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五百零九章 林英不滿意兒媳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五百零九章 林英不滿意兒媳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葉熙這次是真的惹怒林英了,她竟然朝她最驕傲的寶貝兒子下手,林宴七整個人也顯的很頹廢,曾經的意氣風發,此刻早就蕩然無存了。

“好了,一會兒,讓你奶奶好好看看你身上的傷口,看看她要不要為你做主,要讓她知道,霍薄言有多殘暴,對待自己的哥哥,也毫不留情。”林英氣恨的說。

林宴七卻搖了一下頭:“媽,算了吧,我不想跟他在奶奶麵前爭寵,越爭,隻會越失望,奶奶肯定不會站在我這邊的,霍薄言是她從小帶大的,感情肯定很深厚,加上他有四個孩子圍繞在她身邊,奶奶的心,隻怕早就偏著他了。”

林英覺的兒子說的有道理,隻好歎氣:“行吧,我們既然回來了,那就有正當的理由留在霍家,我想辦法,讓你父親重回公司,這樣,你和雨宣將來也能分得一部分的財產了。”

林宴七看著母親,他露出了崇拜的表情,母親雖為女子,在外人看來,她是柔弱的,可在林宴七心目中,再冇有人比母親更聰明,更有能力。

“告訴我,這一次,是怎麼被霍薄言抓住的?我聽你屬下的人說,你是因為一個女人才被抓的,宴七,你可真糊塗,我早就跟你說了,女人會誤事,就算你需要女人,也不可將心全部傾注。”林英皺著眉頭,教育著兒子。

“她不一樣。”林宴七低歎了一聲:“她以前救過我,媽,我記得我跟你說過。”

林英稍一回想,就知道是三年前的那件事了,她點點頭:“是,我知道這件事,這個女人是乾什麼的?你知道嗎?她又為什麼恰好救了你?會不會是她故意……”

“媽,雖然我們要慎重,但那次她救我的事,純屬巧合。”林宴七不希望媽媽把他認為重要的人說成一個陰謀者。

“好了,這個女人長的美嗎?”林英知道那個女人是兒子內心裡的一道光,她也不想打擊她了。

“她……長的很一般。”林宴七回想著杜有才那張平泛的臉,甚至還有幾道疤痕,特彆破壞美感。

“一般?”林英有些不滿:“我兒子長的這麼英俊,怎麼能配一般的女人?就算不是國色天香,那至少也得天生麗質吧。”

“媽,我並不認為女人的外表很重要,你看葉熙,長的漂亮,但她心思惡毒,猶如蛇蠍,這又有什麼用呢?有才雖然長的一般,但她……”林宴七想說什麼,可下一秒,他就想到杜有才把他紮暈後,打包賣給了霍薄言,這心思,跟蛇蠍也有得一拚了。

“她怎麼樣?她就心靈美好嗎?”林英不以為然。

“她雖然也不怎麼樣,但她畢竟救過我,媽,我以後見了她,再介紹給你認識吧。”林宴七不想再談這件事情了,他知道材有才肯定有經濟上的困難,所以纔會把他賣給霍薄言的,他也並不怪她,隻是不知道她又跑去哪裡了?將來是否還有機會再見一麵。

“行吧,以後再說。”林英已經在心底否定了這個兒媳,要真的見了麵,林英有的是辦法讓她遠離自己的兒子。

母子兩個打開門,恰好就碰到了走廊儘頭的臥室門打開,葉熙帶著四個可愛的孩子走出來,小傢夥們都換了一套居家服,又嫩又漂亮的小臉上全是開心,因為他們又見到媽咪了。

林英和林宴七就這樣看著葉熙帶著四小隻走過來,兩個人的表情十分的難看。

因為這四個小孩子,真的太漂亮了,活靈活現的,是未來的希望。

可他們這邊,連一個孩子都還冇有。

葉熙冷淡的看了一眼這母子兩個,輕哼了一聲,四個小傢夥用他們烏黑的大眼睛,也盯著這對母子打量,小小年紀,氣勢很足。

林英麵無表情的看著她們下了樓,轉頭對兒子說道:“宴七,你彆傷心,她毀了你的根基,我會讓她付出代價的。”

林宴七點點頭,的確有點失落,他現在真的不能像一個正常男人一樣生兒育女了嗎?

樓下,霍清東和老太太坐在沙發上,霍薄言則是在他的書房待著,霍煙煙躺在她的床上發呆,葉熙帶著四個孩子在花園裡玩耍,看似一家人團聚了,但實際上,已經是分崩離析的狀態。

老太太一人主持著整個局麵,晚飯要開始了,所有人坐在長長的餐桌前,老太太看到這畫麵,又高興又心酸。

該在的人不在了,不該在的,又坐在這裡。

“好了,我冇想到,我有生之年,還能再看到這樣的場麵,我已經冇有遺撼了,清東,剛纔我跟你聊過了,以後,你也不要住到國外去,你就在我身邊,儘儘孝吧。”老太太直接開口發話了。

霍清東看向林英,顯然,他連做主的想法都冇有了。

林英用眼神給了他回答,霍清東立即點頭:“好的,媽,以後我和小英就伴在你身邊,不離開了。”

林英立即用溫柔的聲音說道:“伯母,清東這十多年雖然在國外生活,但他一直都關注著霍氏集團的發展,看到薄言帶領著公司跨越了更好的局麵,他也很高興,很激動,還想著,以後是否還有機會,繼續回公司效力。”

霍清東表情一訝,有些不理解妻子這個時候說這些話的意思。

霍老太太感動的點著頭:“這個是肯定的,霍氏也有清東的一份力,你爺爺走了之後,薄言一個人支撐著公司,那時候,他才十七歲就跟著他爺爺出入公司各種會議,他可不是輕輕鬆鬆的就有了今天的成就,這是他十多年的兢兢業業,努力拚博出來的,清東,你要是還想回公司工作,就讓薄言給你一個清閒的位置吧。”

霍薄言俊容一變,這個林英,又在打什麼主意?

林宴七低著頭,喝著杯中的紅酒,一雙陰寒的鳳眼,不時的盯住葉熙,想到這個女人在自己身上乾的好事,他真想現在就掐住她的脖子,讓她向自己跪地求饒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