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兩百七十五章 堅守男人的底線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兩百七十五章 堅守男人的底線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白月月滿臉期待的踏入了霍家老宅的客廳,霍老太太正在客廳來來回回的走動著,看到她來了,臉色一鬆。

“白小姐,你總算來了,趕緊到樓上左邊第二間房去看看,我孫子這會兒應該藥性快發作了。”霍老太太這次可是賭了個大的,一旦這波操作失敗了,孫子可能要怪死她了,但她也是冇辦法啊,為了不讓葉熙進這個家門,她可是豁出去了。

“奶奶,抱歉,我來遲了,我這就上去照顧他。”白月月一邊道歉,一邊提著裙襬就快步的往樓上走去。

“白小姐,我帶著傭人出門玩一會兒,你好好照顧薄言。”老太太說完,就立即安排好了車輛,讓傭人全部都離開了。

白月月嘴角勾起一抹笑容,霍老太太安排的,真是周到。

這裡冇有外人了,白月月心裡一陣陣的甜蜜閃過。

那她就可以放開一些了。

白月月滿心期待的推開了第二間房門,突然,一隻滾燙的大手,猛的抓住了她推門的那隻手,白月月嚇了一大跳,就看到霍薄言已經扯了他的襯衣,光著臂膀,目光滾燙的盯著她。“白月月?怎麼是你……我奶奶呢?”霍薄言看到是她,猛的鬆開了手,往後退了幾步,卻因為頭暈腦脹,讓他險些站不穩,他隻能撐住旁邊的櫃子,努力的讓自己站穩一些。

他的聲音,並不像他此刻的身體那樣的滾熱,反而格外的冰冷:“你怎麼會在這裡?出去。”

白月月看著霍薄言,他健壯的身體,完美之極,渾身均勻結實,冇有一絲多餘的贅肉。

這俱成熟又完美的男性身軀,真是讓女人心之神往。

白月月的呼吸,已經有些發促了,她一步一步的走向霍薄言:“薄言,是奶奶叫我過來的,她說你喝多了,讓我來照顧你,你還好嗎?”

白月月說著話的同時,還伸手要去扶住他。

她的手指,碰到了他的手臂,那噴張又紮實的肌肉,讓她渾身一顫,猶如一抹電流,竄過她的全身。

這個男人的身體,一點也不虛,相反的,十分的結實。

白月月貪婪的嚥了一下口水,更加溫柔的詢問:“薄言,你都出汗了,你是不是很熱啊,要不要喝口水?”

霍薄言被她的手抓住了,身體湧起巨大的衝擊感,他很想推開她,可是,莫名的,被她抓住的地方,好像冇有那麼難受了。

“要……”他此刻真的很想喝水,他太熱了,也太渴了。

白月月立即說道:“那你等我一下,我去給你倒杯水過來。”

霍薄言一個踉蹌,倒在床上,伸手摁住發脹的頭。

白月月不知道哪裡有水,隻能下樓去找,找到了一個水壺和一個杯子,她拿著,就準備往樓上跑去。

隻是,當她轉身時,聽到了桌子上麵,傳來了手機的聲響。

白月月一怔,快步的走了過去,就看到黑色的手機螢幕上,閃動著葉熙的名字。

白月月美眸一愕,這手機,難道是霍薄言的嗎?

想到這裡,白月月嘴角勾起一抹惡毒得意的微笑,她直接拿起了手機:“喂……”

白月月故意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嫵媚多情。

葉熙冇料到霍薄言的手機,是一個女人接聽的,她瞬間一震。“你是誰?為什麼會接霍薄言的手機?”葉熙十分震驚的問。

白月月立即笑了一聲:“哦,薄言他現在不方便接你電話,所以,讓我幫著接了。”

“你是……白月月?”葉熙敏銳的聽出她的聲音。

白月月笑的更加得意了:“冇錯,是我,你找薄言有事嗎?”

葉熙聽著她如此親昵的喊霍薄言的名字,她瞬間質問:“你跟他在一起?你們是什麼關係?”

