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三百三十五章 隻對她有反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三百三十五章 隻對她有反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霍薄言真的去了酒吧,要了一個包廂,要了好幾瓶酒,他坐在沙發上,讓張虹把酒打開。

張虹剛讓服務生打開紅酒,男人就直接拎著瓶子,起身,走到旁邊的欄杆處,一邊喝一邊冷眼看著下麵的舞池。

葉熙看到霍薄言這樣喝酒,美眸閃過一抹擔心。

霍薄言剛被人注射了未知的藥味,他就這樣喝酒,會不會對身體不好?

霍薄言眉頭緊擰著,渾身散發出生人勿近的戾氣。

葉熙想靠近,可卻怕又惹惱他。

這個男人完全變成了一隻可怕的猛獸,不再是他溫柔疼人的老公了。

葉熙氣憤的捏緊了拳頭,如果讓她知道是誰乾的。

她一定要讓他償償,碎屍萬段的痛苦。

霍薄言喝了半瓶酒,又拎著酒瓶子回來了,好像喝醉了,俊容脹的通紅。

“我是誰?”霍薄言俊眸迷離的盯著一個方向:“我是誰?”

葉熙想要過去安慰他一句,男人突然長臂一摟,將她整個人摟了過去。

葉熙毫無防備,一頭栽在他懷裡。

張虹和幾個保鏢看見了,都覺的有些害羞。

“走走走……”張虹識趣的把保鏢趕出去,他也麻溜的出去了。

霍薄言低頭打量著葉熙,燈光下,葉熙美的驚人。

由其是她那雙會說話的眼睛,就像一汪碧泉,盪漾光澤。

“是心甘情願跟我的嗎?”霍薄言冇頭冇尾的問她。

葉熙想踹他一腳,孩子都有了,不心甘不情願又還能咋地?

“霍薄言,你喝醉了,先鬆手,你壓到我頭髮了。”葉熙低急的說道。

霍薄言卻並不鬆手,反而將摟的更緊了些:“告訴我,你看上我什麼了?”

葉熙美眸落在他的俊臉上,閃動了幾下:“你這個人。”

“說謊……小騙子。”霍薄方的手指,突然捏住她的下巴,輕罵她:“你看上我的錢了。”

葉熙氣悶的不行:“我自己也有錢。”

霍薄言薄唇突然靠近了她的小嘴:“誰會嫌錢多?你們女人就是貪婪。”

葉熙被他嘲著,還要迎接他的吻,心裡委屈的不行。

霍薄言捏著她的下巴,薄唇在她唇片上放縱著。

“啊……疼。”葉熙發現,他吻著吻著,就咬了她一下。

霍薄言陰陰的說:“這是懲罰你拿針紮我。”

葉熙眨了眨眼睛,美眸湧起一片淚霧,她還以為他不記得了,冇想到,他還記著這筆帳呢。

霍薄言好似吻夠了,鬆開了她:“會跳舞嗎?”

葉熙愕了一下,隨嘴答道:“不會,冇跳過。”

“張虹……”霍薄言突然低吼一句,張虹嚇的趕緊推門進來。

“找幾個會跳舞的女人過來活躍一下氣氛。”霍薄言開口要求。

張虹表情一呆,看向葉熙。

葉熙俏臉已經很不滿意了,當她是個擺設嗎?

霍薄言失憶了,怎麼變成花花公子了?

“怎麼?我說的話,你不聽是嗎?”霍薄言用眼神,給張虹施壓。

“好的,霍總,請稍等。”張虹雖然無奈,但還是下去辦事了。

葉熙氣的捏緊了拳頭,真想爆揍他一頓,還敢當著她的麵,看彆的女人?

一會兒要是忍不住擢瞎他的眼睛,她可不負責任。

不一會兒,就有三個美女進來了,一個個穿著超短裙。

妝容豔麗,身段曼妙,一看就是風月場的老手。

她們以為要服務的是又老又醜的男人,冇想到竟然是一個長的天神般的年輕俊美男人,所有女人表情都驚喜不己。

葉熙看著這三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子,頭又開始疼了。

張虹讓她們跳幾個擅長的舞,三個女孩子立即來了一段頸爆的摸身舞,葉熙看的尷尬症要犯了,問題是這三個女孩跳就跳,眼神可是一刻也冇有離開過霍薄言,那帶著挑逗和暗示的意味,真是想讓葉熙紮她們幾針。

霍薄言麵無表情的看著,若有所思。

葉熙偷看了一眼他的表情,見他一眨不眨的盯著那三個女孩子,醋火騰的一下,就在她心裡燃燒起來。

“先生……還想看我們跳嗎?”

“滿不滿意?”

“我們還有彆的絕招哦。”

三個女孩子一曲舞畢,見霍薄言並冇有給她們讚賞,依舊是冷漠臉,她們賣力的上前推銷著自己。

“滾吧。”霍薄言給了她們兩個字。

三個女孩子的表情瞬間暗淡了下去,不明白她們哪裡做錯了。葉熙一愣。

張虹趕緊對三個女孩子擺手,讓她們趕緊離開,他也轉身出去。

三個女孩子離開後,霍薄言側過頭看著葉熙:“看著她們,我的身體冇什麼反映,我是不是不行了?”

葉熙:“……”

“我們試試。”霍薄言突然將她一拽,葉熙瞬間被他壓在沙發上。

“霍薄言,麻煩你看一下場合。”葉熙立即伸手推著他。

“彆動。”霍薄言壓製著情緒,低斥。

葉熙便不動了,他突然附身而下,冇有吻她的唇,卻是將臉埋在她的頸窩處,悶聲問她:“你身上是什麼香,我怎麼覺的有點熟悉?”

葉熙美眸一呆,驚喜的推開了他:“你回想起什麼了嗎?”

“冇有。”霍薄言不滿她推他,他繼續埋了下去,貪婪的吸著她獨有的清香氣息:“淡淡的藥香味。”

葉熙不敢亂動,因為……她能明顯感覺到男人的身體有了不一樣的反映。

“為什麼我隻對你有反映?”霍薄言已經試探出來了,他的身體,好像隻對她敬禮。

葉熙也很驚愕,眨了眨眼睛:“怎麼會這樣?”

“你是醫生?是不是你對我動了什麼手腳?”霍薄言十分惱怒的質問她。

葉熙實在是生氣了,霍薄言就算失憶了,也不能這樣冤枉人啊。

“我冇有。”葉熙反駁。

“那為什麼我隻對你有用?”霍薄言也很生氣。

“那就要問你自己了,你以前很愛我,你的身體習慣我。”葉熙立即解釋道。

霍薄言幽眸一僵,緊緊的鎖著她:“我很愛你?可為什麼我什麼都記不起來了?”

葉熙突然伸手緊緊的抱住了他,美眸沁出一抹淚珠:“霍薄言,你這個混蛋,你說過要照顧我一輩子的,你怎麼能把我忘了?”

霍薄言聽著懷裡女人的哭訴,他又是一呆。

“我不管,就算你失憶了,你也不能離開我。”葉熙霸道的抱緊了他。

霍薄言眉宇攏緊,低斥:“你哭夠了冇有?”

葉熙抬起滿是淚水的眸子,委屈又傷心的看著他:“沒關係的,就算失憶了,我們可以重新開始。”

霍薄言的心臟,突然狂跳了幾下,垂眸看著女人梨花帶淚的模樣,他竟……生出心疼感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