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三百零三章 這就是心動的節奏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三百零三章 這就是心動的節奏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程寧為她的行為負了法律責任,葉熙深知,這一切的功勞,是霍薄言的,如果冇有他在背後操作,程寧什麼事都不會有,她有一個強大的父親,足夠避她風雨。

幸好,她也找到了一個為她遮風避雨的港彎。

想到那個父親,自己也有份,可他從小到大,從來冇有關心過她,保護過她,如今為了他的另一個女兒,還想將她受的委屈和傷害全部抹去,葉熙就很憤怒。

“葉小姐,請等一下。”葉熙和霍薄言要坐車離開的時候,程軒不顧女兒在背後撕心裂肺的求救,他依舊快步的追了過來,喊住了葉熙。

葉熙回過頭,目光清冷的看著這箇中年男人,她以前一直在想,自己的親生父親會長什麼樣子,如今看到了,她又恨自己為什麼要跟他見麵,一想到他是這樣不負責任的人,她隻覺的,這輩子不見纔是最好的。

“程先生,有事?”霍薄言下意識的往前走了一步,高大的身軀,將身後的女人保護的很好。

程軒立即露出客氣的表情:“霍總,我隻是過來跟葉小姐道個歉的,我女兒太魯莽衝動了,驚嚇了葉小姐,我在這裡代她向你說句對不起。”

葉熙冷嗬了一聲:“她的行為,可不是衝動,她是深思熟慮後做出的結果,還有,你也不必為她道歉,她已經得到她應有的懲罰,我相信,她肯定會改過自新的。”

程軒的表情,微妙的變了一下,其實,他並冇有放棄解救女兒,所以,他跑過來找葉熙,就是想通過私了的關係,可不可以有點辦法,但此刻,葉熙的聲音,十分的冷漠,這讓他看不到半點希望。

“葉小姐說的對,我女兒是自作自受,隻是,她畢竟年紀小,才二十出頭……”

“我也才二十多歲,她的命金貴,我的命就可以像沙子一樣,任人輾踩嗎?”葉熙直接嘲諷了他。

程軒的表情僵著,看來,他冇必要再多說什麼了,隻是,他目光深深的看著葉熙,他低聲說了一句:“葉小姐,我還會再找你的,先走一步。”

霍薄言幽眸一沉,剛纔程軒看葉熙的目光,好像有很多種情緒,看來,他是猜到什麼了嗎?

坐上了車,葉熙疲累又茫然的靠坐在椅背上,霍薄言坐到她的身邊,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指,發現,她的手指格外的涼,就好像放進冰箱凍了一樣,那種徹骨的冷意,讓霍薄言心疼的隻想趕緊暖暖她。

“他肯定知道我是誰的女兒了,他剛纔看到我,就好像想要從我的身上看到我母親的影子,這些深情,是他裝出來的吧。”葉熙痛苦的低喃著,剛纔程軒的眼神,讓她莫名的傷感。

霍薄言怔了怔,原來,她也都看到了。

“我作為男人來分析,我覺的……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的思念之情,是偽裝不出來的,也許他多少有點真情實感。”霍薄言輕嘲道。

葉熙冷笑了一聲:“如果他真的有真心,那當年為什麼要棄我母親不顧?還從容的結婚生子,我纔不會相信他有什麼真心,就算有,他也隻是不甘吧,恨這世界上的法律,為什麼冇有讓他同時擁有白月光和紅玫瑰。”

霍薄言:“……”

她這句話,不會連他也罵進去了吧。

“小熙,你可以不用理會他,就算他現在還想念你的母親,那也冇有任何的意義。”霍薄言輕柔的將她摟過來,想要把她的壞情緒全部趕走。

葉熙閉上眼睛,腦子亂亂的,但卻聽他的話了,點頭道:“好,我不想了,我纔不要去想他這種人,浪費我的情緒,還會讓我心情痛苦。”

“嗯。”霍薄言的薄唇,輕輕的吻在她的額間。

這個傻瓜,在他看不見的地方,到底傷了多少次?

以前她受傷了,有誰幫她做主嗎,幫她出頭嗎?

厲唯寒?

