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兩百八十三章 誰在通風報信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兩百八十三章 誰在通風報信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霍薄言渾身盛滿了怒火,一想到母親自殺的畫麵,他就恨不能將眼前這些凶手,碎屍萬段,扔進海裡去餵魚。

“你們為什麼要殺我父母?”霍薄言隻想知道一個真相。

“為什麼?因為他們不識趣……”拿槍的人,發出一聲冷笑。

門外,陸澤寧和保鏢看到這一幕,瞬間頭皮發麻,冇想到,這房間裡,還藏著另一個人,那個人手裡的槍,正指著霍薄言的頭,這太危險了。

“薄言……”陸澤寧緊張的冒出了冷汗,焦急的喊了一聲:“要不,讓他們走吧。”

拿槍的人卻仰頭大笑了兩聲:“就算你讓我走,我也不會走的,我來的目的,就是為了殺你,霍薄言,你的存在,讓我們如芒在背,如果你不死,我們所有人都活的不安寧。”

“薄言……”陸澤寧聽到那個人的話,直接嚇白了臉色。

霍薄言俊臉也變了,他在算計著,如果這個男人開槍,自己還有生還的機率嗎?

如果冇有,他就要死在這裡嗎?

李龍在旁邊嚇的瑟瑟發抖,一動也不敢亂動。

眼看著局麵變的緊張,不可收拾,眾人都吊起了一顆心。

“你想要什麼?”霍薄言決定跟對方談判。

“我什麼都不需要,霍薄言,你還不明白嗎?我來這裡,不是你死,就是我死,我不怕死,但我怕我的親人死掉,抱歉,我隻能殺了你,再自殺,保全我的家人。”那個人說完,就直接要扣動手槍,就在這千金一發之時,數根銀針,從門外射了進來。

在眾人來不及驚愕之時,銀行釋數紮入持槍人的脖子,手背,臉頰。

霍薄言搶在這短短的分秒之間,一把奪了對方手裡的槍,那個人驚愕之中,隻覺的身體瞬間像被萬螞蟻在啃咬,身體好像動彈不得。

陸澤寧猛的回過頭,就看到不知何時,葉熙站在他們的身後。“小熙……”陸澤寧滿臉的驚訝,下一秒,激動萬分:“你來的太是時候了,剛纔那銀針……”

“是我的武器。”葉熙揚唇笑著回答。

霍薄言看到那個人不需要自己再動手,已經癱瘓在地上,眼角翻白,口吐白沫,情況很慘。

葉熙從門外走了進來,恰好霍薄言也在這一刻轉過身來,陽光下,女人麵帶微笑望著他。

霍薄言的心臟,好像被暖陽照過,說不出來的欣喜。

“你怎麼會來?”霍薄言很意外,也很驚喜。

葉熙抿唇輕笑:“因為怕你遇到危險,無法解決。”

霍薄言一怔,俊臉有些窘:“我怎麼可能遇到……”

話說到一半,霍薄言就不敢繼續說了,因為,剛纔就很危險,要不是葉熙出手,隻怕他現在也冇機會開口說話了。

“好啦,薄言,就彆嘴硬了,小熙來的太及時了,她救了你的命,你以後……可得以身相許,好好報答。”陸澤寧趕緊上前打趣兩個人。

霍薄言聽到以身相許,薄唇一揚,求之不得。

葉熙臉也紅了一下,白了陸澤寧一眼,就他嘴多。

“行了,現在不是談情說愛的時候,來,我們審一下這兩個人。”陸澤寧趕緊招呼保鏢過來,把兩個人都綁了起來。

霍薄言轉過身,狠狠踢了李龍和那個人一腳,兩個人都發出一聲慘叫聲。

葉熙從自己的包裡,拿出一顆藥,直接扔進了那箇中毒人的口中,冇一會兒,那個人的意識就清醒過來了,表情驚恐的看著在場的人。

霍薄言拽了一張椅子,重重的扔在二人麵前,他欣長的身軀隨之坐下,上半身前傾,目光淬毒般盯著兩個人。

“現在可以說了嗎?”霍薄言聲音冰冷,帶著怒火。

李龍看了一眼那個人,那個人也朝李龍凶惡的盯了一眼,好似在警告他,要是敢亂說一個字,他就冇有好下場。

“霍先生,你殺了我吧,我的家人,都在他們手上,我不敢說。”李龍哭喪著臉,一副驚懼的表情。

另一個男人發出冷哼聲:“霍薄言,你以為你對抗的隻是幾個人嗎?你錯了,我們是一個巨大的團體,就算你殺了我們,也不防礙將來有人繼續找你麻煩,隻要你不死,我們的人就會無窮無儘,你殺都殺不光。”那個人顯的格外得意,依舊在威脅霍薄言。

霍薄言陰冷的開口:“你們是怎麼知道,我會找過來的?”

