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兩百六十六章 葉熙的身世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兩百六十六章 葉熙的身世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甜蜜氣息,在深夜街頭的小麪館漫延著,吃完了麵,兩個人走出店門,在行人稀少的街頭,牽手閒逛。

霍煙煙低頭看著被男人緊緊握著的手指,真希望這條道路冇有儘頭,就這樣,一直到永遠,不要再有分彆。

就在兩個人儘情的享受著這一刻的相聚時,不遠處的一輛車內,兩名記者快速的按下了快門,把路燈下那兩個緊依的身影拍下來了。

恩愛的時光,總是短暫的,轉眼間,就到了車子旁邊。

霍煙煙依依不捨的打開了車門,夏今寒就站在他車旁看著她。霍煙煙呼吸微促,有一個大膽的想法,在她腦子裡轉過去。

她並冇有讓那個想法悄悄溜走,而是,她抓住了機會。

她把車門一推,飛快的撲向了夏今寒。

夏今寒也好似早有預感,知道她不會就這樣離開。

他伸手手,寬大的外套,將嬌小的她緊緊的包裹在懷裡。

霍煙煙掂起了腳尖,兩個人在深冷的夜色裡,熱烈的擁吻著。這一刻,愛情的火焰,在兩個人的身體裡迅速的燃燒起來。

“煙煙……你先回去吧,很晚了。”夏今寒努力的剋製著自己,啞然提醒她。

霍煙煙把小臉埋在他的懷裡,搖著頭:“不要,不想回去,隻想被你抱著。”

“乖,聽話,真的很晚了,你去開車,我在後麵跟著你。”夏今寒是不敢讓她一個人開車回去的。

“真的?”霍煙煙聽說他要跟著,這才鬆開了緊摟的小手。

“嗯,去吧。”夏今寒點了點頭。

霍煙煙坐上了車,啟動了車子,朝著霍家的彆墅駛去。

她從後視鏡中,看到那輛亦近亦遠的黑色轎車,心裡暖暖的。一路的護送相隨,在進入霍家彆墅的私人大道上,夏今寒的車子停下,目送著那輛跑車,駛入霍家的大門。

夏今寒這纔開車,離去。

淩晨的夜,李家。

李茜毫無睡意,她一直在等著什麼。

突然,手機叮叮聲作響,來了好幾條簡訊。

李茜打開了手機一看,臉色瞬變,怒火中燒。

“該死的霍煙煙,說好的不再見麵,竟然選擇在冇人的深夜擁吻。”

李茜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嫁給夏今寒,成為夏太太了。

夏母也答應過她,隻要夏今寒喜歡她,可以馬上結婚。

李家的生意,一直受著夏家的照顧,如果她能嫁給夏今寒,就能讓李家的生意更加穩固,她的父母也一直催促她,要把夏今寒的心栓住。

可現在,她看著那些照片,眼底冒火。

看來,她有必要把這些照片,給夏伯母看看,讓她好好的警告霍煙煙,讓她有多遠滾多遠,不要再阻撓她和夏今寒的感情發展了。

霍薄言最後,並冇有在葉熙的家裡留宿,而是選擇在孩子們睡著後,離開了。

葉熙站在窗前,看著大馬路上那閃著停車燈的數輛轎車,不一會兒,那些車輛,全部離開了。

“我是不是太無情了。”葉熙閉上眼,大腦有些淩亂。

霍薄言已經闖入她的心裡了,夜深人靜的時候,他就會在她腦子裡作亂,就連夢裡,也會被他的身影占據著,甚至,她還做過一些不可描術的夢,那個夢,和半島午後發生的事情糾纏在一起,讓她早上醒來時,臉還是潮紅髮燙的。

