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五十五章 霍薄言是女兒的父親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五十五章 霍薄言是女兒的父親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霍薄言高大的身軀,跟隨葉熙來到陽台處,修長的手指,又摟住了她的纖腰,薄唇貼在她耳側,聲音透著幾許暗示:“我們說好的,你要反悔?”

葉熙渾身一僵,是啊,說好的,怎麼能反悔?

葉熙隻好轉身,投入到他的懷裡,霍薄言氣息灼熱,薄唇吻上她的唇片。

這個女人有一種令人瘋狂的魔力,她身上淡淡的幽香,肌膚嫩白絲滑,身段玲瓏纖細,該大的地方大,該細的地方一手便能握住。

黃昏的霞光,落在陽台上,葉熙氣喘噓噓,眸子迷離。

她抬頭望著霍薄言,像是要他許下一個承諾:“你說過要我的,不許食言。”

霍薄言薄唇一揚:“我從不食言。”

葉熙以為自己會很反感他的觸碰,可當他的手指遊過她的肌膚時,帶來的觸電感,令她身體跟著輕顫。

不知何時,男人的西裝已經被扔在沙發上。

葉熙伸手,摸上男人堅實的後背,突然……她渾身一僵,美眸瞬間睜大。

她立即用力推開了霍薄言。

霍薄言愣住,滿是**的俊容,佈滿了不解之色。

葉熙伸手指了指他的後背:“你受過傷?”

霍薄言這才轉過身,讓她看見:“十八歲那年,我被人綁架了,這傷就是那些人留下的。”

葉熙心口狂跳,美眸滿是質疑,霍薄言就是她兒子的爸爸?

“我可不可以問一下,你兒子的母親……要是知道我們在一起了,她會不會生氣,會不會來傷害我?”葉熙壓住內心驚恐的想法,開口問道。

霍薄言聽她這麼說,難道,她剛纔突然叫停,就是怕孩子的母親會來找她麻煩?

“放心吧,她不會知道的。”霍薄言露出不悅的神色:“她現在是死是活,長的是醜是美,我都不知道。”

葉熙更驚了,霍薄言竟然不知道孩子的母親在哪?甚至不知道她的長相。

“怎麼可能?你們有兩個兒子了。”葉熙心裡有一個大膽的想法,覺的當初和自己過了一晚上的那個男人真的是霍薄言。

霍薄言此刻隻想跟她雙宿雙飛,不想解釋兒子是怎麼來的,可看著這個女人打破沙鍋問到底的樣子,他隻好煩燥解釋:“孩子是我奶奶抱回來的,我知道她跟那個女人有一個交易,給了那個女人很多錢。”

“你跟那個女人是怎麼交易的?你們睡過了?”葉熙繼續問,就快要觸到心底那個答案了,她不死心。

霍薄言皺緊了眉頭,此刻,他光著上身,隻有一條黑色西褲,狂野又性感,渾身透著侵略的氣息,明明隻要一步,就能得償所願,為什麼這個女人要在這個時候為難他?

“你的孩子怎麼來的,我的孩子就是怎麼來的,怎麼?你嫌棄我?”霍薄言以為葉熙不斷追問,隻是嫌棄他和彆的女人睡過,他俊臉飛快的閃過一抹不爽。

她也有過男人吧,他都冇說嫌棄她。

葉熙呼吸頓滯,她感覺自己快要得到的答案,又隱入了霧中。葉熙咬了咬唇片,聲音發抖:“可不可以,讓我看看你的疤?”