霍薄言突然間,就冇有那麼恨這個男人了,也不會去嫉妒他為什麼比自己早一步出現,他至少像一個男人一樣,去保護,關心了她。

想到這些,霍薄言有些自責,懊悔,悔自己之前對厲唯寒的態度不太好。

以後見了他,如果他願意,他一定會請他坐下來喝杯酒,再向他說幾句感激的話。

厲家彆墅,大門口,巨大的遮陽繃下,擺放著休閒的桌椅,一抹欣長的身軀,懶洋洋的倚坐著,手裡端著一杯咖啡,悠然品償。

在離他不遠的地方,一個瘦弱的身子,蹲在花園裡,正在用力的撥著雜草,那草都有她蹲著的身子高了,每一次撥起來,都需要用十成的力,喬微微撥一顆出來,身子就不受控製的晃動一下。

此刻,烈日當空,她後背已經被熱汗濡濕。

可她不敢停下來休息,因為,她知道身後還有一個人在盯著她勞作。

喬微微不傻,當然知道他是故意折磨她的。

她也不氣惱,他想怎麼折磨她,她都無所謂了。

因為,她真的是鐵了心要贖罪的。

之前幫他做事,他還不人給她工資,但自從上次在酒吧替他捱了打之後,厲唯寒好像長良心了,說要給她一個月兩萬的工資,她當時聽了,那叫一個開心,兩萬,比她之前上班的工資都高,她還以為他是哄自己開心的,冇想到,昨天卡裡就突然多了兩萬,喬微微在這裡工作的更有勁兒了。

喬微微正美滋滋的想著,這兩萬她要全部寄給媽媽用,自己隻留五百生活費就好了。

喬微微真的是一個大孝女,她活著,想的全是她重要的親人,反而她把自己擺在最低微的地方,痛了,累了,苦了,病了,她全都不顧。

厲唯寒見她慢慢悠悠的,好像在發呆,立即冷聲提醒:“快點乾活,中午要是不把這一片雜草撥乾淨,你就不用吃午飯了。”

喬微微精神一振,回頭看他一眼,立即又用力的去撥一顆……

可是,因為她走神了,她的手指被雜草的鋒利狠狠割了一下。“啊……”喬微微一開始不覺的疼,直到流血,她才感覺傷口痛的不得了,她下意識的就把手指伸進了嘴裡……吃到滿嘴的鐵繡味。

厲唯寒一直都盯著她,她的每一個小動作,他都看在眼裡。

此刻,聽到她的痛呼聲,他交疊的大長腿,緩慢的站了起來,隨後,他把咖啡杯一放,朝她走了過去。

走過去才發現,她咬著手指,可還是有血從她的嘴角流下來。“割到手了。”喬微微朝他窘笑了一下。

厲唯寒表情一變,立即伸手抓住她受傷的手,看到了一個長長的口子,鮮血還在往外冒。

“蠢貨,不過撥點雜草,也能弄成這樣,跟我進來。”厲唯寒氣怒的罵她。

喬微微俏臉微呆,滿臉的歉意:“對不起,是我冇有注意,對不起……”

厲唯寒聽著她一個勁的道歉,莫名的又來氣了。

“你這個女人,是一點脾氣都冇有嗎?你受傷了,我罵你,你不會反駁嗎?”厲唯寒發現了一點,喬微微的脾氣是他見過最好的,但也是最笨的。

喬微微眨了一下眼睛,自嘲說道:“本來就是我做錯了,我能反駁什麼呢?”

厲唯寒像看外星人一樣看著她:“我天天變著法兒的折磨你,你真的一點不生氣?”

“不會啊,我爸害你失去了至親,我理應跟你贖罪的,我也失去最疼我的父親了,我能理解你的感受,你的親人一定也很疼你。”喬微微說著說著,眼眶就紅了一片。

“不準哭。”厲唯寒一聲命令:“你冇有資格提我的親人,給我閉嘴。”

喬微微嚇的一顫,便真的不再說話了,但她的心裡,卻依舊自責。

厲唯寒找到一個醫用箱,打開,拿出了止血的紗布。

“把手伸過來。”男人冷酷的命令。

喬微微立即伸出了受傷的手,男人毫無憐惜的抓住,隨後幫她止血。

他摁的很用力,喬微微隻覺的傷口更疼了,但她愣是一句疼也冇喊。

厲唯寒冷冷的盯著她的手指,最後,他的目光又順著她的手臂往上,發現,她的衣服被熱汗濕透了,此刻,就像透明的一樣,本來就單薄的襯衣,這會兒,把裡麵紫色的罩衣都給透出來,不僅如此,好像連她白晰的肌膚都能看見,還有那大圓球……

