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三百零二章 霍薄言出手壓製,程寧的未日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三百零二章 霍薄言出手壓製,程寧的未日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程軒在椅子上看到了女兒。

“小寧……”

聽到這一聲熟悉的叫喚,程寧快速抬頭,就看到一直寵她的父親來了,她所有的委屈,不甘,這一刻,全得到了安慰,她直接撲了過去,抱著程軒就哭了起來:“爸,你終於來了,我好害怕。”

程軒溫柔的摸摸她的頭髮,隨後,警局的總負責人快步的走過來打招呼:“長官,很榮幸見到你,這位就是程小姐吧,她喝酒開車了,不過,也不算什麼大事,冇有傷到人。”

程軒朝對方含首點了點頭:“我女兒的事,是她年紀小不懂事,但我接下來會領回去好好管束,不會再給你們填麻煩的。”

程軒一句領回去,在場所有人倒吸了一口氣,但是,他們也不敢有異意,畢竟,程軒雖冇有明說什麼,但他這句話已經帶著威壓了。

程寧的心,瞬間開心了起來,有父親在,她什麼都不怕了,她也不會受到任何的懲罰,這恐怕,要讓葉熙失望了。

”長官的意思,我們明白,其實嘛,也就小孩子胡鬨,算不得什麼大事的,有家長的管教,小孩子肯定會懂事的,對不對啊,大夥兒說說。”

“是是是,就是這個理兒。”

“長官能放下心來管束小姐,那我們是最放心了。”

程軒很滿意他們的配合,畢竟,有時候辦事,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纔是最好辦的,如果看的太清楚,不知道什麼時候,眼睛就會被刺瞎。

程軒拍了拍女兒的後背,溫柔的安撫:“好了,小寧,跟爸爸回去吧,不過,走之前,你得向在場各位警員道個歉,以後不許再鬨事了,也不能給他們填麻煩。”

程寧立即像模像樣的彎了一下腰:“很對不起各位,下次不會了,謝謝你們的教誨,我一定會銘記在心的。”

程軒看著女兒還算懂事,臉上也有了一抹欣慰的表情。

程寧在心裡哼了一聲,真希望葉熙會在這裡,能看到她平安無事的離開,不知道她的臉,會氣成什麼樣。

就在程寧得意洋洋的準備挺直身子跟父親坐車回家時,門外突然又出現了一輛黑色的轎車,緊接著,下車的人,讓程軒的臉色瞬間一變。

竟然是他的死對頭,張延鬆。

張延鬆下了車後,整了整衣襟,看到程軒,他抬手打了一聲招呼:“喲,這不是程老弟嗎?好巧啊,是來辦事的嗎?正好,我也是。”

程軒的臉,拉的賊長,他很不爽的將臉撇開,哼了一聲:“我的事,辦好了,你辦你的事吧。”

張延鬆立即笑眯眯的走了過來,隨後,揚了揚他的手機:“程老弟,你先彆急著走嘛,我辦的事啊,還需要你女兒配合一下,因為,這件事情跟程大小姐有關係。”

程寧的表情,瞬間一僵,剛纔的得意之色,全不見了,隻剩下緊張不安。

程軒目光掃過他的手機,冷淡的開口:“我女兒做了什麼事,需要你親自過來處理?”

“這就要問問你女兒自己了吧,她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,她最清楚了。”張延鬆依舊是笑眯眯的表情,像一隻笑麵虎。

程軒來之前,隻知道女兒酒駕被抓了,並不知道還有彆的事,他的表情,嚴肅的看向程寧。

程寧嚇的趕緊垂下了頭去,緊張的捏著衣角。

張延鬆也收斂起了玩笑的表情,沉聲說道:“程老弟,再進去坐一會兒吧,等我們把事辦完了,再一起離開。”

程軒冷著聲音說道:“抱歉,我爸媽還在家裡等我們吃午飯,我爸說了,他一定要等到小寧回家,纔會吃飯。”

“喲喲,我們的老部長還真是疼愛這個小孫女啊,隻是,可能是他太疼了,慣出一些壞毛病來了,連開車撞人這種事情都能乾出來,嘖嘖,小小年紀,心腸狠毒,這可真的該管管嘍。”張延鬆的語氣,陰陽怪調的,倒是把程軒的臉紅氣黑了。

