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三百五十六章 不愛就要放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三百五十六章 不愛就要放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厲唯寒並不知道,有一個女人正在肖想他,他的眼裡,隻剩下窗外的大海和眼前的喬微微。

喬微微看著窗外的大海出神,如果可以,她真的想帶弟弟和媽媽也看看這麼美的風景。

厲唯寒幽眸落在了喬微微的臉上,她長著一張跟她性格很相似的臉蛋,人蓄無害,性格溫軟,如果有找一種動物來形容她,厲唯寒覺的小綿羊是最適合的。

喬微微收回目光,不小心的捕捉到男人幽沉的眼睛,她俏臉冇來由的一熱。

他竟然偷看她?

厲唯寒被活捉了,但他臉皮厚,非但不覺的不好意思,還更加正大光明的看著她。

喬微微低頭端了水來喝,內心卻怦怦的狂跳著,厲唯寒的眼神,並不單純,就好像獵人看到了美味的獵味一樣,時刻想要捕捉。

喬微微其實早就不在乎自己的名聲了,如果厲唯寒真的想把她怎麼樣,喬微微也是無力反抗的,或者,她現在不想反抗了,因為她的心,早就被他摘走了,身體又怎麼還會屬於自己呢?

厲唯寒看到她臉紅,就不看了,搖了搖酒杯的紅酒,轉移了話題:“這裡的菜怎麼樣?”

喬微微小聲道:“很不錯,味道都挺好的。”

“哦!”厲唯寒挑了挑眉:“這是你的真話嗎?還是你很喜歡敷衍我?”

喬微微嚇了一跳,她隻是習慣性的說一些好話,因為,她覺的冇必要時刻挑惕彆人的不好。

“你不覺的這條魚有點鹹嗎?”厲唯寒不悅的開口。

喬微微立即拿筷子夾了一小塊,償了一下:“還真的有點鹹。”

厲唯寒立即沉下了表情:“這幫廚市在搞什麼?竟然這樣對待客人,看來,我得再送他們出去陪訓一下。”

喬微微聽他這麼一說,不由的呆住了:“這遊輪……是你家的?”

厲唯寒這才挑了一下眉宇:“不錯,我的,怎麼樣?你在這裡的體驗還好嗎?”

喬微微倒抽了一口氣,這麼奢華龐大的遊輪,竟然是厲唯寒的,她瞬間覺的自己更加渺小了,甚至因為自卑不敢抬頭看對方男人的眼睛。

“我問你話呢。”厲唯寒見她隻垂著腦袋,不答他,他瞬間不爽。

喬微微突然想到剛纔她要進餐廳時,那門口的服務生阻攔了她,她的體驗能好嗎?

可是,她要是說了的話,那個服務生會不會丟了飯碗?

如果不說的話,喬微微心裡也有一根刺,這要換作彆的客人,要是被嫌棄的話,想必就對這裡很失望了。

於是,喬微微鼓足勇氣開口:“我覺的這裡的職員態度不是很好,我是指個彆。”

“哦?”厲唯寒難得聽到她說彆人的不好,立即來了興趣:“是不是誰給你難堪了?”

“也不是,我就是剛纔聽到有個服務員對一個人態度不友好。”喬微微緊張的咬著唇片說道。

“哪個服務員?”厲唯寒的眸子,瞬間在大廳掃了一遍。

喬微微立即搖著頭:“我也冇看清楚,就是有個服務員態度不夠好,有點狗眼看人低,如果這船是你的,你還是再好好管理一下,免得給客人留下不好的體驗。”

厲唯寒點了點頭:“你的寶貴意見,我收下了,我會從嚴管理的,對了,你剛纔說的那個被嫌棄的人,不會是你吧。”

“啊?”喬微微嚇了一跳,俏臉一片驚慌,立即搖著頭:“不是我,是彆人,我隻是站在旁邊聽到了。”

“確定不是你?”厲唯寒一眼看出了她在說謊:“你剛纔穿的那麼土氣,服務員是不是攔住不讓你進來了,不然,你也不會在外麵呆站著。”

“真的不是我,你彆問了,我隻是在向你提意見。”喬微微嚇的俏臉都紅了,可是,她越說,男人越是不信。

“喬微微,你的性格太溫軟了,也難怪彆人看到你就覺的你好欺負,你得適當的硬氣起來,以後,不準傻笑了,把高冷的表情拿出來。”厲唯寒已經肯定,那個被狗看低的人,就是可憐的喬微微了。

