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兩百九十章 他說他是新晉老公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兩百九十章 他說他是新晉老公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葉熙離開辦公室,來到一樓的接待室,她剛走進去,一個熱情的擁抱就撲來,帶著一股濃烈的香水味。

葉熙立即皺了眉頭,扭身躲了開去。

“小熙熙,是我啊,真真啊,我們大學見過麵的。”劉真真帶著一股特有的交際嗓音,又嗲又自來熟。

葉熙看著眼前這張全然陌生的臉,她實在記不起來,在哪裡見過麵了。

也許見過吧,可現在的整容術太強大了,把一個人原本的麵貌都掩蓋了。

“抱歉,我還真不記得在哪見過了,你找我有事?”葉熙神態淡然的問。

“太傷我的心了,不過,也能理解,貴人多忘事嘛,你現在是霍氏集團的大紅人了,把我這種小角色給忘了,我一點不介意的。”劉真真趕緊自我安慰,又露出懇求的表情:“葉總,聽說霍氏集團涉獵了女性化妝品,還是純中藥配方,不少試用過的人,都說效果杠杠的好,比以前唐氏生產的那些產品還要好用,我想厚著臉皮過來求你給我一個機會,讓我先試用一下,如果用好了,我一定幫你們大力推廣宣傳。”

葉熙看著她一通亂說,她隻是淡淡的擰開了旁邊的一瓶水,慢悠悠的喝了一口,等到對方說完了,她這才找了時機開口:“劉小姐,我們公司對這新產品的期待很高,我們更希望找到一個合知的代言人,產品本身的價值,當然需要代言人親用試用過,產生了效果,才能往外推廣,至於你的提議,我可以作為朋友,送你一套試用裝,但代言這件事,我們暫不考慮用你。”

劉真真的表情瞬間僵在臉上,她瞪大眼睛盯著葉熙:“你不考慮一下我?為什麼?你還冇有聽聽我的要求呢,我可以拿比彆人少一半的代言費。”

葉熙淡漠的說:“代言費,再多我們也付得起,劉小姐,這不是代言費的問題,我們隻是想尋找更適合的人。”

“我哪裡不適合?葉熙,我們相識一場,你連這點情份都不給嗎?嗬,你是嫌棄我逼格不夠高吧?我這麼有誠意的上門找你合作,你一口就拒絕我,那你知道……我男朋友是誰嗎?”劉真真從小到大,憑著她能言會道的本事,倒是為她爭取了不少的好處,以為今天隻要她主動過來,多說幾句好話,照樣能拿下這個代言,可她失策了。

葉熙目光晶亮的盯著她:“劉真真,你是不是太自信了,你以為恭維我幾句,說幾句好話,我就要買你的單嗎?像你這樣的人,我見過不少,你自以為的主動熱情,也不過透著勢利,一旦對方拒絕,反過來,好像是我錯了,我小氣了,我冇格局了,聽著,我冇義務慣著你這種兩麵三刀的脾氣,你要真有實力,不是你找上我,而是我親自去邀請你,至於,你男朋友是誰,我還真不感興趣。”

“葉熙,你……”劉真真氣的臉都綠了,葉熙是第一個當著她的麵,指出她缺點的人,這讓她接受不了,自尊心受了巨大的打擊。

葉熙麵色如常:“要是我說到你的痛處了,那對不起,我這個人就是喜歡直言直語。”

“葉熙,不要以為你攀上高枝了,就拿鼻孔瞧人,有什麼了不起的,今天你是風光了,明天可就不一定了,我性格怎麼樣,輪不到你來指責,有人就喜歡我這種會說話的。”劉真真算是給氣狠了,吊著嗓子,怨氣沖天的瞪著葉熙,反嘲。

葉熙不想再理會她,直接推門離去。

劉真真罵罵咧咧的離開了。

傍晚時分,葉熙接了孩子回到了霍家,一天的疲倦,在看到孩子們可愛純真的笑臉時,好像一切都撫慰了。

人生的大部分時間,都是這樣平平淡淡的,圍著孩子打轉,盼著他們一天一天長大,可當某一刻,又害怕時間過的太快了,自己冇有陪伴給予他們更多的關心,一不小心的,就留下了遺撼。

葉熙現在的思想徹底的變了,她真的不想浪費時間去跟誰玩心眼,去怨恨誰,她現在隻想做一件事,時刻陪在四個孩子身邊,早上送他們上學,下午接回來,晚上盯他們寫作業,睡前看他們玩鬨打趣。

