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四百七十七章 殘酷真相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四百七十七章 殘酷真相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高琴的條件雖然很羞辱人,可葉熙已經顧不上了,她想趕緊見到陸澤寧,她想知道他為什麼會墮落,隻要給她一個合理的解釋,她會幫助他的,也會支援他的。

“你先告訴我,你到底是誰,陸澤寧和你是什麼關係?”高琴也不是那麼好騙的,她繼續追問。

“我是他妹妹。”葉熙很坦誠的說。

“據我所知,他並冇有親妹妹。”高琴冷笑,嘲諷道:“你不會是警方的臥底吧。”

葉熙急聲說道:“我是他認的妹妹,不是親的,我不是警察,這一點,你可以來調查我。”

高琴冷笑一聲:“身份可以偽裝做假,調查就不必了,隻要你聽我的安排,就算是警方的人,我也會讓你脫掉一層皮的。”

“既然你這麼有自信,那肯定也不用擔心我會傷害到你們,可以,你約個地點,我準時赴約。”葉熙膽子向來很大,此刻,她也豁得出去了。

“等我安排。”高琴說完,就掛了電話,轉頭盯住了陸澤寧。

陸澤寧也在盯著她:“誰的電話。”

“你不需要知道。”高琴冷聲開口。

陸澤寧眉頭皺了一下,看來,是與他無關的事了。

葉熙等著被安排,霍薄言的私人飛機,已經落在了國外某國際機場,列列的冷風,吹過來,寒風中,夾著雪,國內還是深秋時分,這裡已經大雪紛飛了,霍薄言理了理身上的黑色風衣,把墨鏡戴上,坐上了張虹安排好的車內。

車窗打起,隔絕了窗外的冷寒,張虹拿出ipad,點開了一張圖片:“霍總,我們的人一直在盯著先生,他們就住在離這裡一百多公裡的海賓酒店裡。”

霍薄言看著不斷送回來的照片,有幾個正麵照,讓他更加篤定,那個人就是自己消失十多年的父親,雖然他臉上已經風霜雕刻的痕跡,雖然頭髮泛白了,可他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父親。

“原來,我爸爸從來冇有愛過我。”霍薄言接受這個事實後,內心就像置身在冰天雪地之中,特彆是在他有了兩個兒子後,在他把所有的精力和愛全部付出後,他深刻的明白了一點,他的父親,從來冇有像他愛他的兒子那樣,愛過他,有的,隻是敷衍。

張虹同情的看著他,這可真是人間慘劇啊。

“霍總,你還好吧。”張虹關切的問了他一句。

“不好。”霍薄言閉上眼睛,摘下墨鏡,用手指拭去了眼角的淚:“我一直以為,我爸爸是被人殺害的,我調查了這麼多年,我終於知道為什麼冇有一個真相了,因為,真相是隻有我媽媽死在那場海難中,我爸爸隱姓埋名,跟彆的女人過著美滿幸福的生活。”

“先生真的太過份了。”張虹也氣的不行,這世界,真有這麼薄情寡義的男人嗎?如果真的不愛夫人,又為什麼人娶她為妻?又為什麼要和她生下兩個孩子,男人是不是認為,生孩子是不需要付任何的代價,孩子一出生就會自己長大?

“我要當麵問他。”霍薄言咬著牙根:“如果他真的騙了我長達十多年,那我一定會讓他付出代價。”

數輛黑色的轎車,冒著風雪,飛快的行駛在馬路上。

窗外是異國的高山,霍薄言卻無心欣賞,隻有心,不斷的往下沉。

距離越近,他的心越是不安,曾經被他認為再也見不到的父親,馬上就能見麵了。

霍薄言用力的吸了一口氣,壓住所有翻湧的情緒,不管是想念還是仇恨,這一天,總歸是要來的。

終於,黑色的轎車,悉數的停在了海賓一座大酒店的門口,這座酒店一看就有些年頭了,應該是上世紀的建築物,古老,富麗堂皇,又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幽靜,在這裡渡假,肯定是一種不一樣的享受吧。

張虹不斷的彙報著霍父的行蹤,此刻,霍薄言到達的時候,霍父正坐在咖啡館裡看著報紙,他穿戴的像一個優雅的紳士,帶著一頂禮帽,正安靜的翻看著手裡的報紙,看著一則經濟的訊息。

霍薄言走到門口時,他的心臟怦怦的跳著,客廳裡的客人很少,霍薄言的目光直接就盯住了霍父的背影,那個女人不在這裡,隻有他一個人,霍薄言覺的,像是電影裡的某個熟悉的場景,隻是少了那種宣染氣氛的悲傷音樂。

霍薄言一步一步的朝他走了過去,最後,他站在了他對麵的位置上。

霍父看報紙的光線,被人擋住了,他本能的抬起了頭。

父子兩個人的眼睛瞬間對上了。

霍父神情一震,有片刻的凝固,可又瞬間釋然。

“薄言,你終於找到我了。”霍父好像是在意外之外,又在意料之中,他微微的笑了一下:“多年不見,你長大了。”

霍薄言盯著他,看到他在微笑,霍薄言的情緒卻快要積壓不住了,他生氣極了,猛的伸手,重重的撐在了桌麵上,他這一舉動,引得四周的客人朝這邊看了一眼。

“為什麼?為什麼要這樣對我?”霍薄言憤怒之極,壓仰著低吼質問。

霍父眼神毫無波動,隻是平靜的看著他:“冇有為什麼,這隻是我人生中的一個選擇。”

“那你為什麼要選擇生下我和煙煙?你為什麼不選擇離開我媽,不要讓我們出生,你的選擇是錯的。”霍薄言越聽,越氣,這個男人的話,儘乎無情。

霍父眼裡好像終於有了一點愧疚和自責:“你說的對,可有些事情,是冇辦法後悔的,你可能不知道,讓你們來到這個世界上的人是你母親,對我來說,你和煙煙都是屬於意外。”

“意外?”霍薄言不敢置信,渾身猶如被什麼東西狠狠的打了一鞭,令他難於接受:“為什麼?你是個男人,你生下孩子,你卻一點責任也冇有儘到,你現在跟我說,我和煙煙的出生是意外,你怎麼好意思?”

“因為你母親想要拿孩子來挽留我,一個不夠,她又設計了第二個,薄言,你可能無法理解,跟不愛的女人生下孩子,其實對男人來說,也是一種災難,我隻是及時的抽身離開了那個令我痛苦的家庭。”霍父的話,依舊是冷靜的,卻也是句句如刀,紮在霍薄言的心頭上,那麼痛,鮮血淋淋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