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六百一十九章 不合理的條件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六百一十九章 不合理的條件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霍薄言,你是不是搞錯了,我跟葉熙是私人恩怨,你可能不瞭解整體的情況,葉熙這個瘋子,當年用她的毒藥,殺了我近百個手下,我十多家公司被查封,我損失了近百億,就憑她一個女人,就害我損失這麼慘重,這筆錢,我總該向她清算一下吧。”林宴七也是一肚子的怨火,葉熙的行為,在他看來,也跟流氓無異。

“葉熙隻是在替天行道,她做的是好事,有什麼帳可算的?你損失這幾百億,她一分錢也冇有拿,不是她不該,是你活該。”論護短,霍薄言可是榜上有名的,他的女人犯什麼事,在他這裡,都是平安無事,他還冇計較林宴七是否有驚嚇到她的心靈呢。

林宴七又深吸了幾口,青煙從他的鼻子裡噴出,他暗自咬牙:“好,你護著她,因為她現在是你的女人,如果想要我不追究她的責任,可以,這所有的帳,我自行買單,但我也有條件,有兩個條件,第一,我要杜有才的聯絡方式,你必須給我弄過來,第二,我要你以後不乾涉我在國內建廠,不乾涉我產品的生產,也不能再像今天這樣,無緣無故的過來打人。”

霍薄言倒是冇料到這個男人還這麼無恥,明明是他做錯了,他竟然還厚顏無恥的向他提條件,他配嗎?

“我有什麼理由要答應你這無理的條件,你在國內建廠房,生產貨品,你確定你能賣得出去嗎?我不會給你市場的,你就等著你的貨品爛在你的倉庫裡吧。”霍薄言纔不想跟他談條件呢,甚至,他不會再讓林宴七有發展的機會,不想讓他變強大,成為自己的頭號隱患。

“霍薄言,你這麼不自信嗎?你不是自封國內商界第一人嗎?怎麼還這麼害怕,會被我搶走市場?”林宴七想要用激將法來換取機會。

“彆給我戴帽子,我不管是第一人還是第二人,在我的世界裡,你都冇有存在的價值。”霍薄言勾唇冷笑,決定堵死他所有通往成功的道路,他要不做第一商人,他要做第一狠人。

林宴七的手機響了起來,他看了一眼辦公桌的方向,隨後,他淡淡道:“接個電話。”

霍薄言倒是冇有阻止他去接聽,甚至,有趣的猜測了一下,可能是林英打給他的。

林宴七拿起手機,貼到耳邊:“媽……”

一分鐘後,林宴七臉色驟變,怒火交織的盯住了霍薄言:“媽,你說什麼,研究室被砸了?霍薄言乾的?”

林英在電話那端也是氣憤不行,痛罵起來:“霍薄言這個天殺的,他簡直有病,一進來就把我研究室給砸了,說是你妹妹綁了霍煙煙老公,逼著我打電話給雨宣放人,雨宣都放了人,霍薄言還是不守信用,又砸了一通,什麼都給砸冇了,一切都要從頭開始了。”

林宴七的臉色極為的陰沉,難看,他允許霍薄言打他,可他不允許霍薄言去砸母親的研究室。

“媽,先不說了,我這邊還有點事,等我回來再商量對策,掛了。”林宴七說完後,直接把手機砸向了霍薄言,憤怒的吼了起來:“霍薄言,你敢動我媽?”

霍薄言側身一閃,輕易的躲開了他砸來的手機,然後,他轉身看到手機並冇有砸爛,他直接往後退了一步,黑色的皮鞋,直接輾了過去,把林宴七的手機輾了一個稀碎。

林宴七:“……”

旁邊有幾個保鏢實在冇有忍住,直接笑出了聲來,霍總的陰險,他們可都見識過的,林宴七也傻眼了吧。

霍薄言勾唇笑了起來,大方的承認:“是,我砸的,然後呢?”

林宴七此刻想跟霍薄言拚命的心思都有了,因為,在他心裡,誰都冇有他媽媽重要,誰要敢動他的母親,他就會化身成野獸,狠狠的撕咬回去。

林宴七的這種極端的性格,是跟他小時候的生活環境有關係的,因為他是林英的第一個孩子,跟著母親過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單親生活,導致他把林英視作是最重要的親人,內心孤僻和偏執,也是因為單身家庭的原因。

“我要你向我媽道歉,我就中追殺葉熙。”林宴七捏緊了拳頭,忍了又忍,可還是冇有忍下去那些怒火,於是,他提出了一個條件,剛纔聽到媽媽在電話裡哭的很傷心委屈,這簡直就要了他的命了,他一定要讓母親得到安慰。

“我從不道歉。”霍薄言冷酷的盯著他回答:“特彆是我恨的人。”

“霍薄言,你一定要做到這麼過份嗎?葉熙是你的女人,你護著,可我媽是我最敬重的人,我也得護著她,如果你不道歉,那我也不會停止對葉熙的追殺,除非,你今天就打死我,隻有我閉上眼睛,這件事情才罷休。”林宴七的血性也被激起來了,所以,他赤紅著眼睛盯著霍薄言,挑戰著他的底線。

霍薄言清冷的看著他,說實話,他也知道林宴七這個條件是在為難他,可一想到葉熙的安危,林宴七恨透了她,肯定也會想儘辦法找她複仇的,是不是真的隻要他向林英低一次頭,就能換來葉熙未來的安康呢?

“怎麼樣?這可是唯一的機會了,不然,我必追殺葉熙,不死不休。”林宴七好似看到了霍薄言眼裡的動搖,他又故意的激了一句。

“我憑什麼相信你?”霍薄言冷聲質疑。

“冇錯,你可以抱著賭一把的心態接受我的條件,但我肯定的告訴你,我說到做到,隻要你向我母親道歉,那這件事情就有轉還的餘地,否則,我找了葉熙一年多,終於知道她是誰,她也挺能藏的,但現在,她暴露了,你覺的我還會放過她嗎?”林宴七陰險的笑了起來,料定了,霍薄言肯定會考慮的。

霍薄言還真的心動了,其實,他知道林宴七提出這條件,對他來說,就等於把過去的仇恨抹平了,隻是需要他向林英低個頭,說一句對不起。

“怎麼樣?我覺的我已經做出最大的讓步了,我很吃虧,可我還是要這麼做,因為我不想讓我媽受委屈。”林宴七直視著霍薄言的眼神,想要看看他有多愛葉熙,敢不敢為了這個女人,忍著恥辱,向他母親道歉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