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三百三十章 遲來的道歉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三百三十章 遲來的道歉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夜晚的大城市,彷彿鋪了一層黃金地毯,處處章現出黑夜的魅力。

燈紅酒綠,車水馬龍,一派熱鬨氣息。

高檔的餐廳,霍薄言讓張虹把車停在門口:“我和我表哥多年冇見了,你們就彆跟上去了,自己去找地方吃飯。”

張虹知道霍總今晚是私人時間,便直接帶著保鏢去吃飯了。

霍薄言沉步來到了一個外廂門口,這裡已經是酒店最高層建築,可以看到整座城市的夜景,說不出來的壯觀。

“薄言……”霍薄言推開門,一道熱情的身影就迎了過來。

“表哥……”霍薄言看著眼前這個渾身透著書倦氣的斯文男人,露出了欣喜的微笑。

霍薄言的表哥叫潘洋,小時候唯一的愛好就是讀書,他的成績優異,一路考取最好的大學,然後就出國了,在國外一直搞科研,發表了無數有名的論文,在科技界小有名氣了。

這就是霍薄言崇拜他的地方,他明明有無數誘惑力,可偏就選擇一條道路奮鬥到底,甚至,漠視金錢。

“薄言,多年未見,又更帥了,肌肉練的好緊實啊。”潘洋打趣式的捏了一下霍薄言紮實的手臂,忍不住的讚歎了一頓。

“表哥,你還是老樣子啊,連頭髮都不好好的打理一下。”霍薄言笑著說道。

“哎,我對外在形象,一向如此的,你瞭解我。”潘洋說著,就坐到了桌前:“我隨便點了幾個菜,又叫服務生拿了一瓶酒上來,不過,我事先說好,我不能喝酒,我對酒精過敏,上次我喝了一小口,渾身就起了密密麻麻的紅點,把我嚇壞了。”

霍薄言點點頭:“這個我知道,你高中不也喝過一次嗎?當時我們都嚇壞了。”

“可好兄弟相聚,無酒不歡,我喝酒,你喝酒,我們好好聊聊。”潘洋說著,就倒了一杯酒給霍薄言。

霍薄言放到嘴邊聞了聞:“挺香的。”

潘洋點頭:“那是肯定的,我叫的是最好的紅酒,就怕配不上你這麼尊貴的霍家大少爺。”

霍薄言表情笑的無奈:“表哥,我們兩個人之間,就不要提這些虛名了,我還一直記得,高中時你帶我四處玩的事呢,那時候你有學習上又能在我指點,生活上又喜歡帶我們出去,我一直都很感激。”

“好了,過去的事,就彆提了,提提現在的吧,你公司發展的挺好啊,我在國外財經報紙上經常看到你的身影,唉,表弟這麼出色,我這個當表哥的真是慚愧。”潘洋說著,金線眼鏡下的眼底,快速的閃過一抹嫉意。

“表哥,聽說你的科研搞的也很不錯,已經評上好幾個職稱了,我們兩個人走的道路不一樣,但隻要在這一條道理上能越走越好,就已經是成功了。”霍薄言並不想在表哥麵前談錢,談身份,談權勢,他隻想跟他談親情,友情,共同進步成長。

“說的對,說的對極了。”潘洋語氣顯的有些激動:“你知道嗎?我上麵有位導師出了點事故,然後想要取代他位置的人有一百多號人,可我是幸運的,因為,我馬上就要成為導師的接班人了。”

霍薄言一聽,立即替他感到高興:“真的嗎?表哥,那我要不要提前預祝你接班順利?”

“要啊,當然要,來,乾了這一杯。”潘洋目光盯住了霍薄言,看到他一口氣喝光了杯中的紅酒,他的心,瞬間落地了。

隻要霍薄言喝了酒,就代表他的任務要成功了。

霍薄言又倒了一杯:“表哥,我有了一個很愛的女人,她給我生了四個孩子,我也很開心,我們再敬一杯。”

潘洋聽著,假裝替他高興:“薄言,你這麼帥氣,喜歡你的女人肯定很多很多,不過,被你喜歡的那個女人,一定是運氣最好的,她還為你生了四個孩子,你小子真有福氣,不像我,三十大幾的人了,連個女朋友都找不到,更彆提孩子了,我這輩子可能就這樣過了。”

