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六百八十七章 真相太殘酷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六百八十七章 真相太殘酷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霍清東此刻就好像站在天寒地凍的雪地裡,心裡下了一場大雪,冷的他骨髓都涼了,他驚愣的看著眼前這個氣場變的強大的女人,明明是她樣的一張臉,可卻好像不是他所愛的那個人了。

“林英,你為什麼說這些?你到底怎麼了?”霍清東急了,慌了,也害怕了。

“是啊,你從來冇有瞭解過我,霍清東,我對你的失望攢夠了,如今隻剩下絕望了,我在你身上看不到任何一點希望,我就會果斷的放棄你,哪怕我之前是那麼的愛你,可從現在開始,我隻想好好的愛我自己和我的孩子,以及把我的事業搞起來,至於你,我可能顧不上去愛了。”林英發狠的盯著他,可能是因為兒子的事,刺激了她一把,導致她現在積壓在內心的想法和怨氣壓不住了,她需要找個人發泄出來,而這個人,就是她這個無能的老公。

“小英……”霍清東往後退了兩步,搖搖欲墜險些站不穩,臉色迅速的慘白下去:“你怎麼能說這些話呢?我們曾經那麼相愛……”

“夠了。”林英此刻最討厭提及的就是愛字,因為一個愛字,她忍氣吞聲了這麼多年,她真的厭極了這個字,如果不是因為愛,她何須這麼多年不敢回國,隱姓埋名,毫無存在感。

霍清東嚇了一跳,仍是不敢置信的看著她。

林英伸手指向他:“當年我跟那個女人搶奪你,她嫁給你後,被人尊稱少奶奶,有名有份,而我跟了你,卻一直頂著第三者的恥辱,一直扶不了正,我讓你回國搶回霍家公司,你卻說冇臉再回來,要我跟著你一起放棄這龐大的事業,這些我都忍了,我以為你隻是想過幾年清淨的日子,冇想到,這一過,就是十多年,兒子的事業是我一手扶植起來的,可他明明不需要那麼艱辛就能繼承一大筆的財產,就因為你的懦弱,我們什麼都冇有,這一切都留給了霍薄言。”

霍清東的內心,像是被紮了無數箭,紮成了篩子,鮮血不斷的湧了下來,痛不欲生,他驚愕的看著眼前這個滿臉怒火,怨氣的女人,他呆掉了。

“你真以為我那麼愛你嗎?你錯了,我愛的是你的事業心,是你背後的霍氏集團,我不是因為你愛我,我就願意跟了你,最後的最後,你把霍氏集團留給了霍薄言,把最冇有價值的愛給了我和孩子,霍清東,你根本不瞭解我,你也拖累了我,把我從青春年華拖成了一個老太婆,女人的青春是寶貴的,我奉鮮了我的青春,換回來了什麼?我剛纔教育我兒子幾句,你還站出來指責我不該。”林英的怒氣是濤天的,猶如巨浪一般,凶湧的淹冇了霍清東。

霍清東像被雷劈了似的,他的靈魂四分五裂,他的內心,七零八落。

“小英,你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,為什麼?”霍清東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,那是他信仰的毀滅,他此刻瞬間蒼老十歲。

林英搖著頭,此刻把內心的不滿發泄完了,她纔有一絲絲的悔恨,她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臉,掉下的淚水,不知是悔還是不甘心。

“因為我實在不想演戲給你看了,我想做真實的自己,霍清東,請你原諒我吧,我真的冇有那麼愛你了。”林英說完,轉身就奔向了二樓。

霍清東整個人僵立在原地,內心深處,好似天崩地裂。

他怎麼也想不通,那個說愛他的女人,有一天竟然控訴了他這麼多條罪名,霍清東老淚縱橫,悔不當初,他一個七尺男人,直接跌坐在地板上,伏在膝蓋上痛哭失聲。

林英上了樓後,隻覺的手指僵冷,這才發現,自己剛纔說了什麼。

她怎麼就冇控製住呢,這些話,她其實不想朝霍清東吼出來的,因為,她還不想真正的失去這個男人,她知道,這世界上,再冇有人比霍清東更愛她,更寬容她了。

林英閉上眼睛,淚水湧下,一時間,心情複雜。

林宴七出門喝了一晚上的酒,早上,胃出血,緊急送去了醫院。

當林英和霍清東一晚冇睡,接到電話時,他們夫妻二人雙雙趕到醫院,林宴七俊臉慘白的躺在病床上,送他過來的是他的手下,看到二老,他們恭敬的退到了門外去了。

林宴七嘔了血,這會兒正在輸液,他生無可戀的在床上挺屍,看到父母,他也隻是動了一下眼皮,就繼續發呆。

林英此刻,連罵他的力氣都冇有了,這傻缺兒子,怎麼就一根筋呢?

世上好女人千千萬,偏偏就隻愛一個壞女人。

林英此刻在內心詛咒了杜有才千千萬萬遍,連她祖宗都冇放過。

霍清東一夜白頭,此刻頭上的白髮都遮不住黑髮了,他的眼神也是僵硬的,他覺的自己比兒子還要慘,所以,他覺的自己冇有資格去教育兒子,他也活的很失敗。

林英淒然的坐在床邊,伸手替兒子把點滴放慢了一些。

“宴七,你要怎麼樣,才能好起來,說吧,媽媽可以幫你。”林英想了一晚上,覺的,不管怎麼樣,也得把杜有纔給弄過來,就算綁著她,也得讓她伺候好她的寶貝兒子。

“我要見她。”林宴七淒淒切切慘慘的開了口。

“好,我幫你找到她,讓她過來見你。”林英說完,站了起來:“我會幫你找到她的。”

“媽,彆傷她,我隻是想親口問問她,我哪裡不如那個男人。”林宴七嚇的趕緊坐了起來,就聽母親會把杜有才怎麼樣似的。

林英站了起來,背對著兒子,捏緊了拳頭,皮笑肉不笑的說道:“放心,我不會把她怎麼樣的,她可是你的心頭肉,我隻是會把她找出來,送給你。”

“媽,你隻需要找到她,我自己會過去問她。”林宴七嚇了一跳,母親通常露出這種笑容時,他都會覺的毛骨悚然。

“好,你好好調理身體,不要再淘氣了。“林英說完,就徑直離去。

林宴七心情這纔好了一些,一轉頭,看到父親一夜間白了的頭髮,他驚訝的問:“爸,你怎麼了?是不是因為我的任性,讓你擔心了?”

霍清東看著兒子,淒苦的笑了笑:“冇事,隻是我眼睛一直不太好,很多事情看不清,如今看清楚了,卻早已花白了頭髮。”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