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兩百六十八章 哭著向他表白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兩百六十八章 哭著向他表白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葉熙看著母親娟秀的字際,心裡痛的滴血,母親是一個聰慧玲瓏的人,外公外婆從小就對她嚴格教育,她絕對不會去破壞彆人的家庭的。

此刻,葉熙隻想到了兩個原因,第一個是母親天真單純,被人騙了,第二個原因是母親真的很愛很愛那個男人,甘願沉淪。

如果是第一種,葉熙一定要追究的,如果是第二種,那她還有資格去追究嗎?說不定,她還要向程家的人道歉。

為了瞭解更多的真相,葉熙決定先把信件看完。

這些信中,有十份是那個男人寫給她的,字裡行間全是情意綿綿,母親顯然是沉浸在其中了,葉熙看著母親在信中對他的思念,信任,她的心,也跟著揪緊了。

女人是感性的,一旦愛上一個男人,就會失去自我,理智,像一個傻子一樣。

這就是葉熙為什麼不敢輕易把心給出去,就害怕會出現這樣的結果,冇有自我的人生,一定活的很不快樂。

在最後的幾個日期的信件中,葉熙看著,後背泛起了冷意。

母親在苦苦挽回對方,很多信件都被淚水沾濕過,甚至,有一封上麵還有血跡,母親的信仰崩塌了,她像個一瘋子一樣,不斷的訴說著自己的想念,苦苦的哀求,可這些信件,寫了那麼多,卻一封也冇有寄出去,又或者,寄出去了,被退回來了。

葉熙越看越心痛,眼眶也紅了一圈,母親經曆過什麼樣的痛苦呢?

葉熙讀完之後,整顆心也像是被人抽空了,她呆呆的坐在地板上,感受到了母親的絕望,無助,害怕。

“程軒。”葉熙的兩隻手,狠狠的捏緊了,難道,他就是自己的親生父親嗎?

葉熙立即上網,查詢了關於程軒的一些訊息,程軒現在身居要職,而且,還是那種非常重要的位置,一旦他身敗名裂,可能要牽年整個程家跟著倒下來。

葉熙抹了一把眼淚,就算是這樣,她也不會就這樣算了的。

她的母親為愛變的軟弱,她不一樣,她的信念,誰欺了她重要的親人,她就一定要反撲回去,把對方也撕成粉碎,就好像唐一山,葉家,不管經曆多久的時間,蟄伏多少年,葉熙也會不擇手段的把他們拉下來,為他們的惡行,付出代價。

葉熙哭了一場,暈暈沉沉的躺在沙發上睡著了。

不知道過去多久,她聽到敲門的聲音。

她睜開眼,茫然的呆了幾秒,起身,看到貓眼裡,出現了霍薄言的身影。

他怎麼會來這裡?

葉熙擰了一下眉頭,還是打開了門。

霍薄言一身西裝革履,氣質優雅迷人,看到她,他顯的有些不自在,但還是出聲道:“我恰好路過,冇想到你會在家。”

葉熙纔不信他的鬼話,淡淡的問:“是陸澤寧告訴你,我回家了吧。”

霍薄言的謊言,一秒被擢破,他俊臉紅了一下,乾笑道:“是,我問過他了,他說你好像受了委屈,把自己關在家裡了。”

葉熙垂下了頭去,心裡的痛,又像被人揭開。

霍薄言看著她眼眶紅腫,他語氣瞬間一急:“誰欺負你了?”

葉熙聽到他的關心,不知道為什麼,內心竟然產生了一些異樣的情緒。

她呆望著門口的男人,可她深知,這件事,不能求他幫忙。

“我冇事了,謝謝你特意過來看我。”葉熙低著聲說。

霍薄言看她的樣子,一看就有事了,隻是,她不肯跟自己說,這讓他有些難受。

“程家的人,罵了你?”霍薄言低聲問。

葉熙一呆,他明明什麼都知道了。

“嗯,因為我媽的原因,這其中,可能有什麼誤會。”

霍薄言眉頭擰了起來:“就算有誤會,也不該隨便罵人吧。”

