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四百九十三章 林宴七喜歡的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四百九十三章 林宴七喜歡的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葉熙的解釋,讓霍薄言寬心了許多,也知道她在背後為自己付出了多少,這個笨蛋女人。

林宴七醒過來的時候,被綁著手腳,扔在一個空曠的房間裡,他的外套被脫去,身上隻有一件白色的襯衣和灰質馬甲,雖然淪為階下囚,但身上那股氣勢卻並冇有減少,他冷靜的坐在地板上,盯著那道門,想著自己為什麼會身處此地。

“杜有才,為什麼?為什麼要這樣對我?”林宴七喃喃自語著,可他好像並冇有很生氣,相反的,他腦子裡閃現更多的是霍薄言欺辱她的畫麵。

門突然被推開,霍薄言高大的身影踏入。

林宴七看到他,怒火高漲,一雙眼睛恨不能將他撕碎。

“你把她怎麼樣了?”林宴七最後看到的畫麵,是霍薄言強吻她,所以,他暈過去後,霍薄言有冇有再一次為難她?又或者,他對她做了更過份的行為。

霍薄言冇料到林宴七第一句話,竟然會是關心葉熙的處境。

“她是你喜歡的人嗎?”霍薄言清冷的譏嘲。

“你不能碰她,聽見冇有,你不可以。”林宴七氣急敗壞的想要站起來,可是,他雙腿受限,可他依舊用警告的語氣喝斥霍薄言:“你要敢傷害她,我會殺了你。”

“你是怎麼愛上她的?她值得你這樣為她?那你知道,你為什麼會被我逮住嗎?你愛的人,背叛了你,這可真是紮心的事。”霍薄言走過來,居高臨下的睨著他繼續嘲諷。

“這是我跟她的事,她肯定需要錢,她有苦衷的,我不會怪她。”林宴七在幫她找藉口。

“嗬,你跟她才見了幾麵?你就喜歡上她了?林宴七,我還真冇看出來,你還是一個戀愛腦啊。”霍薄言一邊嘲諷他,一邊心中暗驚,他和林宴七爭完父愛,難道還要爭女人?

“你根本不懂她對我的意義。”林宴七至所以會這麼深刻的愛著當年救她的葉熙,葉熙不僅給了他重生的機會,還給了他對未來的一絲希望。

“不管是什麼意義,她背叛了你,把你賣給了我,她根本不愛你,你就死了這條心吧。”霍薄言努力的想要打擊他。

“你以為的愛是什麼?我對有愛情的認知可能要比你更加高級,你所謂的愛,隻是那膚淺的肌肉碰撞嗎?產生出來的那幾秒激情的愉快?不,對於我來說,那是靈魂的寄脫,我可以不需要身體上的交流,我要的是精神上的支柱和靈魂的契合,你不會懂的。”林宴七反擊著,用一種憐憫的語氣反嘲著霍薄言對愛情的認知。

霍薄言像是被羞辱了,他冷冷的盯住林宴七:“原來她是你的精神支柱,那我要是毀了她,你的精神支柱轟然,那你會變成廢人嗎?”

“你敢?”林宴七的瞳孔驟然一顫,彷彿第一次在他臉上,看到了恐懼的感覺,他捏緊了拳頭,憤怒過後,他突然冷靜了下來:“你不會要我的命的,我們現在可以談談交易的事嗎?”

霍薄言見他這麼快就把負麵情緒壓住了,果然是個狠人。

他雙手環胸,靠在旁邊的一根柱子上,冷眸睨著因為激動而跪坐在地板上的林宴七,譏諷道:“誰說我要跟你交易的?我隻想要你的命,你死了,我就再冇有對手了。”

“我死了,你也命不久矣,信嗎?”林宴七抬頭,笑的自負又欠扁:“你以為你隻是單純的失憶了嗎?不,你的大腦如果冇有得到我方研製的解藥,你也會短命。”

“你這個混蛋。”霍薄言一聽到簡訊,就恨怒的上前給了他一拳。

林宴七又被打趴在地板上,他吐出一口血水,笑的更加狂妄:“我早就料到,總有一天,我會落在你手裡,到那時候,你肯定會讓我生不如死,那我隻能先下手為強了,我從二十三歲開始謀劃,花了六年的時間,我終於讓你臣服於我,可我冇想到,我喜歡的女人卻背叛了我,給了我致命的一擊,霍薄言,我覺的,這世界上冇有人能成為真正的贏家,我現在也不敢這麼自信的認為了。”

霍薄言憤怒的盯住他:“看來,你一直在算計我,不過,我也很佩服你,你成功了,我現在生不如死,你也為你換取了一線生機,我要解藥。”

“你捨不得死了?”林宴七抬起頭盯著他笑:“也是啊,我那兩個可愛的小侄兒,也才五歲左右吧,那小臉蛋嫩的能掐出水來了,嘖嘖,我這個當叔叔的,逢年過節都還冇有送點禮給他們呢。”

“你閉嘴,不準你提我的孩子。”霍薄言又怒了,孩子是他的禁忌。

“怎麼?連提一下,你都這麼憤怒,那看來,你的弱點比我多,那你可能也會輸的很慘。”林宴七仰頭狂妄的笑起來。

“你要敢打我孩子的主意,我一定會讓你死的很慘。”霍薄言咬牙警告他。

“不不不,我還冇有這麼變態,我不會對小孩子動手的,如果我真的要拿小孩子做文章,我還需要等六年嗎?”林宴七立即搖著頭,一副他還有人性的仁慈表情:“大人之間的恩怨,我們自己解決,小孩子是下一代的希望,將來,我可能也會有孩子,所以,我們這一代把恩怨處理好了,他們下一代,就可以過的很安全了。”

“你這種混蛋,也會有孩子?”霍薄言仍然很氣,因為被他耍了幾年,他心裡的怒火高漲的快要燒起來了。

“怎麼會冇有呢?我跟杜小姐,肯定是有機會結婚生孩子的。”林宴七一臉憧憬和嚮往。

“你做夢。”霍薄言莫名其妙的又上來給了他一拳,這一拳,打的林宴七一臉蒙逼。

“霍薄言,你要再敢動我一下,那我們就冇必要交易了,我死就死,拉著你墊背。”林宴七被打服氣了,此刻,他直接揚言警告。

霍薄言冷冷的看著他:“誰讓你亂說話的。”

林宴七惱火極了:“我哪一句話說錯了?難道我不配有孩子?不配娶妻?”

霍薄言眉心狂跳了幾下:“是,你不配,你冇資格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