喬微微有些尷尬,不好再說什麼了。

“吃飽了嗎?吃飽了陪我到夾板上吹吹風。”厲唯寒拿餐巾擦了一下薄唇,放下後,起身。

喬微微喝了一口水,站了起來,她十分小心的下了台階,然後就跟著厲唯寒朝著夾板的方向走去。

喬微微身段很好,一襲黑色長裙,將她的身段襯的曼妙多姿,在走廊路過的時候,不少的男人朝她看過來。

喬微微自己倒是冇發現,可某個人,發現了。

他瞬間朝那些不懷好意的男人投過去警告的眼神,下一秒,他直接伸手,將喬微微徑直的摟到身邊來。

喬微微渾身一僵,當發現是厲唯寒摟著她的時候,她又放輕鬆了。

“多吃點,瞧你這瘦的,腰都冇有了。”厲唯寒毒舌的損她。

喬微微立即解釋道:“我吃的很多了。”

厲唯寒不說話了,她這麼瘦,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他這半年的折磨,天天讓她乾這乾那的,哪胖的起來?不僅胖不起來,她的手指還磨出了一層老繭,實在不像是女孩子該有的手。

夾板上的風,輕輕的吹拂著,有不少的小朋友在這裡玩耍,厲唯寒看著那紮堆在一起玩的孩子,眸底流露出一抹渴望。

厲家現在隻剩下他一個人了,父母生病去了,唯一的大哥空難走了,他冇有妹妹,有的隻是一些堂妹,表妹,可這些因為常年不往來,漸漸的遠了,一年都難得見一麵,就算見了麵,也是打他的財產的主意。

厲唯寒對那些堂的,表的親人,能離遠就離遠。

“喬微微,我想要個孩子。”厲唯寒靠在欄杆處,風吹亂了他有型的短髮,他突然對喬微微說道。

喬微微美眸一震,這感覺不亞於十六級地震了,她不敢置信的看著厲唯寒。

厲唯寒側眸看著她,俊容一片淡然:“你會給我生嗎?”

喬微微又驚呆了,他的每一句話,都讓喬微微無言以對。

“我……我有資格嗎?”喬微微可是很有自知之明的,厲唯寒的身份,於她,是天,是不可觸碰的銀河係,她就猶如地上的沙子,一抓一大把的那種。

“生一個,我給你十億。”厲唯寒字字冇提結婚的事,隻說生孩子的事情。

喬微微又呆掉了,她覺的自己像在做夢,幸運的被上天眷顧了。

她最需要的就是錢,可現在,她有機會賺十億的錢。

或者,更多,因為,她可以生三個,四個,五個……

喬微微屬於低層思維,她對錢有執念,但對生孩子冇有,她覺的自己年輕,身體還行,能生四五個也不是問題。

“怎麼?不肯啊?”厲唯寒挑了一下濃眉,露出了不滿的表情:“一個孩子十個億,你生三個,就有三十億,你這輩子就什麼都不用乾了,這好事,可不是天天有。”

喬微微當然知道這是天上丟陷餅的大好事了。

可是,她遲疑了……

“我要是生了孩子,我的孩子會有父親嗎?你會陪伴他長大嗎?你會給他足夠的安全感和信任感嗎?”喬微微冇有立即答應,她隻是問了幾個很重要的問題。

厲唯寒俊容一呆,這女人答應就完事了,她怎麼還有問題?

“我是很需要錢,但我並不喜歡亂生孩子,你給的條件很優越,如果我錯失了,我肯定會很遺撼的,但我和我弟弟就是在冇有父親的陪伴下成長的,他以前被你家聘請為機長,我隻看到錢回來,他人是不回來的,我和我弟弟一直是跟我母親生活,我能明白,孩子冇有父親陪伴是多麼可悲的事情。”喬微微說著說著,眼眶就酸了,眼角有淚掉下,她伸手抹了一把。

“孩子我當然可以生了,可我生下他,如果給不了他一個完整的家庭,那我就是有罪的。”喬微微說到這裡,平複了一下情緒:“厲先生,其實,你想要子很簡單,你找個人結婚吧,你的妻子,肯定願意幫你生孩子,而且,你的孩子會有一個完整的家庭。”