霍薄言今天回來的很晚,他給葉熙打電話,說有重要的事情還冇處理完,讓她們先吃飯。

夜色籠罩著這座城市,霍薄言此刻,剛從警局離開。

他帶回來的兩個犯人,已經被關押受審,明天一早,這一起案件就會被公開,屆時,所有的網絡,都會重新再翻出他父母的舊案,不知道會有多少人,要因此徹夜難眠。

黑色的轎車,穿過熱鬨的市區,鎏金般的線條,映出轎車的豪氣。

車內,霍薄言單手撐在車門旁,目光盯著窗外,這一刻的心情,依舊是沉重的,悲傷的。

童年已經遠去,可受過的傷,依舊清晰,這一刻,他不再是畏懼風雨的少年,而是經過時光的打磨,成為了無所畏懼的勇士。

“爸,媽……你們在另一邊還好嗎?”霍薄言低聲喃喃著,思念化成了淚,在他眼尾處,輕輕閃動。

很快的,又被他收斂進入心裡,不再輕易示人。

回到家,已經是深夜了,孩子們早就入睡了,霍薄言輕步踏上樓梯。

在樓梯口處,看到葉熙穿著睡衣,站在那裡,好像專程在等他回來。

葉熙看到他,俊臉上明顯的疲倦,她心頭一疼。

霍薄言停住了腳步,仰頭,薄唇染笑,看著她。

不管在外遇到會風雨,回到家,看到她,霍薄言的心情都會格外的平靜,甚至,滿足。

葉熙走下幾步,從他的手臂上,接過他的外套。

霍薄言眸底的笑容擴散,她變的像個賢妻良母了。

葉熙低著聲對他說道:“我到你書房,給你按一下。”

霍薄言求之不得,她的手法很好,對穴位的把控由其是,霍薄言真的很喜歡被她揉摁的感覺,格外的放鬆。

書房內,燈光下,霍薄言倚坐在沙發上,葉熙繞至他的身後,修長白晰的手指,輕輕摁壓著他的太陽穴,力度輕重剛好。

男人閉上眼睛,極為享受。

靜謐的氣氛中,男人突然開口:“小熙,知道你身上哪裡最軟嗎?”

葉熙摁壓的指尖一顫,停下動作,一張俏臉熱的發紅。

霍薄言感覺她的異樣,立即轉過頭看著她,就看到她臉紅了。“你能不能正經點?”葉熙輕嗔。

霍薄言瞬間就笑了,低沉的笑聲,讓葉熙覺的空氣更加稀薄。“不想跟你聊這種有顏色的話題。”葉熙繼續把他的頭擺正,五指加重了力道。

男人故意發出一聲狀似痛楚的聲音,葉熙力道一輕。

“是你想多了吧。”男人似寵似笑:“我說的最軟的地方,是你的心。”

葉熙:“……”

她這是被男人給耍了嗎?

葉熙氣惱的輕哼一聲:“誰說我心軟了,我的心是鐵石做的。”

霍薄言卻搖了搖頭:“不是,你隻是裝出來的。”

葉熙像是被他擢破了軟弱,她生氣的在他頭上敲了一指。

“你彆以為很瞭解我,我心狠起來,可是會六親不認的。”葉熙纔不想被他拿捏住呢,多冇麵子啊。

霍薄言突然伸手將她輕輕的拽了過來,葉熙便無處可逃,隻能跌坐進他的懷裡,她愕了一下。

霍薄言輕柔的捏著她的下巴,抬她的臉蛋抬了起來,目光溫柔的在她臉上輕輕掃動著:“我想像不出來,你是那樣的人,葉熙,你騙不了我的,你讓我為之著迷的,為之瘋狂的,就是你這菩薩心腸。”

葉熙很無語,但也很驚訝。

霍薄言薄唇親了親她的唇片,勾起一抹微笑。

葉熙感覺自己像被他給看穿了,她有些羞惱:“我纔不是那樣的人,你一定感覺係統出問題了。”

她想站起來,想逃開他那粘綢的目光,因為,她此刻的心,跳的十分的快,快的讓她感覺要去吃一顆降心率的藥了。

霍薄言又豈會讓她逃開,就喜歡看她這生氣的樣子。

葉熙又被他拽回來,跌回他的懷裡,他的雙臂,緊緊的圈住了她:“就不能好好的抱一會兒嗎?”

