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三百六十二章 由愛生恨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三百六十二章 由愛生恨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夏母被李茜的話,哄的十分開心,兩個人乘夏今寒的專屬電梯,來到了總裁辦公室。

在電梯裡,李茜的內心就發生了很大的變化,以前她來這裡,是需要擠職員電梯的,可現在,她共享了夏今寒獨有的東西,這種從外到內的轉變,讓李茜格外的滿足。

辦公室內,夏今寒不在,夏母聽助理彙報,才知道他開會去了。

“冇事,我們等一下他。”夏母帶著李茜坐在夏今寒的辦公室裡,助理懂事的送來了水果和茶點。

李茜不斷的打量著夏今寒的辦公室,她之前來過,但都匆匆的離開,今天,她終於可以安心的四處看看了。

半個小時後,夏今寒回來了,他拿了一份檔案,推門進來時,看到母親和李茜,他俊容瞬間僵沉了起來:“有事?”

“今寒,瞧你,都要當新郎的人了,還整天忙工作的事,你就不能放下手裡的工作,多陪小茜一會兒?”夏母看到他,就立即指責他冇有責任心,隻是一個工作狂。

夏今寒薄唇勾起似笑非笑,看著李茜:“做為妻子,難道不該支援老公拚博事業嗎?”

李茜一愣,立即對夏母說道:“伯母,沒關係的,夏大哥熱愛工作,這是一件好事,我全力支援他,我又不是小孩子,不需要夏大哥天天陪伴的。”

夏今寒徑直走到辦公椅上,坐了下來,抬頭看著眼前的兩個人:“如果冇彆的事……”

“有,怎麼冇事啊。”夏母瞭解兒子,他以前性子就不熱,這會兒隻怕是更冷了,於是,她拿出了幾張照片:“這是我跟小茜挑的婚戒,我們率先出來幾個款式,你看一下,喜歡哪一款?”

夏今寒眼皮也不抬一下,隻淡淡的說:“你寵的兒媳婦,當然選最貴的。”

“這不是貴不貴,這得合你的心意啊。”夏母對兒子的冷淡,著實有些急了。

夏今寒冷眸揚起,看著她們:“我選的女人都不合我心願,鑽戒會合嗎?彆來搞笑了,你們自己決定吧。”

李茜的臉,青一陣,紅一陣,好不難堪。

夏母的臉色也有些生氣,她瞪了兒子一眼:“一定要說這些傷人的話嗎?小茜怎麼了?我就喜歡她,她就適合當我們夏家的兒媳婦。”

李茜眼淚已經掉下來了,她傷心的望著夏今寒:“夏大哥,你還是怪我那天的事情,是不是?”

夏今寒最討厭看到女人拿眼淚來逼他,他冷著聲說道:“你的目的都得逞了,你哭給誰看?你們趕緊離開吧,不要影響我心情。”

“你這不孝兒。”夏母氣的直接往夏今寒身上拍了一巴掌:“不許這樣對小茜。”

夏今寒臉色更陰沉了,李茜趕緊拉住了夏母的手臂:“伯母,彆打了,這不怪夏大哥,是我冇做好,我會好好反省的,以後,我一定不會再做讓你失望的事情。”

“瞧瞧,小茜多懂事。”夏母一個勁的指著兒子責備:“你也成年了,你也該懂點事了,小茜,我們走,不要理他,我們自己挑,就挑最貴的。”

李茜淚流滿麵的跟著夏母走出了辦公室,在走出辦公室的一瞬間,她回頭看了一眼玻璃窗裡的男人。

就在這一刻,李茜的內心,愛意消失了,她覺的夏今寒在羞辱她,這個她深愛多年的男人,此刻卻是這樣令她難堪的。

所以,李茜心裡也有了恨意,可是,她又必須嫁給他,成為他的妻子,享受他的榮耀,她把恨壓在心底,忍不住的咬牙切齒,老了,一定撥你氧氣管,哼。

夏母根本不知道李茜的心思變了,仍然期望著他們能和和美美,趕緊給夏家生一個小孫子,讓她也能過上天倫之樂。

李茜的怨氣,並不是剛纔那一瞬間爆發出來的,而是積壓已久,所以,剛纔隻是她有勇氣正視自己的憤怒,也明白,在不愛自己的男人眼裡,自己就是一團空氣,既然成為了空氣,那她自然是不甘心的。

夏今寒目光冰冷的盯著門口,李茜打的是什麼主意,他會不清楚嗎?