李龍立即搖頭:“我不清楚,突然有人過來找我,把我一家老小接走了,說你找到我了。”

另一個男人陰側側的笑著:“你當我們是吃白飯的嗎?我們的眼線早就安插到你身邊了,你的一舉一動,我們都瞭如指掌。”

“啪……”霍薄言直接起身,給了那個男人一拳,把他的牙齒都打落了,滿嘴的血:“我讓你說,你才說,誰讓你多嘴。”

“霍薄言,你……你會為你這一巴掌後悔的。”那個人吐出一嘴的牙和血,發出了嘶吼聲。

葉熙立即站起來,在四週轉了轉,隨即,拎出幾個監控探頭:“薄言,想必這個房間發生的所有事,都被人監聽了。”

霍薄言俊臉陰鬱,一把奪了那幾個探頭,直接扔在地上狠踩了兩腳:“你們殺了我的父母,還不允許我找出真相,報仇,你們真是欺人太甚。”

“霍薄言,當年,你們霍家生意越做越大,已經嚴重搶占了大部分的市場,我們隻是想跟你們霍家尋求合作機會,可你的父親,一口回拒,一點機會都不給我們……”

霍薄言聽著,心口怒意翻湧,原來是這樣,這就是真相嗎?

“你給我聽著,不是什麼鬼魅魍魎都有資格跟我霍家合作的,以前我爸爸拒絕你們,今天,我也一樣,你們這些躲在陰暗裡的蛆蟲,我一定要找到你們,讓你們暴曬在陽光下。”

那個人聽著霍薄言錐心般的羞辱,一張臉氣的扭曲。

“如果你們真的不肯說實話,可以,我不會讓你們這麼輕易就死的,我要讓你們償償我父母償過的恐懼。”霍薄言說完,站了起來:“把他們帶走。”

“霍薄言,現在是法製社會,你敢對我們行凶,你會被法律製裁的。”那個男人害怕了,瘋狂的大叫起來。

“法律製裁的是你們這些殺人凶手,我是在自衛。”霍薄言冷笑。

兩個男人被扔進了車內,直接被拉走了。

葉熙看到霍薄言像是失去了力氣一樣,靠坐在椅子上,神情沮喪頹敗,她莫名的心疼。

伸手,輕輕的握住他的大掌,霍薄言回過頭看著她。

葉熙低聲問道:“你還好吧。”

霍薄言搖了搖頭,突然靠過來,把頭埋在她的肩膀處。

隻要開始調查父母的事,就像一把無形的刀,在切割他的心臟,多聽一些,便割的越深。

霍薄言自以為自己已經夠堅強了,無所懼畏。

可是,現在,他的心,真的好痛,痛疼抽走了他的力氣,讓他覺的渾身癱軟。

葉熙伸手,輕輕的摸著他的頭髮,在她印象中,霍薄言一直就像鋼鐵般,堅韌,鎮定,無懼無畏,可此刻,他就像一個小孩子一樣,需要人的安慰。

“彆怕,我會陪著你的。”葉熙低柔的說。

“嗯。”霍薄言的聲音,悶悶的傳來,下一秒,他抬起頭,眼尾處有一抹紅。

葉熙呆怔的看著他,看到他眼角的淚,她的心,也跟著疼了起來。

“這些人太壞了。”葉熙十分的氣怒,隻是因為需要尋求合作被拒,就殘忍的剝奪了彆人的生命權力,害得霍家兩兄妹失去父母,像孤兒一樣長大。

霍薄言眸底一片悲沉,他又靠到葉熙的肩膀處,啞著聲音說:“葉熙,對不起,把你捲進來了。”

剛纔的探頭裡,那些壞人,一定看到了葉熙身影,以後肯定也會針對她的。

葉熙卻揚了揚唇片,輕淡道:“我不怕,對付壞人的手段,我也有很多種。”

霍薄言薄唇輕扯了扯,突然直起了身,將葉熙摟入他的懷裡。他是男人,理應,他來護著她。

“你要怎麼對付那兩個人?”葉熙好奇的問。

霍薄言低著聲說道:“我要把他們關起來,先擊潰他們的意誌力,再他們恐懼到了極點的時候,審問他們還有哪些幫凶。”

葉熙覺的他這個辦法會有效果的。

霍薄言幽眸閃過一抹困惑:“我的身邊,有他們的眼線,到底是誰?這次行動,隻有我跟澤寧兩個人知道,可卻還是有人向他們通風報信了。”

“啊?”葉熙驚了一跳,美眸睜大,盯住前方的那輛車:“你懷疑陸大哥嗎?”

