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四百八十五章 他很需要安慰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四百八十五章 他很需要安慰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葉熙冇想到,自己能通過這種方式去見這位神秘的七爺,她倒是要好好的準備準備了。

隻是,不知道霍薄言那邊進展如何,他見到他的父親了嗎?

葉熙正想著晚點要給他打個電話,她中午和下午都在老宅那邊帶孩子,吃了晚飯才準備回家。

算算時間差,霍薄言所在的誠市,這會兒應該是早上時間,這個時候打電話給他,應該不會影響他休息吧。

葉熙正想著,打開了家門,下一秒,她整個人驚了一跳,她的沙發上,坐著一個人,黑燈瞎火,那個人就這麼一動不動的坐著。

熟悉的氣息,令葉熙快步的走了過去:“你怎麼回來了?”

霍薄言低著頭,聽到她的聲音時,他緩慢的抬起,窗外的燈火,映入他那雙幽沉的眼,竟也黑的深不見底,好似有太多的悲傷在其中,連光也透不進去。

葉熙對上他的眼眸時,心頭一怔。

下一秒,男人突然伸手將她抱了過去,葉熙低嚀了一聲,跌落進男人健實的懷抱。

男人並冇有進一步的動作,隻是抱著她,將臉埋在她的頸窩處,又是一動不動的,好似時間就此靜止了一樣。

“怎麼了?發生什麼事情了嗎?”葉熙知道,他肯定是有很重的心事了,霍薄言纔會像個孩子似的,急切的想要尋求安慰。

“我見到我爸了。”他的嗓音低啞著。

“是嗎?那他是不是很高興,你找到他了?”葉熙心想,天底下所有的父親,都應該很想見到自己的孩子吧,就好像她認程軒的時候,程軒眼裡也有止不住的激動和高興。

“不,他不高興。”霍薄言的聲音再一次的傳來,卻是透著自嘲。

葉熙一愕,立即伸手要去開燈,霍薄言長臂一伸,再一次把她的手困回他的懷裡:“彆開燈,我喜歡待在黑暗中。”

葉熙隻好聽他的話,蜷縮在他的懷裡,她關切的問:“你爸爸到底是怎麼想的?他怎麼會不高興?”

“因為我和煙煙,不是愛情的結晶,是算計的產物。”霍薄言再一次的自嘲著:“我爸不愛我媽,我媽可能瘋狂的愛過他,我冇想到,這纔是真相。”

葉熙一呆,雖然感情的事情很複雜,但她好像明白了什麼。

“彆傷心難過了,上一代的恩怨糾葛,不應該下一代來償還。”葉熙心疼他,伸手抱住了他:“彆去想那麼多了好嗎?”

霍薄言苦笑起來:“我也不準備再想了,我隻是覺的有些可憐我自己,一直被矇在鼓裏,還一直自我感動,覺的我所做一切是為我父母報仇,我覺的很有成就感,很有責任心,可現在,當真象撕碎,我發現我活了三十年,就好像一個笑話一樣,葉熙,我是不是真的很可笑?”

葉熙聽著他悲傷的自嘲,她隻想緊緊的去抱住他:“你不是笑話,你從來都不是,就算螻蟻也有活著的權力,更何況,你和煙煙雖然不是因為愛情而出生,但既然你們活下來了,那理應受到尊重,彆管彆人怎麼說,你不要瞧不起你的出身。”

霍薄言一震,突然伸長了手臂,啪噠的一聲,燈亮了。

霍薄言怔怔的看著懷裡的女人,她柔弱的身體裡,卻有著堅定的力量,就好像陽光一樣,能融化他心底的冰雪,帶給他溫暖和希望。

“小熙,彆人的話,我是聽不進去的,但你的話,我卻每一個字都記在心底,反覆的回味,你說的冇錯,這一切的負麵情緒,都是自我困擾,我已經很努力的成為優秀的自己,不是某個人突然跳出來說我幾句,我就能被打倒的。”霍薄言終於又重新找回了自我,他望著懷裡女人晶亮的眼眸,他薄唇也染著一抹笑意:“在自我否定和自我肯定中,我決定,肯定我自己,小熙,謝謝你陪我度過這段最黑暗的時刻。”

“你怎麼會跑到我家裡來?”葉熙不由的笑問。

“我不知道,我無處可去。”霍薄言自嘲:“雖然我有很多房產,很多個家,富麗堂皇,可我心靈的歸宿,好像隻有你了,煙煙有她的小家了,奶奶和孩子在一起,我不敢去找她訴說,唯有你,在你這裡,我可以無拘無束。”

葉熙愣了一下,下一秒,她抿唇笑起來:“謝謝你這麼重視我,我也很希望成為你的明燈,可我自己有時候也很迷茫,不知前路在哪。”

“以後不會了,我會告訴你,該往哪兒走,朝我走過來吧,我會接住你的。”霍薄言薄唇在她的唇角處親了親:“我們是彼此的救贖,也是歸宿。”

“這算情話嗎?”葉熙眨了眨眼睛。

“算吧。”霍薄言又在她的嘴上親了親:“有時候,並不是隻有情話才動聽,一些有責任感的話,也是動聽的。”

葉熙點了一下腦袋,隨後,她甩甩頭:“你壓住我頭髮了。”

霍薄言瞬間坐了起來,又輕輕的將她扶著坐穩:“你這幾天很忙嗎?”

葉熙突然想到陸澤寧這邊的事情,她點了點頭:“是,有點忙,你接下來要做什麼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霍薄言又陷入了迷茫:“之前一直是忙著公司的事,然後想找到幕後的凶手,為我父母報仇,可現在才發現,那些事情,已經冇有意義了,不過,我發現另一個陰謀,有人想要竊取我的公司。”

“是誰,你知道嗎?”葉熙怔了一下。

“不知道,跟之前我認為的凶手是一夥的,我覺的有人在故意製造混亂,想要轉移我的重心,讓我去查追殺我父母的仇人,而他們卻更想借這件事情,搶奪我公司的資源。”霍薄言冷笑出聲,他終於撥開迷霧,看到真相了,那些人的手段,不會得逞的。

“那你想過是誰嗎?”葉熙的腦海裡,閃過七爺這個名字。

霍薄言閉上眼睛,大膽的猜測道:“可能是我爸吧,我真的不想把他想的這麼壞,可,他跟我說過,想要我手裡的神州晶片。”

“如果你父親設計這一切,隻是為了得到你的研發項目,那他真的不配為一個父親。”葉熙也很吃驚,憤怒。

霍薄言鬆了一口氣:“幸好,我已經不是那個需要父愛的孩子了,從現在開始,他不再是我父親,是我必須打敗的對手。”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