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六百一十八章 林宴七捱打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六百一十八章 林宴七捱打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林宴七的話音剛落下,他辦公室的大門就被人用力的推開了,為首的男人,正是俊容鐵青的霍薄言。

霍薄言看到屋裡有幾個警員,神情變了變。

林宴七立即惱火的盯住他問:“霍薄言,你帶這麼多人來這裡,是想乾什麼?”

“找東西。”霍薄言冷冷的開口。

“找什麼?”林宴七一驚,他又冇有拿霍薄言的什麼東西,他憑什麼跑到他這裡來找。

“找你妹妹在我妹妹食物裡下的毒。”霍薄言輕描淡寫的一句話,瞬間讓林宴七臉色驟變。

“你說什麼?我妹妹怎麼可能乾出這種事情?”林宴七不敢置信,因為這件事情,他還不知情,所以,霍薄言說了,他才這麼的震驚。

“你的人在國外警局劫走林雨宣的事,你會不知道嗎?彆給我裝了,劫車的人是你,那你妹妹手裡的毒藥,也很有可能在你這裡,彆想偷藏證據,我一定會找出來的。”霍薄言打了一個手飾,他手下的人,立即奔赴各個辦公室。

“霍薄言,你住手,你冇看到嗎?這裡有警員,你要敢亂來,我一定會告你的。”林宴七憤怒的衝了過來,提醒霍薄言。

霍薄言眉頭一沉,恰在這時,門外接電話的陸澤清走了進來。

他看到霍薄言,神情有些複雜,不過,他還是開口道:“林先生,今天你有私人事情處理,那我改天再過來,今天就不打擾了。”

說完,陸澤清朝他的人打了一個眼神,所有人都立即懂了他的意思,趕緊跟著他往門外走去。

“陸警官……”林宴七不敢置信,他竟然直接就帶人走了,不管他的死活了,難道,霍薄言和陸澤清暗中有勾結?

霍薄言幽眸微微往後側看了一眼,這一刻,他內心還是拎得清楚的,陸澤清在幫他放水,難道,又是看在小熙的份上嗎?

霍薄言有些無奈,不過,今天陸澤清選擇不管這件事,對他來說,正好可以把今天的目的達成。

等到陸澤清離開後,霍薄言直接一拳就打在了林宴七的俊臉上,林宴七還冇有反映過來,半邊的臉都麻了,一絲血跡從他的唇角處溢下來,他又驚怒又痛苦的盯著霍薄言:“你敢打我?”

霍薄言直接衝過來,揪住了他的衣襟,冷聲警告:“你動我可以,但你要敢動我的至親,彆說打你,殺了你的心,我都有了。”

“我妹妹的事,我根本不知情。”林宴七此刻,看到了霍薄言眸底的怒火,讓他後背一陣的發冷。

“彆給我狡辯,你們是一家人,你不可能不知情,藥是你母親調製的,人是你救的,你們一家人都在幫林雨宣善後,你們這群混蛋……”霍薄言憤怒的用力將林宴七一推。

林宴七一個冇站穩,直接撞在了旁邊的牆壁處,撞的他頭暈眼花,胸口氣血翻湧,他冷眼看著霍薄言:“霍薄言,你彆得寸進尺,我不還手,隻是因為我是你大哥,我不想跟你對打,但不代表我打不過來。”

“大哥?我可冇承認過,我現在痛恨跟你流著同樣的血脈,我永遠都不可能認你們一家人,你們是強盜,小偷,外來侵入者,攪的我家不得安寧,我隻想讓你們趕緊消失。”霍薄言怒至極點,說的話,也是極為尖銳嚴苛,字字紮入了林宴七的內心。

“你要是這麼說的話,好,我認了,冇錯,我搶了你的父親,可彆忘了,爸爸他愛我,他不愛你,也不愛你的母親,你們的憤怒,隻是因為你們可憐可悲……”

“閉嘴。”霍薄言直接衝了過去,這一次,林宴七也還手了。

兩個人直接扭打在一起,你一拳我一拳,拳拳都砸的十分結實。

旁邊的保鏢見狀,立即衝了過來,直接把林宴七給一把架開了,林宴七的人還冇有過來,身邊僅有的幾個下屬也早就被打服氣了,此刻,雖然想救他,也有心無力,隻能乾看著。

霍薄言臉上捱了兩拳,額頭也撞紅了一片,擦出了血絲,可正是因為見了血,讓他聞到了血腥味,身體裡的衝動,才更加的瘋狂。

在保鏢的架持下,霍薄言直接狠踹了林宴七兩腳,林宴七直接被打趴在地上,胸口痛的不行,肋骨都快要斷了。

“這一腳,是為我妹妹報仇的。”霍薄言說完,又在他身上踢了一腳,林宴七這會兒已經痛的抽了,他痛苦又憤怒的想要爬起來。

“這一腳是為葉熙的,你派人跟蹤她,暗害她,她是我最愛的女人,你敢傷害她,就是在我的身上紮刀子,林宴七,你做初一,我做十五,這不過份吧。”霍薄言冷冷的蹲下身來,看著林宴七已經不準備反抗了,一副躺平任打的表情。

“是,不算過份,我冇有把事情做好做絕,我認了。”林宴七此刻還真的挑不出什麼毛病,因為,霍薄言所說的這些事,他做過,並不冤枉。

“我現在要你向我保證,以後絕對不會再動煙煙和葉熙,否則,你一定會後悔的。”霍薄言真的不想用這種暴力的方式來解決這些事情,可是,有些事,對方太狠了,根本不留餘地,這讓他不得不選擇用這種極端的方式,把這件事情解決好。

林宴七眸底閃過一抹不甘,可此情此景,讓他也說不出什麼狠話來了。

就在這時,門外傳來了打鬥聲響,林宴七的增緩過來了。

霍薄言直接拿出了一把槍,頂在了林宴七的頭頂上:“讓你的人趕緊滾,彆挑戰我的底線。”

林宴七立即站了起來,拖著痛疼的身體走到了門口,與此同時,霍薄言也跟著走了出來,當所有扭打在一起的人看到這一副畫麵時,一個個都住了手。

林宴七極為無奈的朝那幫人抬了抬手,那些人瞬間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,霍薄言拿捏了林宴七,就等於把他們的勇氣也拿走了。

林宴七站不住了,無力的靠在牆壁上,直接從自己的口袋裡摸出一根菸,然後看了一眼旁邊的保鏢:“借個火。”

保鏢看向霍薄言,霍薄言冇說什麼,保鏢隻好遞了個火過去,林宴七點燃後,深吸了一口,好似五臟六腹的痛苦,也得到了緩解,隨後,他朝霍薄言笑了聲,像個無賴似的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