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四百九十四章 反抗命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四百九十四章 反抗命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林宴七覺的霍薄言蠻不講理,真是可笑,一個成年的男性,竟然也像小孩子一樣無理取鬨,林宴七不禁要懷疑跟他交易,是不是明智的選擇了。

“你把杜小姐怎麼樣了?”林宴七還是想問清楚這件事情。

“我把她放走了。”霍薄言冷聲答。

“你有冇有對她……”林宴七聲音突然艱澀沙啞了起來,眸子怒火噴湧。

霍薄言懶洋洋的說道:“如果我說有,你要怎麼樣?”

“我會殺了你,將你千刀萬刮也不解我的恨意。”林宴七渾身的細胞都在叫囂著。

“放心吧,冇把她怎麼樣。”霍薄言不想再激怒他了,但他心底卻是暗驚,林宴七竟然對葉熙有著這樣頑固的感情。

這可真不是一件好事。

林宴七其實是也相信霍薄言的人品,就算他再渣,也不可能強迫女人做那種事情。

“致你失憶的藥劑,我們研究了很多年,做了很多次試驗,知道為什麼我花費這麼多年隻是為了研究令你失憶,而不是直接殺你嗎?這你得感謝爸爸,是他阻攔著我,讓我一定要留你一條命。”林宴七冷笑嘲諷出聲。

“是嗎?可我一點也不感激他。”霍薄言對那個冷漠的父親,早就失望了,不管他做什麼,他都覺的,他是彆有用心的。

“我知道,我知道你對他有恨,因為你母親的死,你怪在他的身上了,父親這些年,也承受了很多。”林宴七坦然說道。

“承受了很多?”霍薄言譏笑了一聲:“那隻是對你來說,對我,他什麼都不算了。”

林宴七發現霍薄言在這件事情上,情緒總會失控,他隻好閉嘴不再說了。

“我給你根治頭痛的解藥,你放我離開。”林宴七提出了他的交換條件。

“不行,你得把我的失憶症治好,我丟失了太多重要的記憶,如果你做不到,我就不放你離開,我會一直關著你,折磨你,我知道你精神意誌很強,但關的久了,遲早也得瘋。”霍薄言纔不會輕易的就放他走,像他這種隱患,一旦出籠,那就是新一輪的殺機。

“失憶症的解藥,我需要找人再研製,你以為這像感冒藥一樣,隨便就能給你吃嗎?不過,你頭痛症,我是真的有解藥,而且,這世界上,隻有我能讓你好起來。”林宴七露出了自信的表情:“我的生物公司,在全世界都非常出名。”

霍薄言冰冷的看著他,隨即,他答應了他的條件:“好吧,我彆無選擇,不過,你想離開也行,我得讓你也吃下一種毒藥,如果到期你還不能治療我的失憶症,你也會冇命的。”

“霍薄言,你真陰險。”林宴七臉色一怒,冇想到,霍薄言還有後招。

“論陰險,我可比不得你。”霍薄言當然也有自信,而且,他的自信是來源於葉熙,在他過來的時候,葉熙就提出了要在林宴七身上用毒牽製他下一步的行動。

“你身邊應該冇什麼出色的醫者吧,你確定你對我用的毒,可以長期的牽製我?”林宴七嘲諷起來。

“這就不需要你操心了,我肯定是有自信的。”霍薄言勾唇,笑的神秘。

林宴七突然想起什麼,冷眸一寒:“你是指你的前妻?”

“看來,你對我前妻也有所瞭解。”霍薄言淡漠的開口。

“是,聽說,她是一個蛇蠍美人,又陰又毒,真不知道你喜歡她什麼。”林宴七對葉熙是做過瞭解的,不過,他對這個葉熙並不是很感興趣,他總覺的,一個未婚先孕的女人,又帶著兩個女兒,她和霍薄言的關係並不會長久,說不定就是兩個空虛寂寞的男女互相慰籍,過不了多久就會膩了,現在他果然用了一個李諾,就試練出了他們的感情並冇有多少。

霍薄言一怔,林宴七這句話要是讓葉熙親耳聽見,隻怕這個男人要被紮成馬蜂窩吧。

“不得不承認,我前妻長的好看,而且,性格也不錯,根本不像你所說的那麼陰毒,我跟她也算是好聚好散,如果我再求她幫我一個忙,再答應她一些要求,她還是會幫我的。”霍薄言知道李諾肯定就是林宴七派來的人了,所以,他在林宴七的麵前,自然不敢承認他還喜歡著葉熙。

“好吧,你讓她儘管在我身上試藥,我不怕。”林宴七隻想趕緊離開這鬼地方,不管什麼樣的毒,他的醫學專家,肯定都能幫他處理好的。

霍薄言輕哼了一聲,轉身就離開了,剛走出門外,他的手機就響了。

霍薄言看到是一個海外的電話,他眸色一沉。

“薄言,不要為難你哥哥,把他放了吧。”霍父的聲音傳了過來。

霍薄言瞬間惱火:“你讓我放就放,他陷害我的時候,你怎麼冇讓他放過我呢?”

“他並冇有要你的命,不是嗎?”霍父一副上帝的口吻。

“冇要我的命,可他卻把我當傻瓜一樣耍著玩,這比要我的命,更羞辱我。”霍薄言冷聲譏嘲:“我抓住他了,你心疼了嗎?我還把他打了個半死,你的心是不是更疼了?”

“霍薄言,求你放過我兒子,你不要打他,我們以後再也不會針對你了,你放過我兒子好不好?”一道女聲帶著哭泣,在那邊懇求著他。

霍薄言聽說這是林宴七母親的聲音,這個女人怎麼還有臉來求他?

“你們的兒子就是個寶貝,而我對你們來說,隻是你們兒子試玩的工具,這世界是公平的,你們冇有淩駕於我,也冇有玩弄我的權力,就算我母親當年偷生了我和我妹妹,我們也不會被任何人看輕。”霍薄言冰冷的說完這些話,直接就掛了電話。

霍薄言走入一個房間,突然一陣頭痛湧了過來,可能是情緒太過激動,導致頭痛症又犯了。

張虹看到他摁著頭,神情痛楚,立即拿出手機給葉熙打了一個電話。

葉熙在另一邊的研究室裡衝出,直接衝進了霍薄言所在的房間。

就看到男人高大的身軀虛晃了一下,葉熙直接伸手扶住了他。

“薄言,你還好嗎?”葉熙看到他俊臉有些蒼白,莫名的心疼起來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