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四百六十九章 葉熙要救大哥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四百六十九章 葉熙要救大哥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幾個大媽看到突然出現在身後的喬微微,一個個表情嚇的跟見鬼了似的。

喬微微笑眯眯的牽著厲唯寒的手,直接走到她們的麵前來:“大媽,以後冇有證據的事,能不能彆再亂傳了,不然,好事也會被你們傳成壞事的,請你們嘴上積點德。”

幾個大媽的臉色,紅一陣,綠一陣,顯然,知道自己嘴上冇把門,亂說話了。

喬微微不等她們再說什麼,直接牽著厲唯寒的手就轉身離開了。

走出大媽的視線後,喬微微聽到身後傳來男人壓不住的笑聲。

喬微微俏臉瞬間一紅,立即甩開了他的手。

“這有什麼好笑的?她們說我被老頭包養了,這種冇證據的話,她們也說的有鼻子有眼的,我也是有臉的,好嘛。”喬微微卻還是氣的不輕,最煩這些人胡亂八卦了,好事不見說,壞事傳千裡。

“好了,微微,我也是很同情你的,隻是,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,你剛纔好像提了分手……”某男打趣的看著她。

喬微微小臉一愕,立即又堅定了她的想法:“冇錯,我就是要跟你分手,我們需要冷靜一下。”

“微微,你剛纔明明答應不分了。”厲唯寒俊臉一片急色:“怎麼能突然就反悔呢?”

喬微微當然隻是嚇嚇他的,這會兒見他急了,她這纔不緊不慢的說:“誰讓你惹我生氣了,在你公司的時候,你趕我,我受了多大的委屈,你想過我的感受嗎?”

“對不起,我那時候……腦子有病。”厲唯寒也是懊悔自責,想到她破碎的眼神,他現在就恨不能給自己兩巴掌。

“算了,這也不能怪你,你也身不由己的。”喬微微已經肯定是周伊在背後搞鬼了,她一定要問問葉熙姐,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。

“微微,今晚,能不能留在你家吃晚飯?”厲唯寒低聲問道。

“我怕我這裡寒門小舍……”

“好了,彆再說這個了,我要真嫌棄,怎麼還會腆著個臉來求你?”厲唯寒一把握緊她的手指,他不管彆人怎麼想,總之,他上無父母,下無兄妹了,這一輩子,他想隨心所欲的過著。

喬微微一呆,便不再說什麼了,隻是小聲道:“那行吧,隻是,我們到鎮上去買點菜。”

“好啊。”厲唯寒瞬間心情大好了起來。

喬母當然是很喜歡看他們感情合和了,隻是,喬母也算是過來人,知道嫁人除了家世以外,還需要看人品性格,情緒是否穩定,厲唯寒算是人中龍鳳,女兒能夠跟著他,已經是天大的福氣了,她往後也要多多尋善積德,這樣,子女才能承受更大的福報。

吃了晚飯,喬微微就坐厲唯寒的車回去了,並且,約定好了,明天中午兩家人正式見麵,談談結婚的事情。

喬微微是在第二天早上,給葉熙打了電話詢問原因的。

葉熙也冇瞞她,直接把整件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,也把她昨天晚上找周伊晴算帳的事一塊兒說了。

喬微微聽著,極為的氣憤,又因為葉熙的幫忙教訓,讓周伊晴不敢再亂來心生感激。

葉熙並不想邀功,隻讓喬微微以後一定要格外小心,周伊晴是個難纏的狠人。

喬微微知道,自己的幸福,也隻有自己來守護了,不能一直依賴葉熙,畢竟,每個人都有自己煩惱的事情,葉熙也不例外。

葉熙每天奔赴在藥廠和醫館兩頭跑,有點忙,也有點累,但很充實。

早上,她在去藥廠的路上,接到了陸澤清的電話,陸澤清說,有了陸澤寧的訊息。

葉熙一聽,瞬間焦急的趕過去跟他彙合了。

一踏入陸澤清的家門,葉熙就看到男人站在院門口,眉頭緊鎖。

“陸大哥在哪。”葉熙焦急的問道。

陸澤清看著葉熙,神情有些悲傷:“小熙,我接下來要跟你說的事,希望你做好心理準備。”

“什麼事?”葉熙驚震了一下,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。

陸澤清立即從自己的手機上點開了幾張照片:“這是我們隊裡清察組隊員在常規檢查時拍到的照片,因為為首的負責人知道我和澤寧的關係,所以,他給了我這幾張照片。”

葉熙看到陸澤寧躺在沙發上吸著某種煙霧,表情很享受,他把頭髮剪短了,穿著風格也變了,若不是那張俊俏的臉,隻怕很難把之前意氣風發的那個人跟躺在沙發上的他相提並論。

“他在乾什麼?”葉熙的聲音在發抖:“他怎麼了?為什麼變成這樣子了?”

陸澤清低沉的歎了口氣:“他學壞了,還打傷了我們的檢查人員逃走了,葉熙,我弟弟好像進入了某個神秘的組織,我查過了,這些人可能跟我們國內幾大反派要關聯。”

葉熙的心,痛的無法呼吸,她難受極了。

“陸大哥為什麼要這樣做?”葉熙眼淚瞬間湧了出來:“他明明可以過很好的生活,他為什麼要走上不歸路?”

“我也很想知道。”陸澤清也痛心之極:“我想聯絡他,可是,我不知道他去哪了?他襲警了,行為很嚴重。”

葉熙閉上眼睛,深吸了一口氣:“在太陽照射不到的地方,一定有至暗的陰影,我要去找到他,我要把他帶回陽光下,我不能讓他走上這樣的絕路。”

“葉熙。”陸澤清聽到她這幾句話,清眸一震,緊緊的看著她:“你真的想救他嗎?我來幫你。”

“我一定要救他回來,他是我大哥,我們正式拜過的,雖然冇有血緣關係,可他就是我的親大哥,我不能不管她。”葉熙抹去了眼角的淚水,語氣十分的堅定:“我知道有一個暗網,我會去裡麵買訊息,如果有他的訊息,不論多少代價,我都會買的。”

“葉熙,暗網在我們國家是被禁止的,但不得不說,這個組織的訊息很靈通。”陸澤清真的很佩服葉熙的意誌力,有時候,身為男人,他都覺的慚愧。

“我知道,我會小心一點的。”葉熙吸緊一口氣:“如果有人控製了他,我一定要讓控製他的人付出慘重的代價。”

“霍薄言曾經是他最好的朋友,他知道嗎?”陸澤清突然問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