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兩百六十三章 為她發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兩百六十三章 為她發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四周的人,在說什麼,霍薄言完全冇有聽見,他所有的心思,都放在遠處的葉熙身上。

看到她冇有離開,反而和陸澤清相談甚歡,醋意和嫉火,在他的心底交織燃燒,讓他幾欲失去理智。

“霍總,我再敬你一杯……”

霍薄言冷冷的開口:“不必了。”

說完,他麵容沉鬱的轉身離開,在場所有人,麵麵相覷,剛纔還好好的呢,怎麼下一秒,霍總的臉色就變的這麼難看?

是什麼人得罪他了嗎?

霍薄言覺的葉熙是故意的,她故意跟彆的男人聊天,為的就是刺激他。

霍薄言又氣又惱,可心思,卻一直被葉熙的一舉一動牽製著,邊他自己都不知道要怎麼掙開。

葉熙和陸澤清聊了一會兒,就想去找洗手間。

可能是喝的酒水有點多了,葉熙看了一眼樓下的洗手間有人,她就往樓上找去。

二樓有好幾個洗手間公開的,葉熙隨意挑了一個,關上了門。等到她出來的時候,突然,一個暗影,將她整個人往後麵的雜物房推去。

熟悉的氣息撲來,葉熙來不及掙紮,後背就貼在了冰冷的牆壁上,雜物房的門,被男人用腿直接關上。

裡麵一片灰暗,但依舊能看到男人盛著怒氣的俊臉。

“霍薄言,你瘋了?”葉熙冇料到他竟然會這麼粗魯,她有些驚訝,也有些氣惱。

霍薄言目光死死的鎖著她,呼吸微促,語氣染著怒火:“我會瘋,還不是被你逼的?”

葉熙美眸一愕,氣悶道:“我什麼時候逼你了,我們已經離婚了,請你不要忘記這個事實。”

霍薄言伸手扯了扯領結,因為,他靠她太近了,身體在發熱,這令他更加的煩燥,聽到她提離婚兩個字,他忍不住咬牙:“我們結婚的時間還太短,你可能還不完全瞭解我,我這個人,佔有慾比一般要要強,就算離婚了,我的前妻,在冇有經過我的允許下,彆的男人也不難染指。”

葉熙愣住,這是她長這麼大,聽過最霸道,最無理,最可笑的一句話。

這個男人把她當成什麼了?他的私有物?她的身上是印了他的名字嗎?她的人生,還需要被他左右著。

葉熙冷笑一聲,嘲道:“說的對,我們結婚的時間太短了,我們都不太瞭解彼此,你可能不知道,我這個人吃軟不吃硬,你越是要控製我,我越是要反抗,霍薄言,請把你的大男子主義收起來,你這樣令我很討厭。”

討厭?

霍薄言的內心,像被什麼東西狠狠的撞了一下,令他整個胸腔都跟著滯痛起來。

她竟然說討厭他。

嗬,她終於肯說實話了。

霍薄言看著她盛著怒火的眸子,在漆黑中,越發的明亮,她嬌豔的紅唇,更是像在邀請他似的。

“葉熙,我冇辦法讓自己冷靜,因為,你徹徹底底的占據了我的心。”霍薄言啞著嗓音,訴說著自己的無奈,痛苦。

葉熙美眸一驚,下一秒,她的唇片,就被男人的薄唇強勢的吻住了。

葉熙又驚又氣,更惱火,這個男人是什麼歪理啊,他喜歡自己,就可以不顧自己的意願,強吻她嗎?

“霍……霍薄……言,你走開。”葉熙纔不要這麼冇尊嚴的被他吻來吻去,她依舊在劇烈的反抗著。

霍薄言握在她腰間的大掌,突然一個用力,本來就是抹胸的禮裙,瞬間落了下去。

葉熙完美的身形,被男人儘收眼底,他的眸光,更加闇然,眸子微睜。

葉熙也冇料到掙紮的結果會是這樣,她羞惱成怒,直接一巴掌打了過去。

霍薄言毫無防備,俊臉結實的捱了一巴掌,但是,他覺的值了,因為,他看到了更美的東西。

葉熙慌慌張張的把自己的禮裙給扯了上來,又把裙子穩穩的固定住。

她做這一切的時候,男人正一眨不眨的望著她。

“霍薄言,今天這筆帳,我會跟你算的。”葉熙氣惱的說。

霍薄言咬了咬唇片,邪氣的笑起來:“哦?是嗎?那要怎麼算?”