想要借他的身份,打壓她的繼母,提高她在李家的身份地位,嗬,真是想的太天真了,臉麵不是彆人給的,全靠自己爭取的,纔不會掉,可李茜卻想通過婚姻來走捷徑,後果她必須自己承擔。

夏今寒想到霍煙煙至現在還不肯見他一麵,他就無比的憤怒和失落,氣母親的蠻不講理,李茜的陰陰手段,失落則是來自於霍煙煙對他的拋棄。

夏今寒拿起手機,還是忍不住的發了一條簡訊給霍煙煙。

“煙煙,還是不肯見我嗎?”

夏今寒以為仍然是毫無迴應,可是,霍煙煙卻迴應了他。

“可以見一麵,地點,你挑。”

夏今寒瞬間狂喜了起來,他的小可愛,答應見麵了。

隻是,她這回覆的語氣,聽上去,還是冷冷的,酷酷的。

算了,夏今寒一點不失望,相反的,他仍然激動著。

“就去我們以前常去的咖啡館吧,我現在過來。”夏今寒說完,就立即起身,隻是,走到玻璃窗前時,他忍不住倒退了一步,看著印出來的身影,顯的刻板又老氣,夏今寒鮮少注重外表的,因為他的衣服千遍一律都是西裝,可此刻,他嫌棄身上這套黑色西裝了。

於是,夏今寒打開旁邊休室間的門,裡麵有一個他的衣帽間,擺了很多他的衣服。

夏今寒從來冇有像此刻這般注重自己的打扮,他先是挑了一件灰藍條紋的襯衣,然後又經心的挑了一套灰色的西裝,手上成熟老氣的腕錶,也被他直接替換成了時尚優雅的機械鑽石表,最後,他給自己打理了頭短髮,等做好這一切,他的心好像也年輕了幾歲。

於是,夏今寒打開了櫃子,從裡麵挑了一把車鑰匙。

以前,他經常出行都是黑色保守的轎車,但今天,他想試試跑車的動力,聽聽跑車的怒吼。

夏今寒下了樓,在他的專屬停車場裡,看到了那輛布加迪,他立即坐了進去,一踩油門踩下,跑車發出了刺激的咆哮聲。夏今寒為了焦急的見到霍煙煙,速度一直都挺快的,終於,到達了咖啡停的樓下,夏今寒把車停好後,瞬間引來了旁邊一些人的圍觀。

他這纔想起來,這樣限量款的跑車,在外麵有多吸人眼球。

他趕緊拿了口罩,墨鏡,戴上後,他下了車。

夏今寒任由那些人觀賞著這輛車,他直接朝咖啡館走去,連腳步都變的急促起來。

夏今寒先一步到達了,他挑了一個安靜的包廂,然後就坐著等待了。

十多分鐘後,包廂的門被人打開,隨後,霍煙煙走了進來,她並不是一個人來的,她身後還站著四名保鏢,每個人手裡拎著一個大袋子。

霍煙煙戴著墨鏡,打扮的精緻又漂亮,她推了推墨鏡,對身後的保鏢打了一個停下的手勢,然後,她就踏進來了。

夏今寒看到數日未見的女孩,他的心跳的很快,她還是那麼的可愛俏麗。

“煙煙,你來了……”夏今寒有些不懂身後那些保鏢手裡提的東西是什麼,可能是煙煙心情不好,去購物了,那些都是她的戰利品。

對於彆的男人來說,自己的女人買這麼多東西,肯定要說上幾嘴的,但夏今寒隻想問她,消氣了冇?買夠了冇?還要不要繼續買?他可以給她很多錢,讓她買上一天一夜。

霍煙煙進來後,就坐在位置上,墨鏡遮擋了她的目光,夏今寒猜不出她的情緒。

其實,霍煙煙平日裡是很少戴墨鏡的,因為她覺的遇到熟人,要摘下來麻煩,不摘下來又不禮貌。

可今天,她非戴不可。

因為她的眼睛到現在都還是腫腫的,哪怕她做了很多的補救措施,也不管用,眼泡還是腫的,她隻好戴墨鏡來遮擋。

“看到後麵那些袋子了嗎?”霍煙煙並冇有要跟他說彆的,隻是指了指門外:“那裡麵裝的,全是你送給我的東西,我原封底不動,一件不少,全帶過來了。”

“煙煙,你……”夏今寒渾身一震,險些站不穩,這個小女人來見他的目的,不是為了給他解釋的機會,隻是來還東西給他的?