白月月坦然說道:“就是你想的那種關係唄。”

“不可能,他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,你在說謊。”葉熙瞬間生氣的質疑她。

“葉熙,你也太自以為是了吧,你以為,他真的隻愛你一個人嗎?彆天真了,男人都是花心的生物,就算你在他心裡有點位置,也不代表,他這輩子隻有你一個女人。”白月月冷笑譏嘲她,隨後,她又開口道:“就算是我,我也不敢這麼自信的。”

葉熙聽著她這些話,隻覺的頭腦莫名,她心口也賭著一團火氣。

她不再跟白月月爭吵,而是掛了電話,回頭就對四個孩子交代:“你們在這裡好好玩,有事找劉伯,我有事,出去一趟。”

“媽咪,你要去打架嗎?”

霍子墨天真的問她。

葉熙咬了咬牙根:“也許吧,我可能真的會打人。”

“那你要小心一點哦,遇到強的,你就逃跑,你知道嗎?”霍子夜也趕緊說一句。

葉依依在旁邊小嘴一嘟:“媽咪纔不會跑呢,媽咪打架是很厲害的。”

葉熙眸底閃過一抹火氣,起身,拿了車鑰匙就往樓下跑去。

一邊跑一邊對劉伯說道:“劉伯,孩子們交給你看一下,我出去一趟。”

“葉小姐,馬上就吃晚飯了……”

“我的事,很急。”葉熙坐上車,啟動了引擎,一腳油門踩了下去。

葉熙並不蠢,她的直覺告訴她,霍薄言是不可能背叛他的。

就算他真的要和白月月好,但也不會挑在這個時候,前幾天,她跟他冷戰的時候,他就已經出軌了。

所以,葉熙認為,這其中是一個陰謀。

說不定霍薄言也不知道,所以就陷進去了。

霍老太太喊他回老宅吃飯,隻叫了他一個人去,冇有叫孩子和煙煙一起,這就已經有貓膩了。

“難道是霍老太太從中安排的?”葉熙光是想想,就頭痛欲裂。

這個老太婆,還真多事啊。

葉熙一想到霍老太太和白月月合謀騙了霍薄言過去,她就焦急的冒煙,萬一,她去遲了,萬一,霍薄言和白月月已經到了最後一步,她該怎麼辦?

葉熙閉上眼睛,痛苦的眼淚都湧了上來。

雖然她也和彆的男人有過一次,可莫名的,她就是自私的希望,霍薄言不要跟彆的女人發生,她不允許,她會崩潰。

此刻,霍家老宅,白月月端著水,上了樓。

還冇有進門,她就聽到裡麵不均勻的喘氣聲,她心尖兒一轉,嘴角的笑意加深。

她端著水走進去,看到霍薄言趴在床上,俊臉脹的通紅,目光猶如饑餓的野獸,在盯著她。

白月月覺的自己好像是美味的小動物一樣,讓霍薄言看到了希望。

“薄言……”白月月輕步走到他的麵前,伸手就去拽他的手臂:“水來了,起來,喝點。”

霍薄言撐坐了起來,直接搶過她手裡的水,仰頭一口氣喝光了。

“還要嗎?”白月月低柔的問他,但事實上,她並不是很想再給他喝了,因為,水是涼的,萬一喝多了,他又清醒過來了,那怎麼辦?

於是,白月月想到了一個辦法。

“要……”霍薄言粗啞著聲音說。

“水冇有了,但我可以幫你解渴。”白月月說完,就直接大膽的雙手攀住他的肩膀,低頭就要過來吻他的薄唇。

冇想到,霍薄言直接一把推開了她:“滾開,不要碰我。”

白月月還以為自己主動送上唇片,他會欣然接受,冇想到,他竟然這麼嫌棄,她一個冇有站穩,整個人就摔在地板上了,她痛的眼眶都紅了,委委屈屈的爬了起來:“薄言,你太狠心了,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?”

霍薄言發出一聲氣哼:“這不就是你安排的好事嗎?”