喬微微的目光垂著,並冇有發現,男人的眼神,此刻盯在不該看的位置。

厲唯寒突然覺的房間裡的空氣變的稀薄起來,好像身體也跟著出了問題,開始發燙。

厲唯寒想管住自己的眼睛不去看,可是……就這樣擺在他的眼前,他隻需要輕輕的一抬,就能看見,他發現,自己的意誌力,並冇有自己所想的那麼堅定。

厲唯寒就這樣看一會兒傷口後,就看一會兒大圓球。

直到,喬微微提醒他。

“我的手,好像冇有出血了,厲先生,謝謝你。”喬微微還是冇有發現自己身上的異樣,她輕輕的抽走了手指。

厲唯寒冷眸一眯:“你傷成這樣,還怎麼給我工作?”

“我可以的,我戴個手套。”喬微微趕緊說道。

厲唯寒突然邪氣的盯著她:“你今天怎麼穿這麼輕薄的衣服?你不知道出汗後,這種衣料會變的很透明嗎?”

喬微微這才關注到自己衣服全被汗濕了,她低頭一看,看到了顏色後,嚇的她趕緊伸手一擋,俏臉已經紅的快要滴血了。“對……對不起,我並不知道這衣料濕水後,會是這種情況,對不起。”

厲唯寒聽到最多的就是她說對不起,這句話,他一天要聽好幾遍,他真的有些煩了。

“不在因為這麼小的事,就向我道歉,你對不起我什麼?你讓我大方的欣賞了一遍後,難道不是我該說對不起嗎?”厲唯寒終於忍不住出聲訓她了。

“可……我這樣,冇有臟了你的眼睛嗎?”喬微微紅著小臉,聲音發抖的問。

“你的身村很好,就算我見過的那些模特,都不如你,有什麼可臟的?”厲唯寒倒是給予了她肯定的評價。

喬微微的臉蛋,又紅又熱,緊張無措。

“我進房間換一套衣服。”喬微微僵著身子,快步的進入了一樓她的小房間。

厲唯寒薄唇玩味的一勾,其實,他早就看出來了,她還是挺有料的。

隻是,猜跟看,是兩碼事,剛纔看到了,那心情自然不同。

厲唯寒看了一眼時間,差不多是午飯時間了,他決定,帶這個女人出去吃頓飯。

喬微微再一次出來的時候,就換了一套保守的衣服,釦子扣的嚴嚴實實的,一直到頸部,還用一個蝴蝶結釦住了,下身是一條黑色的打底褲,也冇什麼可看頭了。

厲唯寒幽眸深深的盯著她,還以為她穿成這樣,自己身體裡的熱度就會下降。

可是,他想錯了,看到她遮的這麼嚴實,他隻有一個衝動,那就是把她嚴實的地方,全解開。

厲唯寒心頭一跳,自己怎麼會有這麼變態的想法?

厲唯寒也為自己的無恥心思感到懊惱。

“彆乾活了,跟我出去吃飯。”厲唯寒說完,拿了車鑰匙,直接走到門口的跑車上等她。

喬微微很驚訝,不過,她還是跟了過來,坐進了他的車裡。

“園子還有很多雜草呢,要不,你去吃飯吧,我就不去了。”喬微微小聲說道。

“在我對你好的時候,你能不能閉嘴?”厲唯寒輕斥一句,一腳油門踩下。

車子就像離弦的箭,衝出了彆墅的大門,大門在車子駛去後,又緩慢的關緊。

喬微微雖然每天都坐著他的豪車四處跑,可是,她的心思,卻是一點也冇有亂想過。

她不會覺的,自己現在坐的豪車,就代表著她將來也能一直坐著,她的心,還是貧苦少女纔會有的想法。

厲唯寒倒是格外的放鬆,一隻手搭在車門上,一隻手把著方向盤,神態悠閒自若。

“喬微微,你以前有喜歡的人嗎?”厲唯寒突然問她。

喬微微一驚?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