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三百九十八章 又惹上他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三百九十八章 又惹上他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治療的過程,連葉熙都覺的頭皮發麻,可是,她所愛的男人,卻要承受這種鑽筋裂骨般的疼痛,看著他在昏迷中也痛到發抖,冷汗滲滲,葉熙唯一能做的就是將他抱緊,防止他傷到自己。

半個小時的療程,已經結束了,當看到雪白的蠱蟲出來時,已經渾身發綠,並且,一出來就灘成了一灘綠水,葉熙的心臟也跟抖顫了一下。

“古延之,這蠱蟲怎麼回事?”葉熙焦急的詢問。

“彆慌,這是蠱蟲沾了毒素後的正常反映,隻是可惜了,這條蟲我奶奶養了三十多年,最通人性。”古延之露出了可惜的表情。

葉熙聽到這些,也格外的難過,自責:“對不起,我並不知道這條蠱蟲這麼珍貴,我能迷補你們什麼嗎?”

古延之搖頭:“不用,養蠱就是為了救人的,這是它們的宿命,先看看他的情況吧。”

古延之說完,拿了一根藥草製成的香,點燃,放在霍薄言的鼻端聞了一會兒,霍薄言就緩緩睜開了眼睛。

他適應了好一會兒,才側過頭看著葉熙。

葉熙熱切的望著他,伸手替他把額頭的汗抹去,然後扶著他坐了起來。

“你感覺怎麼樣了?”葉熙低聲問他。

霍薄言閉上眼睛,然後點點頭:“好受多了,頭部冇有那麼混鈍,感覺更清醒了一些。”

“那幫混蛋,真的給你下毒了。”葉熙這一刻,氣的想那些些人紮廢。

霍薄言看著她為自己而氣,他反而平靜多了,伸手握緊了她的手指:“已經發生的事情,我們不需要生氣了,隻需要讓他們付出更慘重的代價就行。”

“嗯。”葉熙知道,憤怒代表不了什麼。

旁邊的古延之看著他們你濃我濃,他適時的提醒:“葉熙,你的手還好嗎?”

葉熙一愕,立即看向自己的手臂,就發現,剛纔霍薄言痛疼難忍時,抓住了她的手臂,此刻,手臂有幾個清晰可見的紅痕,甚至,都產生了淤青,紫一塊,青一塊,她的腰部也有。霍薄言幽眸一震,立即抓住了她的雙手:“是我掐的嗎?小熙,對不起。”

葉熙立即將雙手背到身後去,搖了搖頭:“我冇事。”

古延之立即遞來了一瓶藥,語氣不滿的瞪著霍薄言:“幫她上藥。”

霍薄言自責又心疼,伸手接過了藥,對古延之感激道:“謝謝。”

“要不是看在葉熙的份上,我不會幫你的。”古延之說完,就扶著旁邊的老者離開了,臨走時,還幫他們把門關上。

霍薄言看向葉熙,葉熙正微笑看著他。

“把衣服脫下吧,我看看,還有冇有彆的傷口。“霍薄言突然開口要求。

葉熙俏臉一熱,立即搖頭:“冇有了,就手臂上有點疼。”

霍薄言纔不相信她說的話,直接伸手將她的衣服掀開,才發現,她的腰部,好像也被自己掐過了,他剛纔到底經曆了什麼?他現在竟一點也想不起來了。

“真的冇事,都不疼了,彆看了。”葉熙很窘。

霍薄言卻突然將她拽了過去,讓她整個人趴在了他的腿上,低沉命令:“彆動。”

葉熙隻好不亂動了,男人將她的衣服掀開,看到她腰部那裡的掐痕,他懊悔極了:“如果還要下一次治療,你就把我五花大綁,不要管我了,再疼,我能忍受。”

葉熙眼眶一酸,閉著眼睛,搖搖頭:“不行,我看不得那樣的場麵,我寧願陪著你一起受罪。”

霍薄言把消腫散淤的藥抹到了她受傷的部位,隨後,他粗厲的指腹,在她的紅腫部輕輕的輾磨著。

“疼……”葉熙發現,自己其實也並冇有那麼堅強,她發出一聲低呼。

“我輕點。”霍薄言立即又放柔了力道,隻是,看著她還在輕輕的扭著腰,想要躲開他的揉摁,他立即伸手將她壓住:“再忍一會兒,這必須及時的散淤,如果變成了老傷,那你以後都會很疼的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葉熙苦笑了一聲,隻好咬著牙根忍受著。

等到上好了藥,葉熙也忍出了一頭的冷汗,她坐了起來,奇怪道:“是不是有人關心的時候,一點點小傷,也會覺的是大事?如果冇有人關心我的時候,彆人砍我兩刀,我也不敢喊痛。”

霍薄言一震,這才發現,她手臂上那一條淡淡的傷痕,那是上次在唐家,被唐夕婉拿刀子刺傷的,那時候,葉熙好像是自己縫了針回的家,霍薄言現在光是想想,就要把唐家的人挫骨揚灰,竟然把她傷的這麼重。

“是,小孩子在娘麵前,無事也要哭三場,為什麼?就因為他知道,有娘疼他,他可以儘情的發泄悲傷,小熙,以後,你要是痛了,你也可以告訴我。”霍薄言低柔的開口,心疼的將她再一次擁緊:“我就是你背後那個支援你,給你依靠的人了。”

葉熙抿嘴一笑,這會兒,她又生出一些古怪來。

“其實……想要心疼我的人很多,但真正能靠得住的人並不多,你算其中一個。”

霍薄言:“……”

他鬆開了手,幽眸在葉熙臉上凝固著:“我不是你唯一想依靠的男人嗎?”

葉熙知道這個玩笑不能繼續開了,她立即認真的點頭:“當然是啊,你是我唯一敢依靠的人,因為我知道你跑不掉。”

“為什麼這麼相信我?”男人的臉色這纔好看了起來,薄唇勾起滿足的笑。

“因為我們生了四個孩子啊,除了我們彼此,誰還敢接盤啊,所以,我們必須互相取暖依靠。”葉熙一臉認真的解釋。

霍薄言繼續:“……”

下一秒,他直接將她下巴挑起,薄唇發狠的吻了下去。

葉熙為自己的嘴碎,帶來一頓熱吻,她欲哭無淚,想要推開他,可是,男人卻吻的更狠,更深。

“唔……夠了,夠了,不要了。”葉熙承認,自己慌了,倒不是因為這個男人技巧太熟,隻是自己的身體好像產生了一些反映,這讓她覺的很丟臉,這裡可是古延之的地盤,她卻在這裡和霍薄言冇成冇臊的乾這種事,真的有點對不住人家。

霍薄言粗喘著氣,捏著她的下巴,薄唇戀戀不捨的在她的小嘴上親吻著:“回家,收拾你。”

葉熙一咯噔:“霍總,你身體這纔好一點呢,彆折騰了。”

“放心,折騰你的力氣,我還是有的。”霍薄言從床上站了起來,晃了晃腦袋,感覺真的不一樣了,之前隻要一想事情,頭就會針紮似的疼一下,但現在好像真的好多了。

“看來,古家的醫術,真的很不錯。”霍薄言給了了讚美。

“那當然了,古家可是傳承千百年了,很多醫術都冇有丟失,不像我們唐家,唉,我要是能專研那本拓本,我也會成為一代神醫的。”葉熙有些難過,因為古人的智慧傳丟了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