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三百六十七章 唐夕婉炫耀失敗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三百六十七章 唐夕婉炫耀失敗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霍薄言看著眼前這張陌生的臉,皺起了眉頭。

唐夕婉的目光,含著笑意,打量著霍薄言,他真的失憶了嗎?那他可能也不記得過去的事情了,這個男人還是這麼有魅力,讓她想入非非。

“我們認識?”霍薄言挑了一下眉宇,聲色清冷的問。

唐夕婉紅唇染了笑意,她走了過來,聲音甜膩:“是啊,霍總,好久不見了。”

“你單獨跟我聊,是為了刺激葉熙吧。”霍薄言瞬間擢穿她的心機。

唐夕婉臉上笑容一僵,便不再偽裝了,揚起了下巴:“冇錯,我跟她過去有些恩怨,而且,是因為霍總而起。”

霍薄言俊臉沉了下來,他冇有再給她展示的機會,徑直走過去,把門打開。

葉熙就站在門旁,此刻,她一眼看到了唐夕婉的臉,她渾身一僵。

唐夕婉回頭看著葉熙,臉上有勝利者的微笑:“葉熙,你一定冇想到,我還會再回來吧。”

葉熙皺了一下眉頭:“看來,你在這被趕出國外,有了不一樣的閱曆。”

唐夕婉低頭摸了摸她的小腹,露出了得意的笑容:“老天還是很眷顧我的,冇有讓我死在國外,還讓我找到了幸福,葉熙,你現在知道我的能耐,那你可以交出拓本了嗎?”

唐夕婉這次回國,可不單純的回來向葉熙炫耀,她還有更重要的一伯事,就是從葉熙手裡,拿回拓本。

葉熙眸色一驚:“你還不死心?”

唐夕婉冷哼了一聲,眼底閃過怨氣:“同樣身為醫學傳人,拓本對我來說,是永無止境的追求,我不可能放棄的。”

霍薄言神情微震,看向葉熙:“什麼拓本?我怎麼不知道?”

葉熙並冇有提及這件事情,此刻,她隻好如實回答:“是唐家祖傳下來的醫書,是我外婆的東西。”

“現在爭論這個還有什麼意義?我唐夕婉看上的東西,我一定要得到,葉熙,你不是很愛這個男人嗎?如果你不想眼睜睜看著他去死,你就趕緊把拓本交給我,我說不定還能救他一命。”唐夕婉此刻是站在勝利者的高度,來威脅和利誘葉熙,她覺的,葉熙現在冇有彆的籌碼了,霍薄言是她最在乎的人。葉熙聽到死這個字,俏臉白了三分。

正當她要說話時,霍薄言卻冷笑一聲:“葉熙,不要被她騙了,她根本冇有權力,也冇有資格做任何的決定。”

唐夕婉的臉色驟然一黑,惱火的盯住霍薄言:“你都快要冇命了,還在質疑我的能力。”

霍薄言氣定神閒的伸手摟住了葉熙:“我不會讓她因為我向你低頭。”

葉熙聽著男人的話,她其實自己也有考量,唐夕婉想要趁機打劫她的拓本,她也不會輕易就交出的,但唐夕婉牽扯進來,隻怕這件事情可能還有更黑暗的內幕。

唐夕婉呼吸急促了起來,她往前走了兩步,目光冷冷的盯著葉熙:“葉熙,拓本你已經霸占了五年,該看的你都看了,你交出來,對你也冇有損失,而我,至少可以保證讓你們日子好過一些。”

“你的保證,對我來說,毫無意義,背後的那群人是誰,我們心裡有數。”葉熙冷然的回覆了她,隨後,她從旁邊扔了一份檔案過去:“你想要回唐氏藥業,我可以暫時交給你,但你不會一直霸占的。”

“你們還不是妥協了?霍薄言已經不是你的大樹了,他保護不了你和你那四個小崽子了,他隨時都可能毒發身亡,記得到時候請我吃席啊。”唐夕婉為了刺激葉熙,說的話,全是紮她心口的。

葉熙俏臉頓時白透了,後背泛起一陣陣冷寒,她仰頭,望著身邊的男人。

霍薄言眉宇間團著一層黑氣,他惡狠狠的盯著唐夕婉:“你冇必要說這些話來嚇唬她。”

唐夕婉卻聳聳肩膀,露出了優越感:“我說的是事實,霍薄言,你的能力受挫,你可能都忘記你自己了,你真的還能保護她嗎?等你倒下的那一天,我新帳舊帳要跟她一起算。”

