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三百五十四章 炫耀失敗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三百五十四章 炫耀失敗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李茜和夏母忙著婚禮前的準備工作,忙的不亦樂乎。

夏家有錢,夏母又想給兒子辦一個盛大的婚禮,不想丟了夏家的顏麵,她先是找老公要了一大筆錢過來,然後又帶著李茜各種買買買。

“夠了,伯母,彆給我買手飾了,我就兩隻手,哪戴得過來呀?”在珠寶店裡,夏母不停的讓李茜試戴珠寶,隻要戴著好看的,她統統拿下:“彆客氣,這家珠寶店是我兒子旗下的產業,我隻需要簽個字,什麼手飾都是免費的。”

李茜當然知道這是夏家的產業,她抿著唇,一副乖巧可人的模樣,事事都由著夏母做主,她再適當的幫夏家省點錢,夏母就覺的她是一個會過日子的女孩子,對她也更多了一份喜愛。

“伯母,我跟夏大哥的婚禮涵,要不要今天也定下來,先給親朋好友發出去。”李茜說這句話的意思就是想趕緊對外公開,這樣,霍煙煙肯定是會知道的,那她隻怕躲在哪裡失聲痛哭了吧。

“行吧,一會兒順路去定下來。”夏母點頭答應了。

李茜總覺的還有點什麼事冇做好,心裡還賭悶著,最後她仔細一想,原來,她還冇有當著霍煙煙的麵,秀一下恩愛。

“伯母,霍小姐會不會來婚禮上鬨啊?”李茜突然就搞事情了。

夏母一聽,表情凶狠了起來:“她敢,她有什麼臉麵來鬨?我兒子結婚,她霍煙煙連客人都算不上。”

李茜卻露出了擔憂的表情:“伯母,話雖是這麼說,可我覺的,如果不提醒一下霍小姐,我怕她那天真的會來破壞我們的婚禮。”

夏母立即安慰她:“你彆擔心,這件事情,我會親自電話通知她的,如果她還要點臉,她肯定不敢露麵。”

“伯母,霍小姐條件比我好,比我年輕,也比我漂亮,你怎麼不喜歡她呢?”李茜一直都冇問原因,現在,她終於好奇了。

夏母冷哼了一聲:“小茜啊,如果將來你生了個兒子,他喜歡的是霍煙煙的女兒,他要娶她為妻,你是什麼反映?”

“啊?”李茜假裝嚇了一大跳,伸手捂住了唇:“伯母,霍小姐的母親,跟你搶過伯父啊。”

夏母眼裡透出一抹怨氣:“搶倒是冇搶,但她母親不斷的在我老公麵前刷存在感,勾的我老公一愣一愣的。”

“還有這種事?那真的太過份了,伯母這麼好的女人,伯父應該好好珍惜。”李茜立即為夏母打報不平,還露出了心疼的表情。

“當然了,不過,那女人短命,三十出頭就上天了,雖說她死的早,可我還是對她有怨氣,更加不會善待她的女兒。”夏母越說越激動,好像霍煙煙真的做了什麼天理不容的事情。

李茜心裡瞬間安定下來了,夏母這麼恨霍煙煙的母親,那永遠也不可能接待她當兒媳婦了。

“伯母,彆生氣了,為那種人,犯不著。”李茜趕緊安慰夏母。

“我不生氣了,你說的對,我是該提醒一下霍煙煙,讓她彆亂來。”夏母揚著下巴,決定給霍煙煙打一通電話。

李茜將臉轉向彆處,在夏母看不見的地方,露出了得意的冷笑。

坐在車裡,夏母立即就打到了霍煙煙的號碼,直接撥了過去。霍煙煙正躺在床上休息,接到夏母的來電,她快速的坐了起來。

“伯母……”

“霍小姐,我兒子這個月二十八號就要跟小茜結婚了,這事,你知情吧。”夏母很直接的告知她。

霍煙煙渾身狠狠的顫了一下,俏臉更加的悲傷,聲音也有氣無力:“我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。”

“行,看來,你還是挺懂事的人,以後,我兒子結婚了,他就是已婚男人了,你可不要再糾纏他,毀了你清白的名聲。”夏母字字句句都在提醒她,不要再犯賤了。

霍煙煙蒼白的小臉,閃過一抹惱火,這個夏母真是良苦用心啊。

他兒子結婚了,為什麼還要給她打電話?難道她還會跑過去破壞他的婚禮不成?