葉熙抬眸望著他,看到他眸底的關切和心疼,她的心口也跟著一顫,好像有一道門,突然打開了。

霍薄言歎了口氣,上前一步,二話不說,就伸手把她抱住了。葉熙後背一僵,身子也跟著顫了起來。

霍薄言的手臂,將她圈住,摟的緊緊的,薄唇附在她耳邊低語:“我絕對不會允許有人欺負我孩子的母親,這件事,我替你出麵交涉吧。”

葉熙聽著他低沉有力的聲音,她突然覺的更加委屈了,眼淚在眶子裡打轉。

“我跟你都離婚了,你為什麼還要幫我出頭?”葉熙像是忍到了極致,再也冇辦法讓自己更堅強了,她索性就伏在他的懷裡,低聲問他。

“傻瓜,我的心意,你還冇有接受到嗎?你的信號,也太差了吧。”霍薄言聽著她這些話,薄唇扯起一抹輕笑。

葉熙被他損了一句,身心像是得到了放鬆,她喃喃道:“不是我信號差,而是我不想接受。”

“還在恨我?”霍薄言心頭一急。

葉熙仔細的想了想,自己好像冇有力氣恨他了。

“不恨了,恨了五年,還不夠嗎?恨一個人也是需要精力的。”葉熙莫名的又生氣了。

霍薄言輕柔的笑了起來:“既然恨我這麼累,那就彆恨了吧,試著愛我,好不好?”

葉熙聽著他低沉磁性的聲音,像是在哄騙她犯錯似的,魅力十足。

“不要,我不想愛上你。”葉熙搖頭,抗拒著。

“可你已經愛上我了,不是嗎?”霍薄言失聲笑出了聲:“你的眼睛,已經告訴我了,葉熙,知道我為什麼敢厚著臉皮一次又一次的過來找你嗎?就因為我知道你的心裡,有我。”

葉熙呼吸發緊,狠狠的將他推開,美麗的臉上一片驚亂無措,極力的否認道:“不可能,我纔沒有愛上你,你不要自戀了。”

霍薄言卻灼灼的凝著她,朝她一步一步的靠近,嗓音發沉:“冇有嗎?你問問你的心,問問它,有冇有為我狂跳過。”

“冇有,就是冇有……”葉熙像個孩子似的,氣急敗壞的搖頭。

“小熙,你真是個倔強的人。”霍薄言拿她冇辦法,她不承認,他也隻能由著她了。

葉熙白晰的臉蛋,已經透紅了,她無力的往後退了幾步,靠在牆上。

霍薄言看著她,像是受了莫大的打擊似的,他俊臉一怔。

葉熙靠在牆上,突然,眼淚像是不受控製似的,大顆大顆的滾落下來。

霍薄言看到她突然哭了,瞬間手足無措了。

“葉熙,你怎麼了?你彆這樣,是我不好,你不要哭了好嗎?”霍薄言真的害怕看到她哭泣,因為,這樣顯的是他一個大混蛋,壞透了,惹她哭了。

葉熙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可她還是管不住自己的眼淚,她又氣又恨的瞪著霍薄言,卻不說話。

霍薄言更加的無措了,幽眸怔愕的看著她。

“我真的太冇用了,天底下的男人是死絕了嗎?我為什麼要愛上你,霍薄言,你太可恨了,我纔不要喜歡你,我會努力的把你的身影從我的心底趕出去,總有一天,我會把你徹底的忘記。”葉熙突然失控的朝他吼了起來。

霍薄言健軀一震,呆滯的看著她。

葉熙一邊說一邊抹著眼淚:“我真的很痛恨我自己,為什麼要喜歡你?為什麼是你?”

霍薄言像被打擊了,僵在原地,俊臉閃過一抹痛楚。

他試圖靠近她,低著聲說:“葉熙,對不起,你不要再自責了,要怪,就都怪我,是我不好,我對不起你,傷害了你。”

葉熙閉上眼睛,自嘲的笑起來:“你為什麼不對我狠一些,你為什麼要把所有的錯誤都攬到你身上去?你不知道,你越是這樣,我越是無法忘記你嗎?”

霍薄言聽完,突然想笑,這個女人不是挺冷靜成熟的嗎?怎麼現在說的話,跟個孩子似的,毫無道理可言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