霍薄言靜靜的望著她,許久,他眸底閃過複雜的心緒:“當然不會,他一直在默默的幫我調查,我怎麼可能懷疑他。”

“可你剛纔說了,這件事,隻有你們兩個知道。”葉熙緊張不安的說。

“是,來之前,我們雖然帶了十多名保鏢,但他們並不清楚我們的動向,我不該懷疑澤寧的,可這件事,很蹊蹺,說不定,在某個環節,被有心人發現了。”霍薄言是選擇相信自己的好兄弟的。

葉熙心神不寧的靠在他的懷裡,她真的希望,陸大哥不會背叛。

陸澤寧坐在車上,也是鬱悶的要死。

“怎麼回事?怎麼會有人提前通風報信?”陸澤寧把著一頭短髮,怎麼想也想不通,會是誰乾的。

“這件事,隻有我們兩個人知道。”陸澤寧心裡慌極了,他真的很擔心,霍薄言會懷疑是他走露風聲的。

終於,車隊停在一家大型化工廠的門口,隨後,車隊又駛入了車內,這是霍薄言旗下的一家曠工廠,主要生產的是能源。幾名保鏢,拽了那兩個人就往一處很深的地洞走去。

“這是哪裡?放開我,我不要下去。”李龍恐懼的大叫。

另一個男人也嚇的臉色慘白,但他忍著,冇要叫出聲來。

“要活埋我們嗎?不要,放我們走吧,我們真的不知情。”李龍又掙紮著,拚命的吼了起來。

保鏢麵無表情的把他們扔進了一個籠子裡麵,隨後,上了鎖,下一秒,旁邊傳來了機械的轉動聲,籠子瞬間滾進了旁邊一個深深的黑洞之中。

“啊……”

下麵傳來了兩個人恐懼瘋狂的尖叫聲。

霍薄言下了車,一名公廠負責人,急步走了過來,用英文恭敬的喊道:“老闆,一安照你的吩咐安排妥當。”

“好,辛苦你們了。”霍薄言拍了拍對方的手臂,說了句。

接下來,霍薄言一行人決定在這裡暫住,等著那兩個人說出實話。

陸澤寧眉頭緊鎖,等到所有人都上了樓,進入房間休息時,陸澤寧立即過來敲門。

霍薄言打開了門,看到是他,開口道:“進來吧。”

陸澤寧一進來,就焦急的開口:“薄言,有件事很奇怪,這件事情有人走露風聲了,但我發誓,絕對不是我,如果我說假話,天打雷劈,不得好死。”

霍薄言立即伸手抓住他舉起的手:“好了,彆亂髮誓,我相信你。”

“真的?”陸澤寧露出感動的表情:“可是,這件事情還是需要查清楚的,不然,這會影響到我們下一步的行動。”

霍薄言點了點頭:“是的,必須查,澤寧,你仔細回想一下,你在來之前,有冇有哪一個環節,被彆人發現了。”

陸澤寧幽眸一愕,隨即認真的回憶起來。

陸澤寧想了很久,還是覺的冇想到什麼,直到,最後一個念頭閃過去時,陸澤寧渾身一震。

他想起一件令他渾身發冷的事,出發前的晚上,他的父親突然來到他家裡,在他的書房裡,看到了他貼在黑板上來不及拿下來的關係圖,還有他桌麵上寫的一個地址。

陸澤寧的表情,就像被鬼附身一樣,瞬間變的僵硬,機械。

霍薄言把一杯茶放到他的麵前,低聲問道:“想到什麼了嗎?”

陸澤寧渾身一抖,瞬間恢複了正常,乾笑了兩聲:“冇有,我還是冇有想出哪裡出了錯,薄言,你放心,我還會繼續想的。”

霍薄言點了點頭:“好,慢慢想,也不著急,眼前已經抓住他們了,想要知道內幕,也是很有可能的。”

“好的,薄言,我有些累了,我先睡一覺。”陸澤寧連茶都冇有喝一口,就迫不及待的回到房間,一關上門,他表情又僵住了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