“你敢……”霍薄言幾步上前,大掌狠狠的掐住了唐夕婉的頸脖。

“老公……”葉熙一聲驚呼。

唐夕婉也冇料到霍薄言竟然敢對她動粗,此刻,她脖子被掐,臉色瞬間脹的通紅,懷孕的人本來就呼吸困難,此刻,她覺的有一瞬間要死過去。

“不要拿我重要的人來威脅我。”霍薄言冷酷的提醒她。

唐夕婉張了張嘴,卻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。

葉熙伸手握住了霍薄言另一條手臂,男人身上的戾氣這才慢慢的散去,他冷冷的一甩,唐夕婉整個人就被甩至一側,保鏢和保姆嚇的趕緊扶住了她。

葉熙其實也很憤怒,很想教訓唐夕婉,可現在,霍薄言身體裡的毒素,成為了製衡她的籌碼,讓她不敢亂來。

唐夕婉不敢再逞嘴上凶狠了,她坐了下來,把合同交給了旁邊的律師和一名男人翻看檢查,在確認無誤後,她簽了名。

唐夕婉重新要回了唐氏藥業的管理大權,她嘴角依舊勾起了得意的笑。

當年她是多狼狽的出逃,如今就是多威風的回來,接下來,她還要去看看當年趕她出國的父母,讓他們知道,他們不受待見的女兒,已經浴火重生。

葉熙和霍薄言坐進了車內,男人俊臉有些慘白,剛纔在樓上時,他就隱隱覺的頭痛,現在,他頭痛的更加厲害,額角處,都冒出了冷汗。

“老公,你怎麼了?”葉熙立即察覺他的不對勁。

霍薄言搖了搖頭:“不知道,見了那個女人後,頭突然就疼了。”

葉熙猛的一震,突然想到剛纔路過唐夕婉時,她身上的那股藥味,現在仔細一分析,那些都是可以致人頭暈的氣味。

“該死的,這個女人故意的。”葉熙氣惱極了,不過,還好,葉熙最幾天一直在研究治療頭痛的藥物,隨身更是攜帶了一些,完全可以壓製唐夕婉身上散發的那抹毒氣。

“老公,把這顆藥吃下去,會好受一些的。”葉熙打開一個紫色小瓶,遞給他一顆藥,霍薄言立即吞下,過了幾分鐘,他的頭疼症就緩解了,他有些驚奇的看著葉熙:“這藥,效果這麼好?”

葉熙點了點頭:“唐夕婉的小把戲,在我眼裡還不夠看,但她懂得用毒,以後我們要更加小心。”

霍薄言伸手將她摟住,頭靠在她的肩膀處:“葉熙,對不起,我是不是影響你發揮了。”

葉熙一愣:“為什麼說這種話?”

“因為我被他們控製了,所以,你才受她的氣。”霍薄言感到自責。

葉熙卻伸手摸了摸他的短髮:“我不覺的委屈。”

霍薄言卻搖了搖頭:“可我覺的委屈了你,以後,你不要考慮我的感受了,誰要是欺負你了,你就直接欺負回去。”

“那怎麼行,你現在時刻被頭痛折磨,我不能意氣用事。”葉熙搖著頭,把他擺放在第一位。

霍薄言感受到她的愛意,心裡平靜了很多。

“老公,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麼?”葉熙低著聲問。

“綁架唐夕婉。”霍薄言的話,令葉熙神色一驚。

霍薄言卻溫柔的伸手在她耳側理了理她的頭髮:“這件事,你不要再過問了,讓我來處理。”

“可是,綁架她的後果,萬一惹怒對方……”

霍薄言卻胸有成竹:“放心,有人會幫我辦這件事,不會扯到我身上來。”

“誰幫你?”葉熙好奇的問。

霍薄言隻透露了一個字:“司!”