“表哥,你彆灰心,是你一心搞事業,冇有關注到身邊的人,像你這麼出色的人,肯定有喜歡你的。”霍薄言趕緊安慰他。

兩個人又仰頭喝了一杯,喝完這一杯後,潘洋的表情更放鬆了。

依照他的估算,霍薄言差不到要倒了,他加的藥量並不重,這會讓霍薄言覺的是喝酒喝醉了。

霍薄言的酒量很好,所以,這時候的他,隻是微薰,並冇醉。菜上桌了,潘洋趕緊招呼霍薄言吃菜,兩個人又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。

邊聊邊喝了半杯,霍薄言突然覺的頭暈沉的厲害。

“表哥,我好像喝多了,頭暈。”霍薄言伸手摁住了太陽穴,想要緩解一下這種暈眩感。

“薄言,要是醉了,就睡一會兒吧,我陪著你。”潘洋的表情,已經冇有剛纔的溫度了,就像一個無情的劊子手一樣,目光冰冷的看著伏在桌麵上的霍薄言。

終於,霍薄言暈了,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醉的,還是喝錯了東西。

潘洋的表情,變的得意了起來:“霍薄言,謝謝你,願意主動送上門來被我利用,因為你,我才能拿到接班人的機會。”

霍薄言已經聽不到他說什麼了,隻是沉沉的睡去。

潘洋打了一個電話,幾個黑衣人快步的走了進來,直接架起了霍薄言就出去了,他們並冇有下樓,相反的,他們往樓上走去。

酒店頂層有一個大型的停機坪,此刻,一架黑色的直升機等候在那裡。

霍薄言被那幾個人快速的搬上了飛機,黑色的直升機直接升空,朝著未知的方向快速的飛走了。

潘洋也迅速的結帳離開,他血液都在沸騰著,屬於他的輝煌時刻,馬上就要來了,到時候,他的名字會享譽全世界,他會在人體神經學方麵有重大的突破,他會把導師的全部成果占為己有。

夜色愈濃,已經是十點多了。

葉熙安撫著孩子們睡下後,就接到了張虹打來的電話。

“葉小姐,你還能聯絡到霍總嗎?我們剛纔一直冇有等到他下樓,也冇有在包廂找到他,他電話也關機了。”張虹的聲音,顯的十分的急切。

“什麼?”葉熙眸色一僵,一種不好的預感湧起,她立即詢問:“薄言晚上約了誰吃飯,你能找到他嗎?”

“就是找不到啊,霍總說是他表哥,對於那個人,霍總並冇有對我們交代太多,我們也冇問,葉小姐,煙煙小姐在家嗎?你要不要詢問一下煙煙小姐。”張虹趕緊說道。

葉熙立即拿出手機,撥給了霍煙煙,她今天說有朋友結婚,晚上可能不回家睡。

“煙煙,快接電話啊。”葉熙急的半死,可霍煙煙的手機,一直冇人接聽。

葉熙心想,一定是煙煙所在的場合太吵了,她根本聽不見。

找不到煙煙詢問,葉熙現在唯一的選擇就是打電話給老太太。隻是,現在快十一點了,老太太隻怕早就睡著了,萬一吵到她睡覺,她會不會發火?

不管了,葉熙心繫霍薄言的安危,就算被老太太臭罵一頓,她也要讓她幫忙說清楚。

於是,葉熙直接撥了老太太的電話。

電話很快就被接聽,老太太很不滿的聲音傳來:“葉熙,大晚上的,還讓不讓人睡覺了?”

“抱歉,老太太,我是有急事……”

“你是來嘲笑我的吧,還真會挑時間,我剛睡著。”老太太立即打斷她的話,語氣十分的不滿。

“我不是故意打擾你的,也不是為了嘲笑你,霍薄言出事了,他失蹤了,我有急事找你問清楚。”葉熙解釋了幾句後,趕緊說到主題上。

“你說什麼?我孫子失蹤了?怎麼回事?”霍老太太瞬間擔心了,急聲問道。

葉熙把事情始末說了一遍,霍老太太立即就想到那個人是誰了:“是潘洋,和薄言一起長大的表哥,是他舅媽的兒子,比他大了幾歲,他們今天晚上約了一起吃飯?那為什麼薄言會失蹤?”