葉熙小臉燒的通紅,這個男人以為,一個擁抱就這麼簡單嗎?她現在的身體在發熱,心跳加速,她一旦伏在他懷裡,想要的就不止這麼簡單了。

霍薄言卻不讓她離開,這一刻,他很需要她。

葉熙僵在他懷裡,一動不敢亂動,就感覺他的薄唇,吻在了她的耳垂處,灼灼的熱息,噴曬在她嬌嫩的肌膚上。

“霍薄言……你……”葉熙呼吸有些淩亂了。

“小熙,我有點難受,能不能幫我……弄下。”霍薄言此刻,也有些狼狽,一擁住她,身體就作怪了。

“我不要。”葉熙的語氣,十分的堅決。

一個小時後……

她看著自己的雙手,一臉蒙圈,洗了幾次了,可……男性的荷爾蒙氣息,好像一直縈繞不散。

“該死……為什麼要答應他?”葉熙真的想一頭撞牆上去了,她的原則,她的底線,被他一點一點的打破擊潰,會不會,到最後,她真的在他麵前,毫無下限了?

不不不,一想到那樣的畫麵,葉熙就頭皮發麻。

霍薄言洗了個澡,穿著灰色的睡袍走出來,俊臉上明顯的輕鬆愉悅了很多,精神也比剛纔好了。

“小熙,謝謝。”霍薄言看到她還冇離開,薄唇彎起一抹笑意。

葉熙感覺無法再麵對他了,立即羞憤的轉身跑走了。

霍薄言瞬間笑出了聲。

次日清晨!

葉熙被鬧鐘吵醒,她眨了眨睏倦的眸子,突然,一張放大的俊臉,讓她再一次驚醒。

“早安。”霍薄言溫潤的聲音傳來。

葉熙立即撐坐起來:“你怎麼會在我房間?”

霍薄言指了指旁邊的更衣室:“這好像是我房間吧。”

葉熙這才發現,自己昨天晚上,跑到他床上睡了一晚上。

不得不說,三米大的大床,睡的就是舒服,她竟錢一夜無夢。“抱歉,昨天晚上走錯房間了。”葉熙趕緊要下床。

男人卻伸手摁住她的雙肩:“可以再睡一會兒,孩子們我來打理。”

葉熙立即又摔回床上去了,一雙眸子卻止不住的朝男人望去。霍薄言從更衣室拿出了一套衣服,看到葉熙緊緊盯著他,他直接伸手,把睡袍除去。

葉熙眸子瞬間睜大了一圈,該死的,她看到了什麼?

會不會長針眼啊。

霍薄言倒是坦然自若,優雅的當著她的麵,一件一件衣服穿上,很快的,西裝革履的他,就透出與眾不同的氣質。

“我看到不少的報道,都說你是禁慾係男神,可我怎麼看,你都不像。”葉熙大大方方的欣賞著他的成熟魅力,隨口說道。

霍薄言薄唇撇了一下:“誰說的?我哪裡禁慾了?遇到你,我重欲。”

葉熙瞬間給了他一個特大的無語表情。

“霍總,你這樣,身體會跨掉的,你難道冇有聽說過一句話嗎?隻有累死的牛,冇有耕壞的地,我勸你啊,還是悠著點好。”葉熙好意提醒他。

霍薄言立即挑起了一個自信的表情:“你上次給我的那瓶藥,我覺的效果還不錯,所以,你給我的,我當然要全部用在你身上,不然,豈不是浪費你一番好意了嗎?”

葉熙:“……”

這個男人的思維能力,還真是挺強的,哪句話,他都能占她的便宜。

“我再睡會兒,你去招呼孩子們。”葉熙決定不跟他聊了,反正怎麼聊,自己都落於下風。

霍薄言卻並冇有直接離開,而是伏身,撐在她的身上,薄唇在她額頭處親了親:“作為新晉老公,該有的禮數,可不能少了你。”

“誰說你是新晉老公啊?你這個徹頭徹尾的混蛋前夫。”葉熙立即反駁他。

“哦?混蛋前夫是嗎?那行,我就再混蛋一些。”霍薄言直接伸手進被。

“好,我認慫,你趕緊去整理孩子。”葉熙怕了他了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