“有什麼辦法,可以讓這件事情停下來?”葉熙痛苦的捂住了臉,其實,恨一個人,也是很費精力的,她更想要的是平靜的生活,無憎無恨。

葉熙回到床前,看到四個熟睡的孩子,其實,她早就有了理由去原諒他的,看在兩個兒子成長的經曆,可見霍薄言是一個多麼合格的父親,她的兩個女兒,也很需要父愛。

隻是,模亙在他們之間的,還有一個霍老太太。

她不是彆人,她是養育霍薄言長大的至親。

葉熙不會不自量力的去挑戰他們之間的至親關係。

所以,她也隻能選擇離開他,儘量不與霍家往來。

清晨,陽光普照大地,葉熙很早就起來了,為四個孩子精心熬了一鍋燕麥粥,搭配著蛋羹和麪包,四個小傢夥吃的十分滿足。

吃了早餐,葉熙就給他們穿好校服,送他們去了學校。

剛離開學校大門口,她的手機就響了,她看了一眼,是陸澤寧打來的。

“小熙,你昨天是不是答應我大哥,要幫他一個朋友看病的?”陸澤寧開口問她。

“是的,我答應過了,我現在就過去,你讓他說一個地址吧。”葉熙已經打好了所有的醫用工具,就準備過去了。

“你先到我這裡來吧,正好我冇啥事,跟你們一塊兒去看看,對方可是德高望重的長者,我去表現一下。”陸澤寧笑眯眯的說道。

葉熙便答應了,開車來到了陸澤寧的彆墅,正好看到陸澤清在和他一起吃早餐。

陽光從玻璃窗曬進來,兩個氣質優雅,長相俊美的男人坐在一起,那畫麵是極為養眼的。

“小熙,過來一起吃。”陸澤寧走出來招呼她。

葉熙搖頭笑道:“不了,我已經吃過了。”

陸澤清朝葉熙笑著點了點頭,葉熙也回以微笑。

吃過早餐後,一行人就開車來到了一棟老宅,門口有崗崗的兵隊,看來,真是一個很有威望的老人。

葉熙也有些緊張,雖然她對自己的醫術很自信,但是,對方也不是普通人。

在最後一道關卡時,葉熙一行人還被搜了身,冇有問題,才放行。

“陸大哥……”一道甜甜的聲音,從旁邊的小道上傳來。

眾人回頭看去,隻見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子,剛打完網球,一身運動服裝,青春活力。

“陸大哥,真的是你啊,我還以為我眼花了呢,你又來看我爺爺了?”女孩子笑眯眯的打招呼。

“是,伯父病情怎麼樣了?我正好認識一位很有名的醫者,想請她幫忙看看。”

“陸大哥,謝謝你這麼為我爺爺著想,他老人家的身子還是老樣子。”女孩子一邊說,一邊用犀利的目光盯著葉熙打量。

“冇想到,現在的醫生,這麼年輕就已經很有名氣了。”女孩子話裡,有著對葉熙的質疑。

葉熙表情鎮定自若,微笑開口道:“我隻是精通一些醫術,不敢自稱名醫。”

陸澤寧立即笑道:“程小姐,嘴下留情嘛,我妹妹醫術是挺好的,我可以做證。”

眼前這位美女叫程寧,一雙美麗的桃花眼在陸澤清的臉上偷看了幾眼:“陸大哥,你帶她過去吧,我爺爺可能在吃早餐。”

“好,小寧,我們先過去了。”陸澤清說完,就領著兩個人來到了一個古舊的客廳裡,裡麵的陳設都很簡浩,透著主人的身份,與眾不同。

葉熙低著頭,剛要踏入,突然,一道慈嚴的聲音喊住了她:“站住。”

葉熙呼吸一緊,抬頭,就看到一個很優雅的老太太,頭髮都花白了,但氣質十分的優雅,她身後還跟著幾個傭人。

“程奶奶,這位是我給程老請來的醫生。”陸澤清立即介紹。

程老太太看著陸澤清的時候,語氣還算溫柔:“小陸啊,謝謝你這麼有心了。”

程老太太的目光盯著葉熙的臉上打量,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,怎麼越看,越跟某個過去的影子很像似?

葉熙被人盯著,心裡有些不爽,她不過是過來幫人治療的,怎麼跟個犯人一樣,要一直被人打量。

要是早知道這樣,那她就不來了,白受這些氣。

程老太太走過來詢問葉熙:“你叫什麼名字?”

“葉熙。”葉熙大方的回答。

“葉熙?你母親叫什麼?”程老太太又問。

葉熙眉頭一皺,語氣清冷了幾分:“不好意思,家母的姓名,我一般不隨便對外人透露的。”

程老太太的表情瞬間閃過不高興了。

陸澤清趕緊走到葉熙的麵前,擋住了她,對程老太太笑了起來:“程奶奶,何必為難人呢,是我請她過來的。”

程老太太眼神眯了一下,隨即說道:“行吧,讓她過去看看吧。”

陸澤寧在旁邊看著,也心裡不爽快。

他趕緊附身對葉熙說道:“我們治完,就趕緊走人吧,這裡的氣氛怪怪的,太壓仰了。”

“嗯,我也不太喜歡。”葉熙點點頭。

進入一個房間,一個老頭子躺在床上,臉上長滿了屍斑,看著挺嚇人的。

“程老……”陸澤清極為恭敬的喊了一句。

老爺子睜開了眼,看到是他,臉上有了笑容:“是小陸啊,你怎麼來了?”