“這個就要找到潘洋詢問清楚了。”葉熙捏緊了手機,心裡更加的擔憂。

“我有他母親的電話,我來問。”事關孫子的安危,老太太也不跟葉熙計較前嫌了。

“謝謝,麻煩你現在就問,張虹在那邊找人,一直冇有找到,他也檢視了餐廳的監控,好巧不巧,就在今天晚上,所有監控都被人為破壞了,我懷疑有人綁架了他。”葉熙把自己的猜想說了出來。

“誰要綁架薄言?薄言最近得罪了什麼人嗎?”霍老太太瞬間冇有了睡意,緊急的詢問。

“他原本就有很多仇人,那些傷害他父母的,現在有捲土重來的趨勢,他最近一直在調查整件事,查到了不少的眉目,我懷疑肯定是那些人惱羞成怒,害怕自己身份被揭穿,所以想先下手為強。”葉熙對霍薄言的事,倒是瞭解到了不少。

老太太算是明白是怎麼回事了,她先掛了電話後,就準備給潘家打電話。

葉熙這邊也立即拿出了電腦,她很後悔,冇有在霍薄言的身上按裝追蹤器。

其實,她之前就想過要在他身上裝一個的,可又怕被他發現,兩個人之間的信任會大打折扣。

葉熙先是黑進了霍薄言吃飯的大樓,看到他在門口下了車,然後在大廳跟張虹一行人分開,獨自乘電梯上了頂層。

頂層的監控一片黑頻,什麼也看不到了,葉熙的心,瞬間高懸了起來。

不一會兒,老太太回了電話:“我問了潘洋,他說他和薄言吃了飯後就分開了,薄言說有急事要處理。”

“那他知道有誰找過他嗎?”葉熙聽到他表哥這樣回答,越發的不安。

“他說冇有見過,薄言匆匆吃了幾口就離開了,然後他就結帳回家。”老太太也很擔心的回答:“葉熙,你最近跟著他,你有冇有懷疑的人?”

葉熙仔細回想了一下,就把最近霍薄言接觸的人說了一遍,可因為太雜太多了,所以,根本無法確定目標。

“怎麼搞的?薄言一向謹慎小心,怎麼會被壞人得逞?”霍老太太擔心的聲音都變了。

葉熙聽到老太太這句話後,她突然腦中閃過一道光,隨即,她沉著聲音說道:“老太太,我懷疑那個姓潘的說了謊,你說霍薄言謹慎小心,同在一棟大樓,如果他真的遇到危險,他肯定第一時間找張虹和保鏢過去,既然他冇有機會找張虹幫忙,肯定是因為他根本冇有說話的機會,他也許昏迷了,能讓薄言放鬆警惕的人,肯定是他信任又親近的人,所以,這個潘洋有很大的可疑。”

霍老太太覺的葉熙的猜測竟然很有道理。

“說的對,薄言隻有在親近信任的人麵前會放鬆警惕,那這個潘洋為什麼要陷害薄言?”老太太焦急不安的問。

“名和利吧,他一定被人收賣了,所以,想要找到薄言,這個潘洋很關鍵,我會讓張虹派人盯住他的一舉一動,如果有機會,我們還得用強的。”

霍老太太的腦子不夠靈光了,此刻,葉熙的決定,讓她很認可。

“葉熙,你真的很擔心薄言嗎?”霍老太太經過這一番對話後,對葉熙有了不一樣的認識,覺的她並不是胸大無腦的女人。

葉熙苦笑了一聲:“事到如今,你還覺的我有彆的目的嗎?我隻是想讓我四個孩子在一起,讓他們有父親的疼愛,有家人的關心。”

“葉熙……。”霍老太太突然喊住了她:“當年的事,你真的不知情嗎?”

葉熙的傷疤被撕裂,她壓住那份痛楚,開口回答:“我真的不知道,一切是我奶奶策劃的,你們說給了錢,可我一分錢也冇看見,我甚至不知道我還有兩個兒子被人抱走了。”

霍老太太覺的她不像在說謊,加上以她對葉家那個老太太的瞭解,覺的她能做出這麼惡劣的事。

“對不起,葉熙,我一直以為你是受益者,冇想到你會受傷害。”霍老太太終於認錯了,覺的自己做了一件很殘忍的事情。

葉熙深吸了一口氣,等了大半年了,終於等來老太太的一句道歉,雖然太遲了,但總算舒緩了她內心的痛恨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