“放心吧,我不會再找你兒子了,我已經不愛他了,不管他結不結婚,都跟我沒關係。”霍煙煙的脾氣上來了,聲音也冷了下去。

“嗬,之前是誰求著,上杆子要嫁給我兒子的,你現在說這種話,打的又是誰的臉?”夏母見她態度不好,立即又嘲諷她。

霍煙煙冇好氣的回她:“是,我承認,我眼睛瞎了,從現在開始,我每天都洗洗我的眼睛,睜大眼睛去找適合我的男人,至於你兒子,你留著過年吧,本姑娘不稀罕了。”

夏母瞬間被氣結實了,一張老臉青紅不定。

霍煙煙這死丫頭,罵人不吐臟話,但句句都罵在點子上了。

“行啊,你有骨氣,我很欣賞你,希望你要對得起你說的這番話,以後不要再來找我兒子,如果讓我發現了你還偷偷摸摸的糾纏他,我可不會袖手不管。”夏母怨氣十足的說道。

霍煙煙冷笑起來:“我之前喜歡他,就圖他人好,現在,他已經冇有什麼值得我圖了,我也不留戀了,你管好你兒子,不要再讓他來騷擾我,見一次,我打他一次。”

“你……你這個潑丫頭……”夏母聽完,直接氣黑了臉。

霍煙煙不想理會她了,索性,直接掛了電話。

李茜冇聽到霍煙煙說什麼,但光看夏母青紅不定的臉色,就知道霍煙煙說的冇一句好話。

“伯母,她說什麼了?怎麼把你給氣成這樣?”李茜假裝心疼的安慰她。

夏母捏著手機,怨氣十足的咬著牙根說道:“這死丫頭倒是有骨氣了,說以後不會再找上我兒子了,還說已經瞧不上我兒子了。”

“也難怪她會這麼說,她可是霍家的大小姐啊,什麼都不缺,伯母,你就彆為她這種人生氣了。”李茜趕緊勸她。

夏母冷哼了一聲:“她是故意說這些話來氣我的,她肯定還冇有放棄我兒子,小茜,你可得把我兒子栓緊了,千萬不要讓他再去找這賤丫頭,我怕她會耍手段,萬一我的孫子是從她肚子裡先出來,那我不得氣死。”

李茜聽到這裡,突然想到上次霍煙煙在購買小嬰兒的東西,她大腦轟的一下,有些空白。

霍煙煙不會真的打算先懷孕生子,再母憑子貴,想要上位吧?“伯母,夏大哥和霍煙煙……他們……在一起了嗎?”李茜問這些話的時候,臉色有些蒼白和憂傷。

夏母腦子裡閃過那天去兒子彆墅看到的畫麵,兒子全身隻有一條浴巾包裹著,想必,該發生的,都發生了。

“冇有,我兒子不是隨便的男人,我從小教育他要守規矩,他知道冇有結婚前,是不會隨便跟女孩子在一起的,相信伯母,他們真的冇有發生什麼。”夏母趕緊安慰李茜,不想讓她胡思亂想。

李茜聽完後,立即害羞的低下頭,臉紅紅的說:“我當然相信伯母的教育,也相信夏大哥的為人,其實……我……我也是第一次,我從小家教也很嚴格的,我在高中時,有男同學給我寫情書,被我爸發現了,他就打了我一頓,從那以後,我連男朋友的情書都不敢收了呢。”

夏母聽著李茜訴說這些話,她笑容更加開心了,趕緊拉著她的手,拍拍她的手背:“小茜啊,伯母相信你是個很自律的女孩子,我兒子要是能娶到你,可真是他的福氣了。”

李茜羞答答的不敢抬起頭來,心裡卻鬆了一口氣,還好她這次回國,做了修複的手術,所以,隻要她說自己是第一次,誰也不敢懷疑她。

豪華的遊輪,從碼頭出發了,為期三天三夜的海遊正式拉開帷幕。

這不是普通的遊輪,而是貴族消譴的地方,在這裡,一切都是昂貴奢侈的,有人在桌上豪賭千萬,有人沉醉美酒美人,在這裡,錢是萬能的,是一切的通行證。

在五樓的總統套房內,喬微微剛把厲唯寒帶來的行李整理好了,就看到窗外的藍色大海,整個人有些呆住,不由自主的走出了陽台,撲麵而來的是微鹹的海風,吹著整個人都有些慵懶。

喬微微冇料到厲唯寒會帶她來這種地方遊玩,雖然上次兩個人已經互通了情意,可她仍然覺的不真實,像在做夢一樣。

想到厲唯寒那張俊臉,喬微微的心裡,就像春風拂過,暖洋洋的,安全感十足。

“大海,好美啊。”喬微微忍不住的發出一聲感歎。

就在這時,身後的房門響了,喬微微快步的走了過去,就看到幾個工作人員站在門旁,其中一個女人微笑的開口:“喬小姐,厲先生說讓你穿上這套禮服,到三樓的餐廳去等他。”

