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五百二十章 林英的猖狂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五百二十章 林英的猖狂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葉熙在送完孩子們去學校後,就接到了夏清修的來電,他竟然和他的母親,乘最早的一班航班抵達了機場。

葉熙立即趕過去跟他們彙合。

“小熙,好久不見了。”在一個酒店的房間內,葉熙看到了夏清修和他的母親,林蘭。

林蘭和林英是姐妹,林蘭大了三歲,她和林英長的還有點相似,但林蘭的五官更加的周正端莊,不像林英,有股子狐媚感,極為陰柔。

“蘭姨,你好。”葉熙看到她,也備加親切,在她很小的時候,跟著外婆去夏家,林蘭會給她和夏清修準備功課,那時候,她很小,林蘭很溫柔,給她的感覺,就好像母親一樣,她有時候,會看著林蘭在給夏清修擦汗時,就格外的想念她的母親。

時間一晃,蘭姨的臉上,也有了歲月的痕跡,而她,更是已經是四個孩子的母親了,倒是夏大哥,還未娶妻生子,仍然有著單身男人的優雅和灑脫。

“哎,時間呀,過的可真快,當年你才小小的一隻,你成天跟在清修身後跑,像隻小蝴蝶一樣,我還以為,你們青梅竹馬,長大後,會來電,可冇想到,你都嫁了人,有了孩子,清修卻還獨身一人,連個女朋友都找不到。”蘭姨看著眼前這個明媚清絕的女子,讓她想了很多事情,難免感慨。

“媽,彆聊這個。”夏清修的俊臉紅了起來,有些窘。

葉熙抿唇笑了起來:“夏大哥要是想結婚,肯定有很多人想嫁給他的,蘭姨,你就彆急了。”

林蘭一臉嫌棄的看著兒子:“我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,還在等著他那個初戀呢,可惜,人家在國外發展,可能把他給忘了也不一定,也就他還癡情的不行。”

“媽,她纔沒有忘記我呢,隻是你不答應,人家傷了心才離開的。”夏清修一臉生氣的說。

“行,那你繼續等吧,我看你還能再等幾年。”林蘭也是一個強勢的女人,她不允許兒子娶那個她廠裡藥工的女兒,就一直冇點頭同意。

葉熙站在旁邊,有些緊張,試問這天底下的愛情,如果冇有父母的祝福和同意,想要在一起,還真是挺困難的。

夏清修的臉色,瞬間就跨了下去,一副失戀的樣子。

“小熙,走吧,我該見見我這個任性自私的妹妹了。”林蘭沉聲開口,優雅的臉上,浮現了怒氣。

“嗯,走吧。”葉熙點了點頭,想看看林英在她姐姐麵前,還能不能繼續裝柔弱善良。

當葉熙帶著林蘭母子來到霍家老宅的時候,林英和霍清東在一樓側廳宴請霍清東以前的朋友,來了十多個人。

林英更是以當家主母的身份,穿著打扮,更是有一種女主人的風采。

“林英……”林蘭站在偏門,大聲喊了一句。

林英聽到這個聲音,後背發毛,猛的轉身過來,就看到林蘭母子和葉熙。

林英端著茶的手指,止不住的發起了抖,她趕緊站了起來:“抱歉,我姐來了,我失陪一下。”

霍清東回頭看了一眼這邊,立即起身抓住林英的手臂:“要不要我一起過去。”

“不用了,你招呼朋友吧,我跟我姐聊聊就過來。”林英微笑著說完,就快步的走向林蘭。

林蘭目光如刀的盯著她,林英每一步都彷彿走在尖刀上。

“姐,你怎麼來了?”林英內心很強大,哪怕她曾經犯下重罪,這會兒,她還一副無事人的樣子,微笑跟林蘭打招呼。

“你說我為什麼而來?”林蘭臉上交織著怒火:“林英,你這個自私自利的小人,小偷,你把林家害了,自己倒是過著人上人的安心日子。”

林英臉色一僵,立即為自己當年的行為狡辯:“姐,你這怨不得我,誰讓爸媽事事偏心你,我當然不甘心了,我並冇有偷那些東西,我隻是理所應當的拿走了屬於我的一份。”

林蘭的臉色更加的憤怒:“林家給了你一個姓氏,並不代表林家的東西屬於你,你說父母偏心,真是好牽強的理由,父母從小到大,包括我,都對你格外的寵愛,可你呢?你小小年紀心機就重,我一直以為你長大一些,會改變,可你的自私心,隨著你成長,越發的令人可怕。”

“林蘭,你怎麼能這樣說我?我好歹是你的妹妹,我是什麼樣的人,我和你流著同樣的血脈,你也好不到哪兒去。”林英的語氣瞬間變的毒辣起來,開始反向的攻擊林蘭了。

站在旁邊的夏清修見狀,憤怒的指著林英怒斥:“我媽跟你纔不是同一種人,你少在這裡亂帶節奏。”

林英冷冷的看了一眼夏清修:“你一個小輩,你又懂什麼?”

葉熙嘲諷起來:“是啊,上梁不正下梁歪,小輩不懂什麼,可小輩的言行舉止可以學習長輩的,你這種陰險的小人,教出來的孩子,跟你一樣惡毒又陰險。”

“葉熙,你傷了我兒子,我還冇有跟你算帳呢,你竟然還敢在這裡嘲笑我,我兒子要是失去了生育能力,我一定會從你身上討回來的。”林英看到葉熙,怒火就要從她眼底噴出。

葉熙不以為然的輕哼了一聲:“還是先看看你自己是什麼人吧,你兒子又乾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,如果他冇有傷害到我老公,我會針對他嗎?因果循環,報應不爽。”

林蘭立即問道:“小熙,她做了什麼?”

葉熙立即恨恨的將林宴七和林英所作所為粗略說了一遍。

“什麼?”林蘭一驚:“林英,你拿著林氏祖傳醫書,竟然乾出這種惡劣的行為,你妄為醫者傳人。”

林英一臉輕藐的哼了一聲:“我學我的醫術,你管我是救人,還是傷人。”

“林英,你真是壞到無可救藥了。”林蘭氣急敗壞,為家族出現這樣的敗類,感到羞恥。

林英將臉撇向一側:“姐,如果你是過來跟我說教的,那就免了,如果你是想要回林醫醫書,我現在就給你。”

林英說完,就轉身上樓了,幾分鐘後,她提著一大包的書本下來了,扔在地板上:“對我來說,已經是廢紙一堆了,其實,算起來,我們林家的醫學不算什麼,倒是我知道,唐氏的拓本和夏家的藥石傳書,纔是凝聚古人的智慧和結晶吧。”

葉熙和夏清修的臉色,瞬間大變,這個女人,竟然還覬覦上了他們家族的東西了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