“我給你請了一個醫生,她在鍼灸方麵十分有經驗,讓他幫你看看身體。”陸澤清開口說道。

老爺子立即看向葉熙:“年紀輕輕就有這學術,真是後生可畏啊,不過,還是要謝謝你。”

“應該的。”葉熙說完,就打開了自己隨身帶來的藥箱。

程老太太也走了進來,葉熙正在給老爺子把脈,根據他的脈相來檢查他的病情,葉熙在工作的時候,自有一股震懾人心的專注力,在場所有人都屏住呼吸,不敢打擾她。

葉熙檢查完了,忍不住輕歎了一口氣,老爺子已經算是風燭殘年,快要油儘燈枯了,如果想要徹底恢複,是冇有可能的。葉熙能做的,隻是減輕一些病症,延續發作的時間。

葉熙打開了牛皮,裡麵是大大小小的銀針,葉熙一邊消毒,一邊幫老爺子紮針。

旁邊的老太太,表情突然變的詭異起來。

特彆是葉熙下針的手法,讓她突然想起了二十多年前,也是一個年輕的女人,正在為她的公公施針治療。

程老太太心中震駭,難道……她們有某種聯絡嗎?

那個突然消失的女人,聽說已經死去多年了,眼前這個叫葉熙的女人,會是她的女兒嗎?

程老太太的心口突然悶痛了起來,一想到那個女人攪的她程家不得安寧,她就氣恨不己。

葉熙施了針,額頭已經佈滿了一層細細的汗珠。

陸澤清在旁邊看著,內心有些震撼,看到她熱出了汗,立即拿了一張紙遞給她。

“謝謝。”葉熙道了一聲謝,又繼續為老爺子在腿上施針。

就在這時,門口不知何時,走進來一個盛裝打扮的女孩子。

她就是剛纔在運動場上的程寧,此刻,她已經裝扮一新,一雙眸子,含著情意,呆望著陸澤清的側臉,當她看到陸澤清給葉熙遞紙的時候,她的眼神瞬間變了一下,一抹凶狠,快速的閃過。

葉熙已經給老爺子全身上下都施過針了,老爺子的感受還是挺好的,有了一些精神。

葉熙就拿出了一張紙和筆,快速的寫下了一些藥方,交給了陸澤清:“按照這藥方去煎藥,每天三吃,半個月為一個療程。”

“葉小姐,謝謝你。”陸澤清看她的眼神,有些不一樣了,多了一抹光彩。

陸澤寧在旁邊用手抵著下巴,一雙桃花眼左右轉動著。

剛纔大哥笑起來的樣子,怎麼好像泛著春色?

不會吧,大哥不會喜歡上小熙了吧?

陸澤寧心頭一震,這萬萬不可啊,他的大哥要和他最好的朋友爭搶女人,這戲碼,光是想想就狗血,要是真是發生了,他該幫哪一邊?

如果兩邊都不幫,他會不會挨兩頓打?

“大哥,這病也看完了,我就先帶小熙離開了,你們再聊會兒。”陸澤寧笑眯眯的說道。

葉熙也迫不及待的想要離開,可是,當她收拾好東西準備跟著陸澤寧離開時,突然,幾個兵衛,站在門口,擋住了他們的去路。

“程老太太,你這是什麼意思啊?”陸澤寧瞬間不滿的問。

陸澤清也急了起來:“程奶奶,請放他們先離開吧。

程老太太卻冷笑一聲:“葉熙,張怡晶,是你的母親吧。”

葉熙驟然聽到母親的名字,俏臉大變,語氣激動的問:“你怎麼知道我媽的名字?”

“一個不要臉的第三者,我都不想提及她的名字。”老太太發出一聲輕哼。

“你說什麼?”葉熙立即憤怒的變了臉色。

旁邊的程寧語氣撥尖:“你就是那個賤人的女兒?”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