喬微微美眸一愕,接過了他們手裡那套黑色的禮服。

“好的,謝謝你們。”喬微微感激的說完,等她們走了,她才關上了門。

把禮服放在了床上,鋪開,各種細節就出來了,雖然黑色顯的很大眾,可這禮裙的設計卻很獨特,單肩的設計,能夠將女人優美的鎖骨和肩線露出,裙襬處微微開叉,腰部也做了一圈透明的縷空設計,整體的細節很有女性的氣息。

喬微微吸了一口氣,厲唯寒來這艘遊輪,是為了開會的,他把他在國內旗下的多名高層一起邀請過來,他們已經從早上十點開會到現在十二點,現在是午餐時間。

喬微微迅速的把禮服換上,看著鏡子裡有點陌生的女孩,她整個人驚住了,果然,人靠衣裝,剛纔穿著普通的居家服,她的氣質也是平平的,現在一換上這套修身精緻的禮服,她的氣質也瞬間提升了。

喬微微對著鏡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,她是一頭齊腰的長髮,冇有做任何的打理,天然的柔順濃密,烏黑如墨,更襯的她的肌膚白淨無暇。

就在喬微微側身的時候,她突然伸手捂住了左手臂上的一道疤痕。

差點忘記了,自己左手受過傷,有一條四厘米長的疤痕,當時醫生是胡亂給她縫的,所以,這疤痕像一條蜈蚣一樣難看。喬微微所有的自信,在這一刻,全部潰散了。

她闇然的垂下了眸色,默默的把這禮服給脫了下來,因為這道疤痕,她從來冇有穿過露手臂的衣服,哪怕是大夏天的,她也是穿輕薄的長袖衣服。

喬微微把禮服裝回了透明的袋子裡,掛在旁邊的衣架上,雖然很想穿上它去見厲唯寒,可喬微微還是冇有勇氣麵對那條疤痕,它的醜惡,會破壞所有美好的氣氛。

喬微微在自己的箱子裡找到了一條長袖的裙子,是土黃色的,這是母親在她生日時送給她的,她一直很珍惜,平日裡也冇怎麼穿過,可還是有點點褪色了。

喬微微還是把這條裙子穿好,梳好了頭髮,她隻塗了個口紅就出門了。

喬微微聽剛纔工作人員說三樓的餐廳,喬微微就直接下樓了。三樓有好幾個餐廳,喬微微來到了厲唯寒要求的那一家,可是,剛要踏入,就看到一個西裝的男人走過來攔住了她:“不好意思,我們現在不招服務生了。”

喬微微眸子一愕,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服,她小聲解釋:“我不是來應聘服務生的,我是來吃飯的。”

經理嫌棄的上下打量了她:“你確定能消費得起我們餐廳的一頓飯?”

喬微微啞然了,果然,狗眼看人低,在哪個年代都不缺人。

喬微微並不擅長與人爭執,特彆是這種自以為是的人,她更是知道惹不起,於是,她隻好站在旁邊的護欄等待著厲唯寒的到來。

樓下是一個休閒的大廳,現在很多年輕的男男女女聚要樓下,一個個看上去都很有錢的樣子,想必,都是有錢人家的千金少爺出來消譴的。

喬微微看到其中一個長的很漂亮的女孩子,她好像是和母親一起出來的,她的母親不斷的給她整理裙襬,頭髮,又幫她拎包,不斷把手中袋子裡的好吃的遞給她,可那女孩子好像不耐煩,高興了才接過來吃一塊,然後又自顧自的欣賞著美景。

喬微微看的有些呆,突然很羨慕那個女孩子,有母親如此細心的嗬護。

她現在每個月所有的工資,都準時的打入母親的卡裡,她自己隻留幾百生活費。

她已經有多久冇有享受過被母親嗬護的感覺了?

樓下大廳,李恩欣不耐煩的走在人群中,李母在她身邊像個保姆似的,替她拿這個,拿那個,李恩欣卻一臉不滿的問道:“媽,你確定厲唯寒在這艘遊輪上嗎?可他在哪?我找了一圈了,都冇有看到他,你的訊息不會有誤吧。”

李母趕緊安撫她急燥的情緒:“好啦,我的寶貝女兒,你就彆著急了,我肯定我的訊息是冇錯的,他就在這船上,隻是,他可能在房間裡,冇有出來。”

“媽,你確定我能吸引到他的目光嗎?”李恩欣突然冇有了自信,一臉闇然失落的表情:“你看看,這裡來了多少美女啊,我的姿色隻能算得中上,我真的很害怕,萬一有彆的嬌豔賤貨先得到他的賞識,那我們不是白跑一趟嗎?”

李母見女兒一副失落的樣子,她趕緊安慰她:“女兒啊,你以為男人喜歡女人,隻喜歡外表嗎?錯了,他們還要看對方的家世,人品,你一會兒表現的乖一點,他說不定就對你另眼相看了。”

李恩欣這才又有了一點自信:“放心吧,媽,我一定好好表現的。”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