,修長的手指,強勢的捏住她的下巴,讓她正視自己。

“啪……”葉熙一抬眸,揚手就甩了他一耳光,恨恨罵道:“流氓,混蛋。”

霍薄言被一巴掌扇蒙了,俊臉佈滿了陰沉,怒火中燒,一把將葉熙壓在床上,嗓音透著冷意:“你鬨夠了冇有?”

葉熙哭唧唧的看著她,那雙被淚水打濕的眼,楚楚可憐,又透著傷痕悲切,霍薄言想教訓她,可看到她這雙眼睛,他又狠不下心,隻能將她打橫一抱,走進了浴室,將她扔進了熱水裡。

葉熙一頭栽進水裡,嗆的她五官扭曲,猛的鑽出水麵,酒醒了一大半。

“霍薄言,你是不是男人……嘟嚕……嘟嚕……”葉熙剛罵出聲,身體無力支撐,她又滑入水裡,又繼續喝水。

霍薄言一把將她拽起,葉熙滿頭滿臉都是水,模樣又搞笑又可憐。

“你混……蛋。”葉熙一抹臉上的水珠,一雙美眸含怒瞪著霍薄言:“信不信……咕嚕咕嚕……”

“酒醒了嗎?”霍薄言又將她拽起,冷聲問她。

葉熙當然醒了,她又氣又羞,雙手擋在胸口中處,氣喘籲籲:“你出去。”

霍薄言鬆開手,站在旁邊,目光染著譏嘲:“你都嗆成這樣了,還敢叫嚷,要不是怕孩子們冇有媽咪,我纔不管你。”

葉熙這才發現,自己手腳無力,她靠在池邊上,心中更加憋悶。

“你剛纔說你不是葉家的人?你還說我毀了你的人生?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霍薄言見她真的清醒了,這才把話問清楚。

葉熙神情一僵,美眸盯住他:“我還說了什麼?”

完了,她不會喝醉了,把兒子的事也說出來了吧?

“你把我當成五年前傷害你的男人了,葉熙,你女兒的父親,到底是誰?你難道一點印象都冇有?”霍薄言真的很想知道,那個男人是誰,長什麼樣子。

葉熙心頭一震,快速回答:“我當然記得他長什麼樣子,但我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他。”

“你是怕他搶走你的女兒吧。”霍薄言冷嘲。

“女兒是我一個人帶大的,他休想搶走。”葉熙滿臉恨意的瞪著他。

霍薄言英挺的眉鋒一擰:“你為什麼這樣看著我?難道我是你女兒的父親?”

葉熙嚇的俏臉發白,這該死的狗男人,猜的太準了。

“怎麼可能,如果真是你的話,我早就跟你離婚了。”葉熙嚇的兩隻小手緊拽著衣服,不敢再看他的眼睛。

“也是,如果真的是我,我肯定會記住你這張臉的,再說,我很肯定,五年前,我們冇有見過。”霍薄言眯著眸子,在腦海裡搜尋著一些資訊。

葉熙呼吸一滯,趕緊低下頭去:“我要洗澡了,你出去吧。”

霍薄言並不是好色之徒,他轉身走了出去。

葉熙抱緊雙臂,坐在熱水裡,心緒不寧,怎麼辦?

要怎麼樣才能繞過霍薄言,把兒子帶走?

這是一個無解的難題,葉熙找不到解決的辦法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