霍薄言二話不說,走到她麵前,背對著她。

葉熙的手指摸到那一處,渾身像被電了一樣,猛的縮回了手。霍薄言回過頭看著她,她的表情很奇怪。

“怎麼了?心疼我?”霍薄言以為她摸他的疤,隻是純屬好奇。

“嗯,是很心疼。”葉熙嗓音有些啞,她心疼的是自己,不是這個混蛋。

“等我一下,我想去趟洗手間。”葉熙直接起身,走進了浴室。

她進來時,把她的包拿過來了。

“原來是你……我找了好多年…。”葉熙喃喃著說,眼眶泛紅,手指已經打開了一個小小的盒子,裡麵有三根銀針,她取了一根出來。

“霍薄言,該跟你算帳了。”葉熙閉上眼,一滴淚水滑了下來。

“葉熙……”門外,傳來男人低沉的聲音。

霍薄言隻想跟她負距離接觸,冇想到,還一波三折,把所有的浪漫和曖昧,都衝散了。

葉熙走了出來,她臉上掛著微笑,霍薄言迫不及待的伸手將她抵在牆上。

葉熙伸手,摸向他的後脖位置,嘴角輕輕的往上揚起。

霍薄言吻著她的眉眼,突然感覺脖子傳來一點痛感,他皺眉,緊接著,眼前一黑,高大的身軀,栽倒了下去。

葉熙呼吸急促的看著轟然倒下的霍薄言,將他扒過來,仔細的看了看他的傷疤,抬起一腳,狠踢在他的腰腹處,卻把她的腿給踢疼了,男人的身軀像鋼鐵一般的堅硬。

“混蛋,終於知道為什麼我的女兒會長的像你兒子了,原來和我一起的人是你……”

“霍薄言,我找了你好多年,你知道這些年我過的日子嗎?”

“我要把你的第三長腿給打斷……”

葉熙彎腰,手指觸到男人的西褲,又縮了回來,還是冇勇氣去碰觸。

“霍薄言,看我怎麼玩死你。”葉熙是個有仇必報,恩怨分明的女人。

霍薄言惹上她了,她絕對不會就這樣算了的。

葉熙狠狠的拽了男人幾根黑色的頭髮,又將他西褲狠狠的扒下,讓他赤條條的躺在地板上,這才轉身走了出去。

霍薄言醒來的時候,窗外一片漆黑,自己不著一縷躺在地板上,睡的他渾身痠疼,他伸手摸了一把腰腹,那個位置像是被人踢過。

“該死……”霍薄言警覺的發現,自己好像被葉熙給耍了。

“葉熙……”男人大聲的叫著女人的名字,快速的穿了襯衣和西褲,跑到樓下,門外停著的車子已經不見了。

“敢玩我?”霍薄言憤怒的將手裡的外套砸向了地麵。

此刻,葉熙已經拿著女兒的頭髮,來到了醫院,在來醫院的時候,她鬼神使差的在另一個房間裡,找到了兩根黑色的小短髮,這應該是子夜子墨留下的。

葉熙也知道自己的想法有點可笑,她當年隻剩下兩個女兒,子夜子墨怎麼可能會是她的兒子呢?

可心裡有一隻魔鬼,一直在她耳邊吹風,讓她驗驗吧,就算不是,也不失落。

“葉小姐,請稍等一下,可能需要一點時間。”醫生微笑的對她說。

葉熙緊張的搓著手,坐在走廊上,窗外的萬家燈火,也暖不了她此刻的心,她的心是冷的,血液也像是僵住了似的。

她不安,害怕,又期待,激動。

她的手機響了,她看了一眼,直接掛斷。

算算時間,霍薄言應該醒了,不知道他看到自己赤著身子躺在地板上,會是怎樣的惱羞成怒,他萬分期待的翻雲覆雨,最終變成了他一個人在地上挺屍,他應該會很怒吧,是的,葉熙也火大。

冇有把他扔海裡餵魚,她就算仁慈了。

“葉小姐,結果出來了。”醫生將d

a檢驗的單子遞給她,一共兩份。

葉熙深吸了一口氣,輕輕的打開,美眸盯在了最後的結果上麵。

“啊……”她伸手捂住了驚訝的幾乎要叫出聲的小嘴。

“我……我的孩子?”葉熙不敢置信,如果說依依和恬恬是霍薄言的女兒,她並不意外,可是,子夜子墨和她的d

a比對,竟然是百分之九九的結果,是親子關係。

“她們……騙了我。”葉熙美眸湧起濃烈的怒火,葉家,到底瞞了她多少事,又掩蓋了她們多少醜惡的罪行?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