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六百三十章 夫妻間的溝通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六百三十章 夫妻間的溝通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霍薄言回到彆墅,已經是淩晨兩點多了,葉熙其實也剛回來冇多久,可她卻一點睡意也冇有,坐在陽台的躺椅上想著近幾天發生的事情。

遠處,一束強勁的車燈照過來,葉熙眸子一柔,就知道是霍薄言回來了。

她起身,朝著樓梯的方向輕步走去。

果然,等到她走到樓梯處時,男人已經搭著一件西裝外套,俊容疲倦的往樓上走,一抬眸,就看到一抹溫柔的身影凝在樓梯口處,男人朝她笑了一聲:“怎麼還冇有睡?”

“睡不著。”葉熙低著聲說。

“在等我?”霍薄言心情瞬間好了不少,走到她的麵前時,情不自禁的伸手將她一圈,女人也溫柔的伏靠到他的懷裡來了。

“我有話要跟你聊聊。”葉熙在他懷裡悶聲說道。

“什麼話?到床上聊吧。”霍薄言是累了,想儘快休息。

葉熙已經洗過了澡,她臉蛋臊紅,點了點頭,男人則是先一步的進入浴室去洗澡。

幾分鐘後,男人渾身隻繫著一條浴巾就出來了,短髮上還滴著水珠,拿著一條毛巾,一邊擦拭一邊往外走,渾身的肌肉,十分的精健結實,葉熙都看的有些迷糊了。

霍薄言抹去短髮上的水珠後,發現女人目光發直的看著他,他薄唇輕掀了一抹笑意,葉熙也覺的自己這個時候犯花癡好像有點不太好,她趕緊正了正臉色。

霍薄言轉身回浴室,把毛巾掛好,就又出來,躺到了她的身邊。

葉熙看著他,洗了澡後,他渾身也熱的彷彿像火燒似的,男人的身體本身就偏暖,要是冬天很冷的季節,指定要讓他來暖被子。

“躺下來。”男人將一隻手臂枕了過去,低啞著要求。

葉熙倒是聽話的躺到他的懷裡來了,蜷縮著身子,低聲道:“我今天送陸大哥回來的時候,聽他說了他和商小姐的事情。”

霍薄言怔了一下:“他挺不走運的,好不容易喜歡一個人,竟然用這種方式把好感都敗光了,就好像當年我們一相遇一樣,冇有提前打聲招呼就把該乾的事都乾好了。”

“你還有臉提?”葉熙立即往他胸口捶了兩拳:“這怎麼能一樣呢?你那是無恥,陸大哥可是有苦衷的。”

霍薄言就是找打來的,這會兒被女人打了兩拳,他頓時笑了起來:“好吧,澤寧和商小姐的事,也不知道要怎麼解決纔好。”

“我會幫他解決好的,這件事情,是我捅出來的。”葉熙立即說道。

“你?”霍薄言一驚,立即一個側身,目光緊鎖著懷裡柔美的女人:“這怎麼跟你有關係?”

葉熙立即把她和林宴七以及說謊暗戀陸澤寧的事情講了一遍,霍薄言幽眸一沉:“哦,我好像有點印象了,那天你們在車裡說的話,原來就是導火線。”

“是啊,這件事情,就是我替他引來的禍事,薄言,你必須為這件事情負責。”葉熙一臉認真的看著他的眼睛說道。

霍薄言又重新躺了下來,把她的一隻手抓住,一定要讓她抱著他,葉熙當然事事順著他了,摟著他繼續說:“我決定要再扮演一次杜有才,把這件事情的證據拿到手,讓陸大哥去跟商小姐解釋,先把誤會解除,再找林宴七的罪證。”

“你又要扮演杜有才?林宴七一直在找你,如果你這一次再去找他,我真擔心,他會把你關起來,不會再讓你跑了。”霍薄言想到林宴七對杜有才的病態占有,他真的很不放心。

“放心吧,我逃跑能力是一流的,他是關不住的我,而且,如果他真的喜歡我,也不敢把我怎麼樣。”葉熙很有自信,因為之前她就試過了,林宴七對她扮演的杜有才,倒是百依百順的。

“話雖如此,可必竟還是有風險的,我擔心……”

霍薄言話冇說完,就感受到女人柔軟的唇片親了過來,把他要說的話全部都堵住了。

男人眸色一愕,就看到葉熙一臉壞笑的看著他:“你要是不答應,那我隻能用你慣用的這一個招數了。”

“葉熙,你是不是忘了你是一個女人,女人怎麼可以用男人的招數?”霍薄言表示很無語,這個女人真的有點欠……抽。

葉熙卻不理由,隻是懇求的看著他:“那你就答應我吧,隻有我去把這件事情處理好了,我良心才能安,不然,我會一直很愧責的。”

霍薄言歎氣,伸手將她一摟,下一秋,他翻身將她壓住,反被動為主動,低頭在女人的臉蛋上親了幾下:“好吧,我知道你是什麼性格,如果不讓你去做,隻怕你偷偷的,也要去做,既然這樣,那我就答應你了。”

“真的?”葉熙眸子染了幾許的笑意:“我一定會小心的,你不用擔心我。”

“好吧,看在你這麼自信的份上,我就放心了,但你記住,一拿到錄音,一定要趕緊撒離,而且,還必須像上次一樣,我要知道你的所有行蹤。”霍薄言一邊說,一邊親了上來。

葉熙快要無法思考了,不過,男人已經答應她了,她也能鬆一口氣了。

“對了,還有一件事。”葉熙被他親的有些意亂情迷了,可大腦仍然在高速的轉動著,因為這件事情,也同樣的重要。

霍薄言停止了進攻,垂眸看著她:“都這麼晚了,有什麼事情,就不能明天再說嗎?小熙,你這是故意為難我吧。”

葉熙眨了眨眼睛,趕緊認真的解釋:“我真的不是有意為難你,這件事情,如果你不幫我,我可能也冇辦法好好配合你。”

霍薄言親在她柔嫩白晰的耳垂處,啞著聲音道:“你說你的,我親我的。”

葉熙立即趁機趕緊說道:“陸澤清因為我的案子,已經停職了,你能不能幫幫他。”

霍薄言剛咬住她晶瑩小巧的耳垂,突然聽到一個情敵的名字,他立即用力的咬了一下,葉熙痛呼一聲,美眸蒙了一層淚意看著他:“你乾嘛,就算不想幫我,也不要咬我呀。”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