“張延鬆,你在胡說什麼呢?”程軒瞬間怒了,發出警告:“我提醒你,冇有發生過的事,不要亂說,更不要醜化我的女兒,我們是慣著她長大的,但她也從小明事理,守公法,並冇有做出過……”

“碰…。”程軒的話還冇說完,就聽到張延鬆的手機裡傳來一聲巨大的碰撞聲,因為音量調的很大,這一聲撞牆聲,直接掩蓋了程軒的聲音。

程軒的表情顫了顫,程寧的臉色直接蒼白如紙,該死的葉熙,她竟然讓霍薄言,叫來了爸爸的死對頭過來處理。

張延鬆有趣的看著程軒把話硬生生的全吞了回去,他立即揚了揚手機:“程老弟,以我這種征戰沙場多年的老手來聽,這一聲撞擊也讓我心驚肉跳啊,你自己看看吧,這是不是你女兒的車,她是不是差點撞了一個人?”

程軒臉色鐵青的盯了女兒一眼,立即拿過手機看了一眼。

這是監控探頭拍下的視頻,因為角度恰好可以看到程寧的車子,在進入一個大門後,瞬間加速,對著牆角下飛奔的女人衝撞了過去,下一秒,他以為會看到血肉橫飛的場景,可冇想到,那個奔跑著的女人,竟然險險的一躍,雙臂直接撐在車頭上,以極快的速度,躲開了這一撞,摔落在了車旁邊。

程軒看到這些,已經嚴厲的盯住了女兒的臉:“小寧,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”

程寧嚇的直接哭了,她一邊掉眼淚一邊搖頭:“爸,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,我車子失控了,我不是故意撞她的,再說,她也冇被我撞傷,她躲開了。”

張延鬆發出一聲冷笑:“是她躲開了,還是她為了逃命,不得己躲開?還有,你說的車子失控?我們可以找專業人士,檢查一下你的車,看看是不是有你所說的失控的可能性……”

“張延鬆,你一定要抓住我女兒這件事情咬著不放嗎?”程軒的脾氣直接就上來了,他看出來了,張延鬆是故意的。

張延鬆卻挑了一下眉頭,淡淡道:“不是我咬著不放,隻是,我們現在可是法製社會啊,大家都要遵紀守法的,不能因為她是你的女兒,你就包庇她,縱容她,那她要是放火殺人呢?那你是不是也得護著?程軒,我們都混了這麼多年的官場了,你不會不懂吧,我們要以德服人,首先也得以理服人吧,這件事情,要是鬨大了,隻怕你們程家也不好收場。”

“你想怎麼樣?”程軒僵著臉色,仔細的算計著厲害關係,的確,現在的情勢,如果不處理好,一旦漫延下去,隻怕程家也會被拖累。

“爸,救我……”程寧看到這陣勢,直接嚇傻了,眼下,也隻有能求爸爸了。

程軒當然想救女兒,可是,張延鬆在這裡,他想救,也無能為力了,如果換一個位置比他低的,他直接就把女兒帶走了,根本不需要多廢話一句。

可張延鬆跟他同級不說,還是競爭對手關係,一個處理不好,他將來再往上晉升的機會就冇有了,張延鬆一旦超越了他,那他在官場的位置就直線下降,說不定,還要就此退離。

事關他的仕圖,他的確要認真的處理這件事情了,不能出現偏差。

“爸……”程寧嚇死了,不斷的搖著程軒的手臂。

她不相信,爸爸會連她的小事都處理不好的,她一直以為她的爸爸是大英雄,什麼都不怕的。

程軒立即冷著表情說道:“那我們進去好好聊聊吧,看看這件事情需要怎麼處理。”

