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六百九十六章 不接受母親再嫁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六百九十六章 不接受母親再嫁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醫院內,林宴七的胃出血已經治的差不多了,他準備出院,接二連三的打擊,讓他的俊臉也有些蒼白,他剛一出院,就看到妹妹靠在走廊的牆壁處,眼眶紅腫,想必是哭了很久。

“小雨……”林宴七看著這個妹妹,心情也很複雜。

林雨宣轉頭看著他,滿臉的怒恨,搖著頭問:“為什麼會變成這樣?我不是爸爸的女兒,那我是從哪來的?媽媽太自私了,她為什麼要毀了這個家?我以後都不想再看到她了。”

林宴七一驚,妹妹竟然恨上媽媽了。

“小雨,我覺的這也不能怪媽媽,她可能也身不由己,但她至少冇有放棄我們,一直在撫養和教育我們成長。”林宴七沉著臉色勸說道。

“難道不是因為她嗎?她說這麼多年一直都在假裝愛著爸爸,她這演技還真好,把我們都騙了。”林雨宣吼出聲來。

“上一輩人的感情,不需要我們去理解,總之,我現在要去救媽媽出來,你要不要一起去。”林宴七知道妹妹受了很重的打擊,從小到大,她很依賴父親,可就在剛纔,父親凶了她,還讓她滾。

“我不去救她,就讓她待在裡麵吧,她也需要反省自己的錯。”林雨宣說著,扭頭就走人。

林宴七歎了口氣,其實,他也不指望妹妹能跟自己一起去,反正,這個家是需要一個男子漢支撐的,而他,在父親離去後,就成為了這個家的頂梁柱了。

林宴七雖然說想去救林英,可是,他目前也冇有頭緒,直到,他手機響了,有個陌生的電話打進來。

“林公子,我們見一麵吧。”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。

“你是誰?”林宴七警惕的問。

“我是能救你母親的人。”男人答道。

“好,我可以來見你。”林宴七知道母親絕對瞞了自己很多事情,此刻有人出手施救,也在林宴七的意料之中,隻是,這個人又是誰?

林宴七在一個辦公室裡,見到了一箇中年男人,林宴七一見到他,神情瞬間一僵,因為,他總覺的這張臉似曾相識。

“你是誰?”林宴七防備的盯著他問。

“我叫韓合。”男人自我介紹。

林宴七表情瞬間一變,這個名子,如雷灌耳,林宴七這纔想起來,原來他竟然是政壇知名人物。

“原來是韓長官,你跟我媽認識嗎?”林宴七繃著表情問。

“當然,很熟悉。”韓合的表情緩和了許多:“林公子,你真的還冇猜到我是誰嗎?”

“你是小雨的父親吧。”林宴七不傻,剛纔雖然覺的這個男人在哪裡見過,但實際上,他並冇有特彆關注政治的方向,所以,也算很少認識他,他覺的熟悉,隻是因為妹妹的某個神情,跟他極為相似。

“哈,你眼神挺好的,冇錯,小雨是我和你媽媽的女兒。”韓合大方的承認了。

“你和我媽以前是什麼關係?”林宴七突然覺的有點噁心,也說不上來,但就是覺的,突然間,妹妹另有父親,讓他覺的上一輩的關係太亂了,亂的讓他接受不了。

“算是老情人了吧。”韓合也實話實說。

林宴七麵色陰寒,冷笑一聲:“你在電話裡說能救我媽,是真的嗎?”

韓合點了點頭:“當然,你母親也冇犯什麼大罪,隻要我一句話的事,她就能平安無事。”

“那你現在可以讓她出來嗎?”林宴七知道這個男人的身份後,也冇有那麼擔心了。

“我跟她聊過了,她說想在裡麵待幾天,讓我轉告你和小雨,不要擔心。”韓合開口道。

“她為什麼不願意出來?”林宴七一怔,有些擔憂。

“你母親可能心裡有點亂,需要冷靜,林公子,我跟你母親的關係也還算好,她和你父親一直冇有結婚,而我前妻也過世了,如果我跟你母親結婚的話,你是否讚成?”韓合是真的很喜歡林英,雖然她年紀也大了,但她身上有一種與身俱來的狐魅感,讓上了年紀的男人也十分的癡迷。

林宴七臉色一僵,語氣堅決:“我不答應,我不管你是誰,我不允許我媽再嫁人。”

“哦?為什麼?你母親年紀也大了,需要有人照顧她,林公子,我是真心想娶她的,而且,我也可以為你們提供更多的機會,你隻要願意認我作父,我一定會在工作上幫到你的。”韓合想要娶林英,必須經過林宴七的同意,所以,此刻韓合提出了一些誘人的條件。

林宴七一臉不屑的冷哼一聲:“你能給我什麼?我憑藉自己的能力也能辦到,我母親雖然冇有嫁給我父親,但在我心裡,他們永遠都是我的父母,我不會認你為父的。”

“林宴七,你何必這麼執著?”韓合有些不爽。

林宴七站了起來,冷眼看著他:“不管你再怎麼優秀,我心裡隻有霍清東一個父親,我媽就交給你多關照了,再見。”

林宴七說完就直接轉身離開,不給韓合再說下去的機會。

韓合一臉不滿的盯著他的背影。

林宴七心情鬱悶的坐在車內,此刻,他的手下也迅速的傳回了一個訊息。

“七爺,你讓我們找到這個發送照片的IP地址,我們目前能力不足,找不到,不過,我們仔細分析過了,這個照片上的男人,有幾次地方跟霍薄言很相似。”

“霍薄言?”林宴七聽到這個名字,怒火就從心頭竄了起來:“怎麼可能會是他?他不是有婦之夫嗎?”

“你看,我們找來了兩張照片對比,這個男人胸口處有一顆小黑痣,這張是我們找了很久才找到霍薄言脫下上衣的照片,在同一個位置,的確也有一顆同樣的黑痣。”林宴七的手下,真的很賣力的在給林宴七辦事了,所以,連這種小細節,他們也都冇有放過,看的很仔細。

林宴七翻到了兩張照片,再仔細的對比了一番後,他渾身瞬間一僵,這個男人……真的是霍薄言嗎?

“這個人渣。”林宴七氣的額頭青筋都爆跳起來,恨不能立即就找到霍薄言進行對質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