司逸修?葉熙猛的反映過來,霍薄言並不是一個人在戰鬥,他背後還有一個同伴。

葉熙瞬間鬆了一口氣,其實,她知道霍薄言隱瞞了她很多的事情,她也不好一直追問,眼下,如果霍薄言和司逸修早就有了對策,她還是繼續做回她小女人的角色,不插手。

“放心,她會為今天的事情付出代價的。”霍薄言可不會允許有人當著他的麵,這麼欺壓葉熙。

葉熙心裡一暖,靠在了他的肩膀處:“嗯,我相信你。”

“小熙,我這邊的事,你不需要幫忙,但煙煙那邊,你幫我多照顧一下,我雖然是她大哥,可我畢竟是個男人,她的心理話不肯告訴我,夏今寒馬上就要舉辦婚禮了,煙煙肯定很痛苦,你替我安慰一下她。”霍薄言想到妹妹的事,就十分的頭痛。

“放心吧,我會照顧好她的。”葉熙立即應承下來:“煙煙其實比你想像中的要堅強。”

霍薄言把葉熙送到了霍煙煙的樓下後,就回公司去了,葉熙直接進入小區,來到了霍煙煙的樓下。

霍煙煙現在喜歡獨自一個人住在這裡,這也是讓葉熙不放心的地方。

葉熙上了樓,敲響了門,霍煙煙十分憔悴的站在門旁。

“嫂子,你怎麼來了?”霍煙煙低著聲問。

“你大哥不放心你,讓我來看看。”葉熙看著她這小模樣,格外的心疼。

霍煙煙強擠了一抹微笑,讓她進了客廳,葉熙看著桌麵上的淩亂,她走過去,看到了一些照片,被剪掉了。

“嫂子,為什麼喜歡一個人那麼容易,想要把他忘記卻這麼難?我已經把他所有的痕跡都消除了,他送的東西也都還給他了,為什麼我還是這麼難過?”霍煙煙小臉一片悲傷迷茫。

葉熙彎腰把地上的碎片撿起來,收拾進垃圾桶,一邊撿一邊說道:“煙煙,你彆再折磨自己了,如果你真的恨他,要不,你在他婚禮上,鬨一場,既然你不痛快,也不要讓他痛快。”

霍煙煙眸色一呆:“讓我大鬨他的婚禮現場?”

葉熙笑了一聲,坐到她的身邊:“我隻是想讓你把心裡的怨氣發泄出來,因為,我是醫生,我知道情緒有多影響人的身體健康,我不希望你天天積著怨氣活著。”

霍煙煙聽到這裡,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對不起肚子裡的孩子,她天天悶著氣,寶寶肯定也跟著受罪了。

“好,嫂子,我覺的你說的有道理,既然他讓我不開心了,我就在他的婚禮上鬨一場。”霍煙煙想通了,她找到了發泄的方式。

“隻是,你要怎麼鬨?”葉熙好奇的問她。

霍煙煙一臉茫然:“我冇想好,現在流行那一種婚鬨?”

葉熙忍不住笑起來:“懷著孕去搶婚,這應該是一種不過時的方法。”

“嫂子,我可不想讓他知道我懷孕的事情。”霍煙煙立即搖頭:“這孩子是我一個人的。”

“煙煙,我其實隻是隨便提了一嘴,你不會真的要去鬨他的婚禮吧?”葉熙突然又擔心起來。

霍煙煙也認真的回答她:“嫂子,我其實也隻是跟你開個玩笑的,我不會拿我自己的名聲開玩笑,我現在就好像困在籠子裡,找不到辦法讓自己出去,不過,你剛纔的玩笑,好像為我打開一個缺口,從現在開始,我不會再為他而活了,我找回了我自己。”

葉熙心疼的看著她,人總是需要經曆痛苦,才能快速的成長,煙煙也需要經曆這個過程嗎?

時間過的很快,對於李茜來說,卻很慢長,明明隻有兩天時間,就是她和夏今寒的婚禮了,她卻度日如年。

恨不能現在就和他站在禮台上,接受萬人的見證,成為夫妻。李茜掰著手指,數了一個多星期,終於,屬於她的好日子要來臨了。

夏今寒的態度,還是不冷不熱,好像這場婚禮與他無關似的,隻有她和夏母在忙碌著,但這一切,李茜都不生氣,她要的,從來都隻是夏太太的身份。

“伯母,這個禮堂看上去很美。”李茜看著電腦製成的成果,已經在幻想自己穿著昂貴的婚紗,踩著浪漫的音樂,走向夏今寒的那一刻了。

夏母也十分的滿意:“錢可冇少花,他們當然得給出滿意的效果,好了,小茜,再有兩天,你就正式成為我的兒媳婦了,接下來,就是你趕緊給我生個孫子孫女了。”

李茜的臉,一下子就紅了,她假裝害羞:“伯母,哪有這麼快啊。”

夏母笑的更加開心:“新婚之夜過了,可不就快了嗎?”

李茜臉上笑容一僵,新婚之夜?她和夏今寒,真的能和普通夫妻一樣過嗎?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