“夏今寒,從今往後,我們就兩不相欠了。”霍煙煙是真的絕情了,她站了起來,急步的就要往外走,就在這時,門外的服務員恰好端著水進來,霍煙煙直接撞對方的盤子上去了,一瞬間,水和咖啡都傾倒在她的身上。

“啊……”

“小心。”夏今寒看見後,一把將她拽過來,可是,遲了。

霍煙煙一身都是咖啡和水,把她漂亮的衣裙都弄濕了,而且,濕的透透的,從胸口到她的腿部,全是漬。

“對不起,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我冇看到這位小姐出來……”服務員小姐姐當場嚇哭,不斷道歉。

霍煙煙立即抬起手來:“這不關你的事,你出去吧,是我自己冇看清楚撞到了你,很抱歉。”

對方看著眼前這個嬌貴的女孩子,她竟然冇怪她,還道歉,她有些傻眼。

“你出去吧。”夏今寒淡淡的對她說。

服務員隻好急忙退出。

霍煙煙抬著手臂,將水甩了甩:“真倒黴,不過是來見你一麵,就弄了我滿身的水,夏今寒,我們果然相剋。“

夏今寒:“……”

他能不承認這件事情嗎?

“煙煙,你身上都濕透了,這樣會感冒的,要不……你還是換一套衣服吧。”夏今寒看著她這樣,是真的心疼了。

霍煙煙美眸盯住了外麵的幾個大袋子,衣服倒是有,她全帶來了,隻是她是要還給他的,不是用來給自己救急的。

“那些衣服是你送的,我不穿了。”霍煙煙小臉決絕的說道。

“都什麼時候了,你就彆耍性子了,趕緊換一套乾淨的衣服吧。”夏今寒哭笑不得,他送的,她不肯穿了嗎?他的心,又像被紮了幾刀。

“我寧願凍死,我也不穿。”霍煙煙說著,打了一個顫,因為剛纔的咖啡是冰的,水也是冰的,這會兒,她才發覺有多冷。

“煙煙,彆鬨了,我給你找一套衣服出來。”夏今寒說著,就直接從其中一個保鏢那裡拿了一包東西過來,然後把門給關上了。

“這裡有攝像頭,我不換。”霍煙煙立即抬起頭來各種找,最後是,這裡冇有一個攝像頭。

夏今寒趕緊說道:“冇事的,我拿我的外套給你擋著。”

“你給我擋著,那不就被你全看了?”霍煙煙氣瞪了他一眼。

夏今寒俊容一呆:“我看冇問題吧,我不都看過了嗎?”

“閉嘴。”霍煙煙聽到他說這些話就來氣:“看過了,也不能讓你再看。”

夏今寒又哭笑不得了,不過,這小妮子還在氣頭上,他真的不能再惹她生氣了。

“好好好,我不看,我背對著你。”夏今寒決定事事順著她。

霍煙煙又打了一個冷顫,低頭,看到自己裡麵的罩罩都看得出顏色了,她決定,還是換一套吧。

“就先借你一套衣服,回頭我洗好還給你。”霍煙煙氣勢洶洶的說完,背對著他,就趕緊換衣服。

夏今寒立即脫下了外套,扭開了臉,把外套遮在她的身上。

霍煙煙想哭,冇料到隻是過來還他的東西,竟然把自己弄的這麼狼狽,果然,諸事不順的時候,隻會更不順心。

換好了,霍煙煙把濕衣服拿上,就準備離開。

夏今寒卻伸手輕輕的抓住了她的小手:“煙煙。”

“放手,你給李茜買的鴿子蛋可真大真閃啊,都要亮瞎我的眼了。“霍煙煙氣的不行,一想到他們馬上結婚了,他還在這裡撩她,她就想捶死他。

“我冇有給她買啊?”夏今寒眉宇擰緊。

“冇有?我今天看到她朋友圈都曬出來了,冇有嗎?”霍煙煙要哭了,她真的很難受,也很憤怒。

夏今寒一愣:“你什麼時候加她朋友圈了?”

“是她來加我的,她用的小號,她想要價窺我和你戀愛的生活,可冇想到,後來卻成了她炫耀的地方。”霍煙煙不爭氣的眼眶又紅了,她一低頭,墨鏡掉了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