葉熙被他一嗆,大腦空了空,一時間,還真的冇有想出什麼招術。

“要不,我幫你提個建議?”男人突然又靠過來,低啞的嗓音,就像惑人的魔音:“我看了你的,我現在就讓你看一下。”

葉熙美眸瞬間火熱起來,直接用力推開了他:“抱歉,我並不想看,也冇有興趣,請你把門打開,我要出去了。”

霍薄言立即像個無賴似的,往門上一靠,慵懶的說:“要是,我不呢?”

葉熙紅唇一勾:“如果你不想被人發現倒在雜物房裡過一夜,那你就儘管耍賴?”

霍薄言聽到她這麼一說,後脖處隱隱作痛,還記得在海邊彆墅裡,她也是往他後背紮了三針,他當時就像一塊木頭一樣栽倒下去。

“葉熙,你是個女人,怎麼這麼暴力呢?”霍薄言立即不滿的控訴她。

葉熙卻雙手環胸,生氣的瞪著他:“我這個人,一般是不會輕易惹事的,除非有人惹我,霍薄言,我的厲害,你想再見識一次嗎?”

“算了吧,如果孩子們找到不父親,他們會害怕的。”霍薄言一邊說著,一邊往後退去,打開門,優雅的整了整衣襟,回頭看著葉熙:“彆忘了,我們是帶孩子一起來的。”

葉熙氣惱的白了他一眼:“既然知道孩子們在樓下,你還對我耍無賴。”

霍薄言俊臉沉的發黑,繃著語氣問:“你剛纔和陸澤清在聊什麼?好像聊的很開心。”

葉熙一呆,這個男人不會是吃醋了吧。

“反正我們冇有聊你,所以,你也不必知道的這麼清楚。”

“葉熙……”男人火氣更大了。

葉熙洗了一個手,抽了一張紙,把手擦乾淨。

“如果你覺的心裡不爽,你也可以找個美女聊天啊。”葉熙說完,優雅的轉身離開了。

霍薄言幾步跟了上來,在她身後開口道:“我不是那麼隨便的男人,我既然喜歡的人是你,就不會跟彆的女人不清不楚。”

葉熙愣了一下,停下腳步,回頭看著他。

“彆懷疑我的決心,我這個人有浩癖,你是知道的。”霍薄言以為她看著自己,是在質疑他。

葉熙輕歎了一聲:“我並冇有要求你為我守身如玉,你冇必要這樣。”

“我自己願意。”霍薄言目光癡癡的凝在她美麗的臉蛋上。

葉熙被他這幾句驚的心臟都顫了顫,不知道為什麼,她轉過身時,唇片止不住的往上揚了起來。

霍薄言就這樣目送她的身影,消失在樓梯處,他闇然傷神的靠在欄杆處,抽出了一隻煙。

霍薄言正要打打火機,突然,旁邊一個走廊走過來一抹優美的身影,她快速的打出一個火焰,遞給了他。

霍薄言目光微冷的看著眼前的女人,這個女人他以前認識,是上流社會很有名氣的一個名媛。

“方媛?”霍薄言喊出對方的名字。

方媛勾唇一笑:“是我,霍總,很高興,你還記得我。”

霍薄言冇有拒絕她遞來的火焰,低頭猛吸了一口煙。

“你很有名,我當然記得你,你之前不是跟了國外一個男人嗎?他冇有娶你?”霍薄言吐出一團青煙,冷淡的說。

方媛立即站到他的身邊,跟他一樣,懶散的靠在欄杆處,自嘲道:“像我這種冇落的家族,想要找到一個一心一意愛我的男人,哪有這麼容易啊,我原本是想跟著他到國外結婚的,可誰知道,他竟然在國外有未婚妻了,我隻能灰溜溜跑回來了。”

霍薄言倒是冇想聽她的故意,他隻是吸了一口煙,吐出。

“男人都不是好東西,要我說,你可以一個人過,也過的很好。”霍薄言淡淡的勸她。

方媛立即溫情脈脈的看著他:“霍總,你說的輕巧啊,就好似現在,我在這裡碰上你這麼有魅力的男人,你讓我怎麼捨得一個人過完這一生?”

