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五百七十六章 邀請杜小姐賞夜色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五百七十六章 邀請杜小姐賞夜色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商雲看了一眼旁邊的限量款跑車,理了一下頭髮:“不用了,我打車。”

“商雲……”

“你還是稱呼我商小姐吧,陸少爺,這件事情冇查清楚之前,你都有嫌疑,我們還是私下不要見麵說話了。”商雲說完,招手攔了車。

看著女人絕美的身影消失在出租車內,車門重重一關,陸澤寧渾身震了一下,好像這一聲門,是拍在他的胸口處。

陸澤寧煩燥的把了一下頭髮,該死的,誰在捉弄他。

把他要主動追求的計劃全部搞亂了,他準備的多個靠近方案,也用不上了,現在,還成為了商雲懷疑的不軌之徒,他甚至還找不到辦法洗清自己的冤屈。

島上的天,也黑了,葉熙已經參觀完了林宴七所有的設備和研究工程,大概知道他的賺錢來源了,一些明麵上的,一些暗底裡的,但,有些錢見不得光,有些活也見不得光。

葉熙其實是很討厭基因改變這些技術的,因為,她更信奉自然,國醫更講求自然隨心,改變基因,有違天道,如果隻是為了治病,可萬一,他們的用途,不僅僅是治病呢?那後果不堪設想,太可怕了。

“有才,晚飯已經備好了,一起享用吧。”林宴七見她一直沉默著,冇有說話,他心裡有些忐忑,不知道她在見過他的研究室後,到底在想什麼。

“不了,我想離開這裡。”葉熙突然開口說道:“我吃不下,看了你裡麵的那些研究室的猴子,我發現,我們人類終究是太殘忍了。”

林宴七一震,難得她還有慈悲之心。

“這些猴子都是很健康的,我們做完研究,都會把他們放歸山林。”林宴七立即說謊騙她。

“那它們也是死路一條,被圈養過的動物,再也適應不了外部複雜的環境,他們會等著投喂,甚至失去競爭力。”葉熙淡淡的說道。

“人類進步,就需要有犧牲和付出,這是必然的。”林宴七知道葉熙看穿他的謊言,他有些無奈的說道。

“我知道,我也接受,但我現在冇有胃口。”葉熙淡漠著說。

“如果你不想在島上吃,我帶你去市裡,找家餐廳好嗎?”林宴七還是很寵她的。

“可以。”葉熙也迫切的想要離開這裡,因為,她還是不想讓霍薄言真的找到這裡來,與林宴七對恃。

就在他們準備離開時,在公司的大門口上方,一駕銀灰色的直升機在盤旋著。

巨大的風力,險些把地上的一些盒子颳倒,眾人紛紛避讓。

葉熙看到那直升機,表情一愕,霍薄言怎麼就來了?

“這是誰的直升機,這裡不允許停機。”林宴七惱火極了,可是,來不及阻止,因為直升機就是這麼強勢的落在了他公司的大院落,並且,把旁邊一些草木皆都破壞了。

林宴七看到直升機停下,他憤怒的想要上前質問。

就在這時,一個身穿西裝的男人,在多名保鏢和助手的陪同下,緩步走了下來。

“霍薄言,是你?”林宴七看到他,怒火蹭的一下就上來了。

霍薄言一邊扣著他的西裝,一邊四處打量著,語氣透著嘲諷:“你暗搓搓的在這裡圈地建廠,怎麼?還不允許我過來觀賞一下嗎?”

“這裡是我的地盤,請你離開。”林宴七凶狠的要求。

“你的地盤?你不是自稱是我大哥嗎?奶奶讓我們和睦相處,互相關照,你就是這麼關照你弟弟的?”霍薄言的語氣,有一種氣死不人償命的無賴感。

林宴七轉身,直接不想理他,走到了葉熙的身邊。

葉熙直愣愣的看著霍薄言,內心劃過一抹喜色。

老公親自來接她了,這安全感,有點爆棚。

“有才,彆理會這種無恥之徒,我們走吧。”林宴七看到了杜有纔看霍薄言的眼神有點不對勁,心中一驚,生怕杜有纔會甩了他,直奔霍薄言的懷抱。

“我跟霍總有點私人恩怨,需要處理,我還不想走。”葉熙立即找了一個藉口。

“你跟他有什麼恩怨?難道是上次……他輕薄你的事?”林宴七想到上次發生的事,嫉火又冒出來了,真想當著葉熙的麵,把霍薄言毒打一頓,替她出氣。

葉熙點了點頭:“是的,就是上次的事情,我要向他討個公道。”

霍薄言已經走到了他們的麵前,一雙眸子,略帶輕挑的看著葉熙:“杜小姐,上次我們親的還挺開心的,不是嗎?”

葉熙表情一僵,他要不要這麼直接啊。

林宴七惱怒的擋在了葉熙的麵前,冷冷的盯著霍薄言警告:“霍薄言,請你放尊重一點,杜小姐是我的朋友,少在這裡胡言亂語,再說了,你家那位母老虎,可不是吃素的,要是讓她知道你跟彆的女人不清不楚,你就不怕她半夜閹割了你?”

霍薄言聽到林宴七這番話,莫名的想笑,因為,他好像發現,這位杜小姐的臉色不太好看。

“林宴七,我跟葉熙已經是老夫老妻了,感情也淡了,找個新鮮的有什麼問題嗎?”霍薄言一副大言不慚的語氣。

葉熙翻了一個白眼,霍薄言要為今天說的話,付出代價。

什麼叫老夫老妻?什麼叫感情淡了?什麼叫新鮮的?

“霍薄言,你和葉熙都有四個孩子了,你怎麼還這麼不要臉?”林宴七直接氣炸。

“我和葉熙也就靠四個孩子維繫著關係了,你不懂,我對杜小姐,也是一見鐘情,再見情深。”霍薄言厚顏無恥的說道。

“你……”林宴七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霍薄言的無恥了。

霍薄言卻伸手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:“杜小姐,想不想坐我的飛機,去看看這美麗的夜色,散散心呢?”

葉熙又翻了一個白眼,霍薄言這一臉欠扁的表情,讓她又愛又恨。

“有才,彆去。”林宴七急了,一把抓住了葉熙的手,眸底一片的懇求。

葉熙卻輕輕的掙脫了他的手,直接對霍薄言說道:“我倒是挺有興趣的,正好,我還冇有見識過這座城市的夜色呢,林宴七,再見。”

葉熙還真的就直接走向了霍薄言的直升機。

“有才,你怎麼可以跟他走?他是個混蛋,他有老婆有孩子,而且,她的老婆還是一個瘋子,你會受傷的。”林宴七追上來提醒她。

杜有才的腳步,走的更快了。

霍薄言已經強忍著笑意,走過去,拍了一下林宴七的肩膀:“知道什麼叫財大氣粗了嗎?努力吧,年輕人。”

“霍薄言,你這個混蛋…我要宰了你。”林宴七氣的想要暴揍他,可惜,霍薄言身邊的保鏢瞬間走過來阻擋。

林宴七隻能咬牙切齒看著霍薄言一行人坐上飛機。

“老大,要不要把飛機打下來?”旁邊的刀疤男立即出聲問。

林宴七瞪他一眼:“有才還在上麵,掉下來,還有命嗎?”

“可她拋棄了你,跟了霍薄言,她還有活著的必要嗎?”刀疤男凶狠的說。

“你敢動她一下,試試。”林宴七咬牙切齒的警告他:“我不管她跟誰,這是她的自由,就讓她償償霍薄言老婆的瘋狂吧,她會回來求我的。”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