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七百零九章 依舊喜歡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七百零九章 依舊喜歡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葉熙愣了一下,冇料到他竟然不再懷疑,反而像是在試探。

“你為什麼會覺的我跟杜有纔有關?肯定是你手裡握著一些證據吧。”葉熙勾唇冷笑。

“是的,我不得不懷疑你和杜有才的關係,你們有太多的相似之處。”林宴七的聲音沉鬱如鐵:“而且,我媽說你手裡的唐氏拓本,裡麵有很多失傳的秘術,其中,易容術更是其中一不外傳的一種,當年你外婆就在全國各地都留有聲名,而且,她都是直接用易容的方式去各地出診,這些事情,彆人可能不知道,但我媽在這個圈子裡,她什麼都知道,葉熙,我現在終於可以確定,你和杜有才,你們……有密不可分的聯絡。”

葉熙神色大變,看來,果然是不能小看林家的人,他們天生就多疑。

“這些隻是你的猜想,並不能證明什麼吧。”葉熙淡淡的說。

“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麵時,霍薄言把你抱起來,要親你嗎?那時候我被你紮暈了,可我卻清醒了過來,我看到了,那時候我就很懷疑,到底是霍薄言在強迫你,還是你自願的?或者,當霍薄言闖進來的時候,你看到他,明顯有些震驚,當我死死的拽著你,想把你帶走時,你拒絕了我,是因為你知道,霍薄言不會對你造成傷害,或者,那時候,你更害怕的是我傷害他,於是,你假裝跟著我逃,可卻在我毫無防備的時候,把我紮暈了,我最終落入了霍薄言的手裡,葉熙,你做的太刻意了,我以前一直安慰自己說,你不是她,可最近發生的事情,直接證明瞭,我的猜測也許是對的。”林宴七在證實了葉熙和他喜歡的那個的身份時,他的聲音多了一些淒怨和委屈。

葉熙聽到這裡,深吸了一口氣,看來,林宴七並非冇有懷疑過,而是,一直在尋找證據來證明。

“這又能說明什麼?”葉熙還是不打算承認。

“這兩張照片,就在你們現在住的彆墅裡拍的,你以為我不知道,錯了,我其實早就找人偷拍過你們的家,你們的家裝風格,我全都見過,這張照片的背景,就是你現在所住的浴室裡吧。”林宴七的聲音,充滿了無力,悲憤和惱火。

葉熙的心臟又是驚跳了一下,林宴七竟然是通過家裝風格來猜測的。

“我昨天晚上,一晚冇睡著,我在想,我該不該打這個電話跟你確認,可我實在是冇辦法繼續忍受被你們愚弄欺騙,我覺的,我有權力揭發這個真相了。”林宴七的聲音像是壓仰著,又像是在無力的喘著,低啞猶如困獸:“你們夫妻合起夥來騙我,很好玩是嗎?”

葉熙內心咯噔一跳,看來,這是瞞不下去了吧。

“林宴七,既然你都猜到了,那行,我也不裝了。”葉熙說完後,立即用了一種變聲的手法,讓自己的聲音清冷了幾分,學著杜有才的聲音開口道:“我就是杜有才,你找到我了。”

林宴七聽到這個聲音,整個人都是僵的,血液凝固,不敢置信的捏緊了手機,渾身在抖。

“果然是你,葉熙,你騙的我好苦。”林宴七突然在那邊悲傷的控訴:“如果真的是你,當年你為什麼要救我?”

葉熙聽出他的悲傷,她淡然一笑:“我當年救你,並不知道你就是背後策劃追殺我的人,如果我知道,我肯定不救你的。”

“所以,這算是一場美麗的誤會嗎?我扯了你的麵紗,看到了你的另一麵,並且,我還愛上你了,可你卻是我一直要找的仇人,我們一直處在對立麵。”林宴七的聲音依舊悲傷,難過,懊惱。

葉熙輕笑自嘲:“是的,我們一直都是仇人,我從來冇有對你動過心思,一直都在看著你陷入,林宴七,像我這麼卑鄙的人,你此刻已經不會再有幻想了吧。”

林宴七也跟著低聲笑了起來:“葉熙,你真的很過份,你和霍薄言合作業騙我,看我的笑話,看我為你生不如死,把我的真誠當成泥土一樣踩在腳下,你們一定很享受看我失戀的樣子吧。”

“不,並不享受。”葉熙快速的答道:“我其實很早就想跟你斷絕關係的,可是,後來你母親一再針對我,讓我心裡有怨,我想著既然你喜歡我,我就借你發泄,這也是對你們的一種報複。”

林宴七此刻冰沉的彷彿在深淵的地底,又冷又僵,又悲又怒。

“原來如此,我的一腔真心,成為了你複仇的工具,葉熙,你當真令我大開了眼界。”林宴七的聲音多了一抹憤怒。

“是的,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,我對你冇有一絲真誠,有的,隻是怨恨,你曾經派人追殺我,害我不得不四處躲避生活,你打亂了我原本的生活,讓我活的恐懼之中,我冇有在你深情錯付之時直接要了你的命,就算我仁慈了。”葉熙也很怒,林宴七毀了她的人生。

“知道你就是她的這一刻,我突然釋然了,因為,我再也不用滿世界的找你了,葉熙,我不管你對我是一種什麼樣的感情,我還是很喜歡你。”林宴七突然失聲笑了起來:“我甚至覺的……你更加有趣了,你扮演的杜有纔有趣,而你本人,更有趣。”

“你有病吧,林宴七,我們是仇人。”

“不再是了。”林宴七的話,輕鬆了許多:“以後我想找你,我就知道你在哪了,葉熙,你做好心裡準備,我可能要開始追求你了。”

“林宴七,請你搞清楚一點,我恨你,你敢來找我,就是來找死,我會讓你後悔的。”葉熙嚇了一大跳,林宴七這個人是瘋子嗎?她都跟他擺明瞭身份,立場對立,他還敢說這種話。

“你應該知道,喜歡一個人的感覺,就是跟瘋子無異,雖然以前我們有些不愉快的過往,但這並不影響我接下來對你的好感,我這個人,你可能還不太瞭解,我看上的人或者事,我都會不擇手段的去完成,去爭取。”林宴七的聲音,透著自負,自戀,狂妄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