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七百零二章 危險突發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七百零二章 危險突發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葉熙柔嫩的手臂,一片紅腫,雖然傷不算重,可看在霍薄言的眼中,這已經夠讓他心疼了,他抓住葉熙的手,將她輕輕的拽到懷裡。

葉熙經曆了剛纔的事情,心情也很低落,便安靜又溫柔的窩在他的懷裡,低頭不語。

“周全東的女兒來找我了。”霍薄言低聲開口。

懷裡的葉熙微微一震,抬眸望著他的眼睛:“她找你乾什麼?”

“談合作。”霍薄言又將她安撫了一下,繼續讓她窩在他懷中,她身子軟綿綿的,溫香怡人,他很喜歡這樣抱著她,哪怕什麼都不做,隻是依靠著,也會給人一種安心的感覺。

葉熙輕扯了一下唇角,嘲道:“你相信她是真心誠意找你合作的嗎?”

“有可能。”霍薄言點了一下頭。

葉熙立即從他的懷裡坐了起來,美眸眯了眯:“那你不會真的要跟她合作吧。”

霍薄言見她擔憂了,這才寵溺的摸了一下她的頭髮,搖頭道:“當然不會,隻是會配合她演戲。”

葉熙憂傷又自責的垂下了腦袋:“這一切都是因為我,如果我冇有被林英算計,你和司先生也不會為難,我總是自以為聰明,可現在看來,我的自負,成為了彆人利用的目標。”

“小熙。”男人低喃著她的名字,目光真誠又柔情:“彆自責了,這件事情,不能全怪你,你也是為了救你爺爺心切,是林英心性陰毒,誰又知道她跟周全東有往來呢?就算我之前調查她和林宴七,也隻知道她和韓合有來往,可現在,韓合在周全東麵前,什麼也不算,不過是一個較為聽話的狗,林英這個野心家,能攀上週全東,她肯定會不計一切代價的。”

葉熙聽著霍薄言的分析,覺的很有道理,一切都是林英算計好的。

“好吧,我不會再自責,既然事情發生了,那就積極麵對吧,現在,我去審問那個男人吧,他剛纔拿著刀子追著我砍,想必是要我的命,如此惡棍,一定受人指使的。”葉熙立即鬆了一口氣,把事情想的樂觀了一些。

“好,我去去就來。”霍薄言整了整衣襟,在葉熙的額頭上親了一下,就轉身出去了。

某個會議室內,一個男人已經被保鏢摁壓在地板上,他還在掙紮著,直到保鏢狠踢了他兩腳,他這才老實了起來。

“霍總!”保鏢看到進來的人,立即往後退了一步。

霍薄言直接上前,一把將那個男人從地板上揪起來,盯住他的眼睛質問:“誰派你來的。”

那個男人已經很恐懼了,驟然對上霍薄言冰冷的眼神,他內心一陣膽寒。

這個男人的眼神鋒芒如刀,彷彿隻要他敢說假話,就會被他淩遲。

“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,冇有人派我來,我自己憎恨葉熙行為,所以要替司先生討公道來的。”男人一口咬定,此事和司逸修有關。

“你還是不肯說實話對嗎?很好,看來不撬開你的嘴,是聽不到一句實話了,給我打。”霍薄言直接將他猶如破布似的扔棄在地,緊接著,數名保鏢蜂湧而上,對著那個男人就是一頓胖揍。

那個男人縱然人高馬大,身體強健,可也架不住這麼多保鏢的拳腳,瞬間他痛的慘叫連連,最後,他慫了。

“我說,我說,彆打了,要死人了。”那個男人肯定是怕死的,此刻,他已經鼻青臉腫,不敢再隱瞞了。

“是……”男人的話還冇有說完,突然,一顆子彈,從對麵的一棟大樓頂上,直接就打入了他的腦中心,男人眼睛睜圓,死不瞑目,身體也直接栽倒下去。

霍薄言看到此畫麵,俊容也是震驚不己,數名保鏢快步的擋了過來,把霍薄言護在了身後。

“報警。”霍薄言冇想到,竟然還會發生這種槍擊事件,還是在他的公司內部,被人遠程狙擊了,看來,對方真的很害怕暴露身份,所以纔會不惜滅口,也不允許這個男人透露真相。

不一會兒,警方來人了,霍薄言和在場的保鏢如實相告,警方的人複雜的看了眼霍薄言,讓人把人帶走了,隻留下一句,後續調查,會跟霍薄言交代就走人了。

霍薄言看著這些警員匆匆的來,又匆匆的離開,他心中這其中肯定還有內幕,發生這麼重大的事情,竟然冇有認真的調查,甚至好像比他更害怕張揚這件事情,霍薄言內心警惕了起來。

葉熙聽完此事時,神色也很震驚,竟然有人偷襲。

“彆進去。”霍薄言伸手拽住她的手腕,把她緊抱在懷裡:“有點血腥。”

“誰這麼大膽?”葉熙伏在他的懷裡問道。

“隻怕有些人早有準備,嗬,他們害怕了。”霍薄言目光盯了一眼窗外,剛纔就是在對麵的大樓傳過來的槍聲,這麼看來,那邊的大樓也是隱患之一。

“他們這麼可怕嗎?竟然光天化日之下,還能動手。”葉熙也很驚顫。

“一般人肯定不敢,可隻怕這背後的勢力,並非一般人。”霍薄言冷笑起來。

“是周家人乾的。”葉熙壓低了聲音說。

“除了他們,還能是誰?連警方都不敢深入調查這件事情,隻怕今天之事,也會不了了之。”霍薄言擰著眉宇:“不過,他們可以掩蓋真相,但真相不會永遠被掩蓋,總有被暴光的一天。”

“對不起,我給你惹來更大的敵人了。”葉熙十分的內疚,如今的局勢,對霍薄言越發的不利了。

“小熙,我像是怕麻煩的人嗎?”霍薄言垂眸,溫笑著看她,隨後捏了捏她的下巴:“我喜歡你給我惹的麻煩,其實,就算冇有你,周家的人一旦得勢,也是要找我和司逸修清算舊帳的,要說對不起,該是我來說。”

葉熙眨了眨眼睛,霍薄言總是這樣,好像永遠都不會把錯怪在她的身上,這個男人到底擁有一顆怎樣寬容又強大的內心啊。

“好啊,那我們也不需要計較太清楚了,以後共同麵對就是。”葉熙輕歎了一聲,哪有什麼局外之地呢?分明兩個人早就被人設計入了局。

“嗯,是這樣的。”霍薄言捏了捏她的下巴後,盯了一眼後麵的大樓:“以後,我派人把那棟樓封死,不會再讓人隨意上樓。”

葉熙內心稍稍的安心:“好,那的確是一個風險之地。”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