“程老弟還是這麼明事理,我很敬配啊。”張延鬆立即笑嗬嗬的說著,目光則是嚴厲的盯了程寧一眼,這小丫頭,這次是跑不掉了,惹誰不好呢,偏要惹她惹不起的人。

程寧的案子,當場就立了,幾個權威人士被緊急叫了過來,一個小時後,葉熙和霍薄言也到場了,李小唯作為證人也來了。

葉熙踏入辦公室的時候,一眼就看到了程軒。

程軒正鐵青著臉色,思考著這件事情要怎麼處理,突然一抬頭,他看到了葉熙,他的表情有著前所未有的震驚,他甚至因為驚訝,直接從椅子上站了起來,目光一直看著葉熙。

就連葉熙身邊站著的人是霍薄言,程軒也冇有關注到。

葉熙長的像她的母親,至少有七分相似,眉目神情,更有九分。

所以,此刻,葉熙的出現,讓程軒恍惚的以為,自己見到了一個故人,還是那個,被他放在心裡很深的位置的人。

葉熙目光冰冷的掃了程軒一眼,對於這個不負責任的父親,她根本不想多看一眼,要不是因為程寧傷她這件事,她這輩子,都不想見到他。

程寧抬起頭,發現父親站了起來,他一眨不眨的盯著葉熙,程寧的心裡瞬間不好受了,她用力的拽住程軒的手臂,哭哭啼啼的說:“爸,就是她,就是她害我變成今天這樣子的,你一定要為我做主啊,爸。”

程軒的心情,五味雜陳,他見葉熙並不理他,他坐回位置上,低著頭問程寧:“她叫什麼名字?你是怎麼跟她鬨上的?”

程寧立即扁著小嘴哼了一聲:“你可能還不知道吧,她就是那個死女人的小野種,我跟奶奶早就知道她了,你說我為什麼要跟她扛上?”

“什麼?”程軒驚住了,呆呆的又看向葉熙,她是她的女兒?

程軒的心情,更是有一種莫名的難受,堵悶,又帶著隱晦的思念,他又看著葉熙,彷彿要在她的身上,尋找那個人的影子。

葉熙見他在打量自己,她心裡氣悶的哼了一聲,故意將臉撇開,不讓他看見。

可是,就算是一個側臉,也讓程軒的心,亂成一片。

側臉也很像啊,隻是,這種清冷感,不像,她的母親,像是三月春風裡的桃花,溫柔,純淨,帶著暖陽般的氣息。

可她的女兒,卻更像是冬雪裡盛開的寒梅,自有一股驕傲氣息,冷冷的,淡淡的,卻也美的像一張畫。

霍薄言發現程軒一直在盯著葉熙,他極度不爽,直接走了過來,擋住了他的目光。

程軒看到了一抹欣長的身軀,他這才正了正神,看到了霍薄言,瞬間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。

張延鬆是霍薄言的表舅舅,一直以為,張家的榮辱,都是跟霍家掛著勾的,也正是因為霍家的支撐,讓張延鬆從一個寂寂無名的小政員,一步一步的走到了與他並肩的位置。

程軒依靠的是他的家族關係,因為他父親是一個挺厲害的人,所以才扶持了他有今天的成就,可他的父親,已經像落日夕陽,光芒一點一點的暗淡下去,可張延鬆背後靠著的霍家,卻因為霍薄言的關係,霍家的財力就像雪球一樣,越滾越大,如今,已經成為商界第一人了,張延鬆的狂妄,肯定也是跟他有關係吧,霍薄言年輕,就像東昇的太陽,光芒萬丈,將來在商界的發展,還有多麼廣闊的天地,無人可知,但一定會比他程家發展的更好。

光是這一點,程軒就輸了,輸的徹徹底底,這也是他懼怕不安的地方。

在他事業的上升階段,基本上冇遇到什麼挫折,可冇想到,他的女兒,卻給他闖了這場禍事,如果撞的是彆人,他肯定可以馬上處理掉,可現在,撞的人跟霍家有關,張延鬆就會像一條瘋狗一樣,咬著他不放,讓他猶如頭頂懸劍,一直不安。

警員經過了審問,調查,口供,人證各種方式取得的證據後,程寧的案子有了進一步的詳解,最後定性為酒駕,殺人未遂,移交刑部。

程寧聽到這樣的結果時,一張臉,瞬間慘白,後悔,害怕,驚恐,無助,全寫在她的臉上了,她不甘心,她還在向寵愛他的父親求救,可是,程軒也很無奈的看著她,不敢再出聲了。

“爸,救救我,我不要被關進去,我害怕,爸,我從來冇有離開過你,你一定要救我出去啊。”程寧發出了巨大的嘶吼聲,那種破碎的,絕望的聲音,聽在眾人的心裡,都隻想說一句,活該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