“我冇有……”白月月淚汪汪的搖著頭:“我真的不知道,這是怎麼一回事,你奶奶叫我過來陪她說話,我就來了,然後她說你喝多了,讓我上樓來照顧你,薄言,你誤會我了。”

霍薄言纔不信她的鬼話,可是,他的身體越來越熱,後背已經全是汗了。

白月月剛纔摔倒了,她的衣領又往下扯了一點,露出的風景,讓霍薄言倒吸了一口冷氣。

“你……你出去,不要待在這裡。”霍薄言生怕自己意識一模糊,就會把持不住,他絕對不想背叛葉熙,他好不容易得到她的原諒,他要為她守住男人的底線。

“我不走,薄言,我怎麼忍心丟下你不管呢。”白月月突然從地上爬了起來,隨後,飛奔著,撲進了霍薄言的懷裡,她的雙手,緊緊的纏住他的健腰,哭著說道:“不要趕我走,薄言,讓我照顧你吧,你現在很痛苦,是不是?讓我幫你好不好,我心甘情願的,我喜歡你,你知道嗎?我真的很喜歡,很喜歡你。”

霍薄言聽著她不斷的表白,他心裡的那堵堅實的鐵牆,好像遇到了火,漸漸的在融化,可等到他意識清醒過來,他又猛的嚇出一身的冷汗,他還是堅決的推開了她。

“白月月,請你自重。”霍薄言咬著牙根,冷冷的盯著她說道。

白月月看著他忍的那麼辛苦,她真的很心疼,也很擔心,萬一自己今天冇有成功,那以後,隻怕是冇有機會了。

所以,她隻能不顧一切的撲向他,這一次,她跪在他的雙腿旁邊,她用手抱住他一隻大腿,不斷的喃語道:“薄言,你彆這樣對我好不好?想想我們高中時在一起,多開心啊,那時候,你總是誇我長的好看,說我是這世界上最美的女人,我信了,我一直為你保持著美麗,就是為了你,你知道嗎?”

霍薄言的大腦神經,不斷的在拉扯著,他不知道什麼時候,那根神經就會斷掉,那到時候,一切都晚了。

“我現在喜歡的人是葉熙,隻有她,你彆犯賤了,白月月,你這種手段是下流的,卑鄙的,我警告你,就算我在不理智的情況下跟你有了什麼,我也不會負責的。”霍薄言用力的甩了甩頭,免強讓自己清醒過來。

白月月的心,被傷透了,她眼裡的光芒,也變的狠了一些。

“我說了,不用你負責的,薄言,所以,讓我來幫你吧,好不好?我會很溫柔的。“白月月說著,已經把肩帶扯下。

霍薄言眼裡的光芒瞬間震碎,此刻,白月月的存在,刺激著他的大腦,讓他不斷的否認著自己的堅持。

白月月看著他還在咬牙忍受著,她的手指,輕撫著他的胸膛:“薄言,不要再忍了,你這樣會有生命危險的,你知道嗎?不要再拒絕我了好不好?我真的好愛你,愛慘了你。”

霍薄言感覺自己的大腦在抗拒著,但他的雙手,好像變的不聽他的指令使喚了,他的手,竟然摁在白月月的肩膀處。

“就是這樣的,薄言,你也還喜歡我的,對不對?你心裡還有我的位置,一定還有的,我堅信。”白月月開心極了,嘴角上揚,直接就要去吻男人的薄唇。

霍薄言將臉一側,白月月隻親到他的臉,她愣了一下。

霍薄言突然推開了她,白月月來不及抓住他,霍薄言跌跌撞撞的就進入了旁邊的浴室,隨後,他暗鎖了門。

“薄言,你乾什麼呀?你快把門打開,你不要這樣子,你會出事的。”白月月驚住了,她不斷的拍著門,大聲的喊叫起來。

“滾開,彆讓我恨你。”霍薄言粗啞的聲音,在裡麵傳出。

“我……”白月月不知所措的哭了起來。

霍薄言卻冇有再理會她,而是打開了水籠頭,讓冰冷的水,沖洗著自己的身體,熱度慢慢的減了下去。

白月月聽到水聲,表情一僵,完了,她的計劃,要失敗了嗎?“嗯。”裡麵傳來了男人難受的悶哼聲,想必,這樣還是挺痛苦的。

白月月又敲門了,溫柔的開口:“薄言,你把門打開好不好?我不會再對你做什麼了,我隻是想看到你平安無事。”

白月月想要撞進去,可是,以她的力氣,根本不可能的。

她隻能無力的等在門外,這一等,就是半個小時了,她還是能聽到裡麵霍薄言粗重的呼吸聲。

“薄言……你開門吧,都這麼久了。”白月月又去敲門。

可就在這時,門外衝進來一個女人,這個女人,讓白月月的臉色,瞬間慘白。

“賤人……”葉熙看到她,二話不說,上前就是甩了她兩個大耳光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