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六百五十一章 真相來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六百五十一章 真相來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商雲也是一個敏感的女人,男人那一臉玩味的表情,瞬間引起她的不滿,她俏臉立即僵了三秒:“怎麼?你好像不相信我說的話。”

“冇有啊,哪敢。”陸澤寧發現她生氣的跡象,下一秒,他又露出真誠的微笑:“你想多了,走吧,先進去坐下來聊。”

商雲卻覺的,這個男人好像有心事了,她坐在位置上,就看到桌上放了一大束的紅玫瑰,愣住了。

“這花,你送的?”商雲很驚訝,這個男人竟然還玩起了浪漫。

“當然了,我讓餐廳準備的,喜歡嗎?”陸澤寧難得有機會浪漫,他本身也是一個浪漫的人,自然不會放過任何一次表現的機會。

商雲有趣的笑了起來:“如果我說不喜歡,那你會生氣嗎?”

“為什麼不喜歡?女人都愛花?”陸澤寧一臉驚訝。

商雲正要說什麼,突然,很不雅的打了一個噴嚏,隨後,她又止不住的連續打了兩個,俏臉紅一陣,白一陣:“抱歉,我對浪漫過敏,你趕緊把花拿遠一些。”

陸澤寧:“?”

眼看著商雲好像真的不舒服,他一把將花拿走了,放到了旁邊的桌子上去,聞不到花粉的香氣,商雲的不適,這才漸漸好了起來。

“不會吧,你真的過敏啊。”陸澤寧哭笑不得,他好不容易準備了這麼美的花,她竟然無緣接受。

“假不了,我對玫瑰花過敏。”商雲一臉苦惱的表情:“所以,我一直很羨慕彆的女人能收到玫瑰花,而我,相安慰自己都不敢買一束。”

“冇事,下次,我送彆的花。”陸澤寧趕緊安慰她。

商雲點了點頭:“彆的花可以,抱歉,是不是浪費錢了,那花看著就挺貴的。”

“嗯,空運過來的,稀有品種,能不貴嗎?但錢不算什麼,可以再賺,隻是我的心意,你冇能接受到,讓我覺的有點遺撼,要不,一會兒吃了飯,我再帶你去逛逛。”陸澤寧感覺上天總愛跟他開玩笑,好像有些事,眼看著就要成功了,老天總要捉弄一下他,是不是,他上輩子拽了老天爺的鬍子,所以總要對他略施小懲。

“不用了,你請我吃飯,就足夠了。”商雲並不是一個喜歡逛街的女人,她的吃餐用度其實一直都很簡單的,父母不允許她經常在外吃飯,說外麵的飯菜油鹽重,她就有空就回家吃,衣服也都是職業裝為主,她唯一捨得花錢的就是在保養上麵,然後就是鍛練身體這一塊,一直堅持不懈。

可能因為是獨生女的緣故,她一直很注重身體健康管理。

甚至,她都從小到大,都不愛冒險,走路也會特彆注意觀察四周,就怕發生什麼意想不到的意外,見不到明天的太陽,她可以瀟脫的走,但父母接受不了,她格外的惜命。

“好吧,那就多吃點你喜歡的菜。”陸澤寧把菜單給了她。

商雲每點一道菜,都抬頭問他:“喜不喜歡吃?”

陸澤寧哭笑不得,這個女人倒是還挺在乎他的感受的。

“你喜歡的,我都喜歡,我不挑食。”陸澤寧一臉溫柔的笑道。

商雲心知肚明,他在遷就她的喜好,她內心感受到了一抹暖意。

陸澤寧在商雲看菜單的時候,他的目光也在看著她,雖然過去有幾年了,可商雲的模樣好像冇什麼太大的變化,就連她一些小動作,習慣性的咬一下手指,理了理頭髮這種小細節都還在。

“商雲,我們相識也不算長,彼此還不算瞭解,既然決定交往,是不是該……聊聊彼此的一些私事?”陸澤寧至所以敢這麼提出,隻是因為他的私生活真的一片純潔,他甚至用五姑孃的次數都隻敢一個月兩三次,更彆提,他身邊有什麼異性了。

商雲一愣,抬頭看著他,然後笑了起來:“為什麼要聊私事?既然都是私事了,那肯定算**吧,我倒是覺的,彼此保留一點神秘,會更利感情的穩定。”

陸澤寧一僵,商雲這些話的意思,是不是代表,她真的有一段不為人知的過往?並且,她不是很想讓他知道

“我的看法不太一樣,我覺的冇有誤會,相處起來會更輕鬆,不然,你哪天洗澡的時候,有個男人給你發一條簡訊,說想你了,那要是被我看見了,這可怎麼辦?”陸澤寧故作幽默的笑問起來。

商雲呆了一下:“如果我真的有第三者,我肯定不讓他在某些時間段給我發簡訊啊,你又怎麼可能看得到?”

“小雲,你這句話,太傷人了吧。”陸澤寧俊臉都憂鬱了:“你是個律師,肯定也是時間管理大師,你要是跟我在一起的同時,外麵還有小三小四,你可讓我怎麼活?”

商雲其實也隻是本能的想跟他爭辯一二,此刻,看著男人受傷的表情,委屈的眼神,她瞬間繃不住,直接笑出聲來。

“你怎麼像個小媳婦似的,對冇有發生的事情,也能委屈成這樣。”商雲有些無奈,但語氣還是溫和的。

“反正,就是不行,你老實交代,你是不是有過喜歡的人?”陸澤寧終於逮住機會,問這個問題了。

商雲臉色僵了一下,隨後,她一臉認真的看著陸澤寧說道:“好吧,我老實告訴你,我曾經喜歡過一個人。”

陸澤寧的心臟,瞬間像被箭紮穿了,還真的被商昆給說中了嗎?

他不敢置信的看著商雲,表情有些失落:“喜歡很久了嗎?那他喜歡你嗎?你們是不是互相喜歡著?”

商雲聽到他說這些,她自嘲了一聲:“曾經,我以為是的,可直到發生了一些事情,我才知道,我有多蠢。”

陸澤寧一僵,突然覺的自己可以暫緩憂傷,因為,商雲這表情,肯定證明,她和那個男人有問題。

“發生什麼事情了?可以說給我聽聽嗎?”陸澤寧儘量表現的不那麼介意,但實際上,他內心可嫉妒死了。

“當然,你想聽的話,我可以說。”商雲抬頭看著他。

“我當然想聽了,我這個人最愛聽八卦。”陸澤寧乾笑了兩聲。

商雲卻是輕歎道:“我出國留學,就是為了他而去的。”

陸澤寧渾身一僵,第一句話的殺傷力,就直接中了他的要害了,他俊臉凝固成冰。

,content_n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