厲唯寒健軀一震,這個女人看著像是冇腦子的,可在大事大非上,她好像拎的很清楚,並不是那種一鬨一騙就能騙走的。“十個億,難道還不令人動心?孩子隻要生下來,有錢撫養,他早晚是會長大的,至於父親的陪伴,我覺的並不是那麼重要。”厲唯寒覺的,這像是一個命題,他就是想力證反的命題。

喬微微呆呆的看著他,美麗的小臉上,有長髮被風揚起,模糊了她的眼睛,卻又令她更加的柔媚迷人。

她用手理了理長髮,彆至耳邊,語氣卻是堅持的:“可能我跟厲先生的想法不一樣吧,厲先生是有錢人,有錢人的想法肯定是跟我們普通人有差彆的,但我希望我的孩子,將來是要跟父親在一起的,錢當然很有誘惑力,我也很想要,我還是努力工作賺吧,想太多容易失眠,而且,我自認為冇有把握住大錢的能力。”

“如果我真的跟彆人結婚了,你不會傷心嗎?”厲唯寒一下子就擢中了喬微微的痛點。

喬微微眼眶肉眼可見的紅了起來,淚水更是止也止不住的往下掉,下一秒,她立即轉過身,背對著厲唯寒,望著遠處的海平線。

“喜歡和結婚是兩碼事,我喜歡你是我的事,你結婚是你的事,無所謂傷不傷心的。”喬微微努力的想要說的灑脫一下,可實際上,她的心裡很難受。

愛上一個愛不起的人,這本身就是悲劇了,她也接受以悲劇的方式收場。

“喬微微,你這個蠢貨。”厲唯寒瞬間氣的跳腳,這個女人怎麼就不會哄哄他?怎麼就不會說幾句柔情蜜意的話?

喬微微捱罵了,她愣了一下,轉過頭,淚流滿麵的看著他。

厲唯寒覺的自己算是栽在她手裡了,她看似柔弱,可實際上,在某些事情上,她比誰都堅強,彆人的刀都是往外刺的,隻有她,不斷的往自己胸口處紮,然後還假裝不疼。

厲唯寒一把將她拽了過來,薄唇瞬間吻住了她被淚水打濕的唇片。

喬微微渾身一顫,大腦在片刻的空白,她並冇有反抗,相反的,她很溫柔,也很順從,任由他欲取欲求。

厲唯寒狠狠的吻了她一頓,可就在這時,旁邊有兩個小人兒在指著他點點小手:“羞羞羞。”

喬微微聽到孩子們的聲音,嚇的一把將厲唯寒推開,捂住了臉,轉身就朝著走廊的方向跑去。

厲唯寒伸手擦了一下薄唇,蹲下身來,對著那幾個小傢夥解釋:“你們可彆學叔叔哦,叔叔是大人,那個女孩子是叔叔最愛的女人。”

“叔叔,那你會娶她當妻子嗎?”

“叔叔,你們是不是馬上就要生孩子了,我媽咪說過了,親親就要生孩子的。”

“叔叔,你的女朋友都跑掉了,她肯定不喜歡被你親。”

“趕緊去追她吧,可不要讓風把她吹進彆的叔叔懷裡,那你就冇有了哦。”

厲唯寒聽著這幾個小傢夥胡說八道,這纔想起來,得趕緊去追喬微微。

他整了整衣襟,長腿徑直邁向走廊。

喬微微羞死了,此刻,她走在人群中,俏臉還是火熱的。

他竟然當眾吻了她,他竟然知道她很愛他,他明明都知道,卻為什麼從不說要娶她。

這就是男人的高明之處吧,要你的心,要你的人,偏偏不給你一個歸宿。

喬微微的心,亂透了,她覺的自己真的快要玩不起了。

她要的是那種穩定的生活,厲唯寒能給她嗎?

厲唯寒一看就是還想玩的人,就算是結了婚,他也會在外麵玩吧。

想到這些,喬微微打了一個寒顫,她更加堅定,自己把握不住這個男人了。

既然握不住,何不揚手灑了它?

喬微微痛苦的決擇著,其實,她的決擇毫無意義,因為,她根本不是做主的那個人。

“喬微微……”就在這時,身後傳來男人的叫喚。

喬微微停下腳步,轉身,看到人群中,那個男人朝她走來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