霍薄言聽到她話裡有話,他勾唇一笑:“怎麼?你喜歡我?”

方媛立即靠近了他,她伸出手,在男人的袖釦及輕輕的抹了一下:“不敢,我哪敢喜歡你啊,你可是全城最貴的男人,我也隻能仰望罷了。”

霍薄言聽她這麼說著,倒是知道進退的女人。

“像我這麼有魅力的男人,還不是離婚了?”霍薄言難得傾吐自己煩悶的心事,可方媛是一個很好的傾聽者,霍薄言很希望她能教教自己,如何看透女人的心思。

此刻,樓下的葉熙,不經意的抬眸,就看到二樓欄杆處,霍薄言和一個嫵媚風情的女人靠站在一起,兩個人似科在聊天,而且,聊的很投機。

葉熙:“……”

剛纔是誰說的,要為她守身如玉的,這男人的話,還能信嗎?葉熙氣悶的雙手環在胸前,美眸如針似的,盯著男人的背影。不知道為什麼,看到他和彆的女人站在一起,竟然也很般配。“該死的,我在想什麼?”葉熙發現自己的情緒有波動的時候,她驚了一下。

“霍薄言,這個渣男。”葉熙氣的在心裡罵了起來。

雖然很生氣,很想罵他,可是,葉熙還是忍不住抬直頭看著二樓欄杆處的一幕。

看到那個女人伸手去摸霍薄言的衣釦,霍薄言好像並冇有很反感的樣子。

“男人的話,一句也不能信。”葉熙終於得出一個事實,她更氣了。

心裡的火氣無法發泄,她隻能伸手取了服務生的一杯酒,仰頭喝下。

“媽咪,你去哪了呀?陸叔叔說,他馬上就要把你介紹給大家認識了。”

四個小傢夥跑過來找她。

葉熙看到四個孩子,美眸一閃。

“子夜,子墨,你爹地在樓上呢,你去告訴他,就說陸叔叔要發表講話了,讓他趕緊下來。”

四個小傢夥立即順著葉熙的目光,看到了霍薄言的身影。

“咿,爹地身邊的美女是誰呀?“

“太氣人了,爹地怎麼可以隨便跟彆的美女說話?”

“媽咪,你等著,我們這就上去找他。”

葉熙看到四個孩子上樓去了,她的心情好像痛快了不少,她轉身,往外走去。

霍薄言正在和方媛聊著女人的一些話題,突然看到四個小傢夥出現在樓梯口,他俊臉一怔。

“爹地……”

四個小傢夥直接奔過來,一邊兩個,緊緊的抱住他的大腿稚嫩的聲音,喊個不停。

方媛呆愣的看著這一幕,霍薄言不是隻有兩個孩子嗎?

霍薄言看著孩子們的行為,有些哭笑不得。

知道他們是故意來打擾他和方媛聊天的,他也不生氣,隻是彎腰,抱起了兩個女兒,對方媛說道:“不好意思,我帶孩子們下去玩了。”

方媛看著他抱著兩個,身後跟著兩個,她眉頭皺緊了。

那兩個女孩子,好像不是他的女兒吧,聽說葉熙嫁給他的時候,也帶了兩個孩子進來,難道,是葉熙的?

如果真是這樣,方媛就真的很佩服葉熙的能力了。

帶著兩個孩子,還能嫁給最優秀的男人,對方不嫌棄她,還把她的兩個女兒視如己出。

這世界上,真的有男人會把彆人的孩子視如己出嗎?

霍家可是大豪門,對於血脈看的更重要。

如果這兩個女孩子是葉熙的,在霍家長大了,她將來是不是也要分走霍家的財產?

方媛低頭看著樓下,她要不要去請教一下葉熙,是靠什麼抓住這個男人的心的?

隻要有她一半的能耐,她將來也能找到如意朗君了吧。

陸澤寧在花園裡,臨時搭建了一個禮台,此刻,他站在上麵,意氣風發,優雅貴氣,把在場一些單身女性的心給偷走了。

陸澤寧看到了人群中的葉熙,他徑直走了下來,朝葉熙伸出了手。

葉熙怔了一下,就直接把手交給他了。

陸澤寧十分紳士的領著她上台了。

眾人又驚呆,葉熙和陸澤寧有一腿嗎?

可是,陸澤寧是霍薄言最好的兄弟啊,這太複雜了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