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六百九十八章 誰纔是輸家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六百九十八章 誰纔是輸家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林宴七的話,猶如驚夢,讓霍薄言惱羞成怒,林宴七所謂的得到,隻怕是要明搶了吧,嗬,他的妻子,可不會成為他任意玩弄的玩物。

“林宴七,你違背婦女的意原,這本身就是違法的事情吧。”霍薄言冷嘲道。

“我愛她,自然會給她最好的一切,我得到了她,自然也會負起責任的。”林宴七眸底一片冰霜,隨即,他冷眼看著霍薄言:“這件事情,你害怕我捅到網上去,就是怕讓葉熙那個毒婦知道你乾的醜事吧,她可不是好惹的人,霍薄言,既然敢做,就應該敢當纔是。”

霍薄言擰著眉宇,林宴七到底知不知道,在這場遊戲中,他纔是那個笑料呢?

要不要讓他知道這件事情呢?或者……就繼續讓他行走在這迷霧之中,亂了心,亂了情,成為一個求而不得的瘋子?

可霍薄言記得,葉熙之前好像說過,不想拿感情來折磨林宴七,可見她是心慈之人,如今這一次的捉弄,怕已經是葉熙的底線了吧,接下來,葉熙肯定也願意將另一個身份告知林宴七,徹底的剪斷他的念想。

“很可惜,一切都太遲了,你出軌的訊息,我已經讓人釋出到網上去了,相信你的老婆大人,很快就會找上門來,到時候,你還是先想想跪鍵盤或者跪榴梿吧,祝你好運。”林宴七覺的霍薄言這一關也不太好過了。

霍薄言突然極輕的笑了一聲:“林宴七,你以為你勝了,但其實,你敗的一塌糊塗。”

“你是想說,那兩張照片無法證明那個男人是你嗎?可葉熙肯定有辦法證明的,你們是夫妻,她連你身上有幾顆痣都知道吧,就算冇辦法證明,那我也在你們夫妻關係中投下了猜疑的種子,她不可能再全身心的愛著你了。”林宴七用同樣的嘲意回敬著霍薄言。

“其實……”霍薄言想說什麼,可看到林宴七那不感興趣的表情,他突然又不想說了。

“好,我等著回家跪榴梿吧,想看直播嗎?我錄給你看,滿足你的八卦之心。”霍薄言有趣的說道。

“不想看,你的家醜,我不感興趣。”林宴七說完,轉身就走。

“你還要去找杜小姐嗎?”霍薄言在他的身後高聲的詢問。

“是,非找到不可。”林宴七有一股執念,這是他的第一次戀愛,第一次動心,如果冇有一個完美的結果,他會遺撼一生。

“你找不到她的。”霍薄言好意提醒。

“你把她藏起來了?”林宴七轉過頭來,殺人般的目光盯著他:“霍薄言,不管你把她藏在哪裡,天涯海角,我都能找到她,你信嗎?”

霍薄言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:“信不信有什麼重要,但你母親犯下的罪,我是絕對不會輕易放過她的。”

“我媽已經被警方帶走了,你還想怎麼樣?”林宴七生氣的問。

“當然是讓她向我奶奶下跪道歉。”霍薄言冷酷的開口。

“我媽這麼驕傲的人,她不可能道歉的,你們霍家都愧欠了她。”林宴七伸手指著霍薄言:“我媽被逼成今天,全是她冇有被人好好寬待。”

“哦,她憑什麼得到寬待?像她這種不要臉的女人,在古代是要被侵豬籠,或者上絞刑的,現在這個社會犯錯的代價太輕了,導致她一再挑事犯錯,也冇有得到重罰。”霍薄言冷聲怒懟。

林宴七瞬間被懟的無話可說了,他俊臉拉長:“霍薄言,我跟你的仇恨越來越深了,總有一天,我們會有一場生死之戰。”

“是的,我也相信,在不久的將來,你和你不要臉的母親,將徹底的滾出我的視線。”霍薄言冷聲說道。

“是嗎?冇錯,我現在實力不如你,但是……記住,不要小看任何一個人。”林宴七薄唇勾起一抹狂妄的笑意,隨後,將門甩的碰碰作響,揚長而去。

霍薄言寒眸一眯,林宴七好像突然多了一抹自信,就不知道他的自信從何而來。

林宴七離開後,霍薄言也冇有心思繼續開會了,回到了辦公室。

剛到辦公室,就看到休息室裡坐著一個俏麗的身影。

“煙煙,你怎麼來了?”看到妹妹,霍薄言眸底閃過一抹溫柔。

霍煙煙趕緊站了起來,朝他走過來:“我接到奶奶的電話了,她跟我說了林英下藥的事,也說了爸爸和她決裂的事情,大哥,這是真的嗎?”

“是真的。”霍薄言掀唇嘲道:“這一次,他該徹底的死心了吧,娶了一條毒蛇,也的確不值得他再得意。”

“如果真是這樣的話,那的確像是一場笑話。”霍煙煙對這個父親也毫無心疼。

“嗯,隻是奶奶也會跟著傷心難過,如果不是因為奶奶,我根本不想理會他。”霍薄言到底還是冇有那麼的冷酷無情。

“林英被抓了?這一次,她逃不掉了,哥,你要不要找人進去關照一下她?”霍煙煙對林英的恨怨,已經到達極點了,雖然她是這麼一個善良溫柔的人,可還是希望用極端的手法去懲治這個不要臉的女人。

“我倒是想啊,不過,林英的後台,比我們所想的要硬多了,她已經高攀上了周全東,可見她根本瞧不上我們的父親了,像她這種女人,從來隻依附強者。”霍薄言嘲諷一聲。

“周全東?上一屆的閣下?”霍煙煙當然知道這個姓周的有多厲害,此刻,她俏臉微微泛白,如果真是這樣的話,那林英還真的很難扳倒。

“是的,周全東是隻老狐狸,他雖然年紀大了,但野心不小,所以,他還試圖繼續翻身。”霍薄言麵色沉鬱的點了點頭。

“那這樣的話,司先生是不是也很難往下走了?大哥,我還聽夏今寒說,司先生把與你的合作剪除了一半,這是怎麼回事啊?你們之前不是一直相交甚好嗎?”霍煙煙以前是不關心這些政治經濟的事情,可現在,她覺的有點危險了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