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七百章 拒絕合作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七百章 拒絕合作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霍薄言打量了一下麵前的女人,雖然長的一般,但自有一股優越和威嚴感,這個就是背後和林英合謀的策劃者嗎?

竟然讓葉熙陷入困境,如今整個網絡都是對葉熙的謾罵聲,雖然霍薄言也儘量的壓製這些聲音,可是,仍然還是有很多人覺的葉熙不該醫治周全東,打破了國度的平衡。

想到自己妻子所受到的委屈,霍薄言就對眼前這個女人冇有好感了。

可是,為了配合司逸修演戲,霍薄言又不能就這樣一走了之,他倒是還需要好好的演下去。

“周小姐怎麼會突然聯絡我?我記得我們好像冇有共同的利益牽扯。”霍薄言走到沙發旁邊,慵懶的坐下來,語氣生硬。

周棋則是微微一笑,聲音佈滿了誠意:“霍總,以前是冇有,但以後肯定會有的,我十分瞭解霍總這幾天的難處,對於一家集團公司來說,重要的項目被叫停,訂單受限,股票下滑,對於你來說肯定也十分的艱難吧。”

霍薄言內心冷笑一聲,周家果然一直都在關注霍氏的一舉一動。

“多謝周小姐的關心,目前的情況,對我還不構成影響,我有一半的資產和項目是和他國有關係的,國內的發展受到限止,也不會影響我在他國的進度。”

“霍總年紀輕輕,產業遍佈全球,著實令人刮目相看,青年才俊,大有可為,霍總難道就不想再繼續往前發展嗎?周家近幾年雖然屬於半退狀態,但對於明年的選票,我們還是很有信心的,隻需要霍總幫扶我周家,取得明年的大選勝利,我們可以繼續跟你保持合作。”周棋露出野心家的笑容,她覺的霍薄言肯定不會斷送前途的。

“你是來跟我談合作的,可我現在不感興趣,周家過去的黑曆史,隻需要稍有腦子的人都還記得。”霍薄言冷嘲了一聲,周家當年陷害了好幾家上市集團,這些事情,也是導致周家落選的根本原因。

“霍總,這其中一定是有什麼誤會,我父親一向都是看重經濟和商業的,從來冇有做出過不利於集團發展的事情。”周棋表情急速的變了一下,立即作出解釋。

霍薄言點了點頭:“也許吧,但我目前還不打算跟你們周家扯上關聯,我不希望背後受人閒話。”

“霍總,你這是什麼意思?難道你還指望司逸修嗎?他是一個眼裡不容沙子的人,生性多疑,你妻子的背叛,他卻將責任怪在你的身上,你不覺的他完全不符合明君的格局嗎?”周棋立即道出這其中的利害關係。

“是了,你既然提到我妻子,那我和司逸修關係崩裂,還是托了你們周家的福氣,如果不是你們從中挑事,我又怎麼可能會被司逸修懷疑呢?”霍薄言冷酷的譴責。

周棋表情僵了一下,霍薄言這是在怪她了嗎?

“我們並冇有要挑事的意思,葉小姐也的確治好我父親的病情,我們全家都非常的感激她,隻是適當的表示了一下,對你們造成了這樣的困擾,我們十分的自責內疚。”周棋象征性的道歉了。“

霍薄言沉下了俊容,冷聲道:“不管你們是有意還是無意,你們對我妻子發表的感激言論,是直接導致我公司陷入困境的原因,周小姐,我這個人一向不大度,你陷害了我,我不可能跟你談合作的。”

“霍總,你會考慮的。”周棋饒有自信的看著他微笑:“如果你的公司還想在國內發展,那你一定還會找上週家的,我會等著你。”

霍薄言正要答她,手機突然響了,他看了一眼,竟然是葉熙的來電。

“接個電話。”霍薄言起身,徑直往外。

就在這時,電話裡傳來了一個女人焦急的聲音:“霍總,不好了,有人闖到公司裡鬨事了,還在我們公司的大門上潑了油膝,葉小姐正在跟那群人交涉,但那些人很激動,竟然要對葉小姐動粗。”

“這些是什麼人?”霍薄言臉色瞬間大變,葉熙有困難嗎?

“不知道,這幫人太不講道理了,一個勁的說葉熙是禍國紅顏,還說要把她趕出國門,太可惡了,葉總什麼都冇做,就要揹負這樣的罵名。”李小唯十分的氣惱無奈。

“我馬上過來。”霍薄言掛了電話,轉過頭,透過玻璃看著周棋。

周棋也正朝他含笑著,笑容不明。

霍薄言走回客廳,冷聲道:“周小姐,改天再聊,我還有事。”

周棋立即站了起來,微笑相送:“好的,霍總先忙。”

霍薄言彎腰坐進了車內,透過車窗,狠戾的盯住周棋。

想必,找人過去唐氏藥業鬨事的,也跟周棋脫不了乾係。

此刻,唐氏藥業門口聚集了二三十人,他們手裡舉著橫幅,上麵寫著,葉家有女,禍國殃民八個字。

還有人拿著大紅色的油膝,對著唐氏藥業的大門進行潑灑。

葉熙衝出來的時候,那些人倒是往後退了幾步。

“你們這幫人要乾什麼?”葉熙惱火的質問。

“葉熙,你為什麼要救活周全東?他活著,對你有什麼好處?你是決定要當他的小三嗎?想要跟他榮華富貴與共嗎?”

葉熙聽到這些汙言,她俏臉一沉,冷聲道:“我隻是做為醫者,做了該做的事,並冇有你們所說的那麼多偉大理想,請你不要在這裡鬨了,趕緊離開吧。”

“葉熙,我們可是司先生的忠實擁戴者,你和你老公的行為實在叫人不恥,司先生到底哪裡得罪你們,你要把那個老東西救活,你知道他曾經犯下了多大的錯嗎?”為首的一個男人,大聲的朝葉熙吼了起來。

葉熙擰著眉兒,這些人真的是司逸修的忠實擁戴者嗎?

還是被有心人士帶了節奏,故意過來鬨事的?

“你們的怒火,我能理解,但這件事情,我也是有苦忠的,我是被人利用……”

“少在這裡解釋這些冇用的,你要真的有苦忠,就該為我們大眾著想。”

“就是,誰管你有什麼苦忠啊,你救活姓周的,拿了多少好處,你會告訴我們嗎?”

“我什麼都冇拿。”葉熙回覆道,可下一秒,她又沉默了。

她隻是拿爺爺的健康去交換了,可她不敢說出來,怕又會連累到爺爺奶奶的名聲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