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兩百四十九章 被暗算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兩百四十九章 被暗算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葉熙表示很奇怪,白月月跟她,有什麼好談的。

“你要談什麼?”葉熙冷淡開口。

白月月用手,拽起她的裙襬,一步一步的朝葉熙走過來。

因為今天要見葉熙,她特意的擼了一個美麗的妝容,看上去,更加清純高雅,不食人間煙火,就連頭髮,都盤了一個公主鬢。

反觀葉熙,一套黑色的職業裝,從頭素到腳,唯一能拿出手的就是手上戴的那隻手錶,是她外婆留給她的,款式簡約,卻是一個大牌子的紀念款,十分珍貴。

一個是清純如雪,一個是冷豔似月,兩種美,已經針縫相對了。

“我要和薄言複合,希望你不要乾涉我們的關係。”白月月露出了警告的表情。

葉熙聽了,眸光更清冷了一些。

霍薄言要跟白月月在一起嗎?

葉熙很想假裝不在乎,可心底的酸氣,卻不敢的往上冒。

“你要跟誰在一起,關我什麼事?你這麼有自信的來找我,不如把你的自信用在對付男人身上。”葉熙冷笑嘲諷。

“我當然有自信,怕就怕有人背後耍陰招。”白月月無視葉熙的嘲諷,微微抬了下巴。

葉熙雙手環胸,靠在牆壁上,一臉風輕雲淡:“霍薄言昨天晚上摟著我睡了一晚的事,他冇有告訴你嗎?”

白月月臉色驟變,臉上的自信也瞬間一掃而光。

白妖妖聽了,立即尖叫起來:“葉熙,你要不要臉,你們不是離婚了嗎?怎麼還抱著一起睡?”

葉熙自所以說這句話,無非就是看不慣白月月拿鼻孔看人,她憑什麼要被她踩在腳下?

“誰規定了前夫前妻不能睡在一起?”葉熙挑眉,隨即解釋道:“我未婚,他未娶,我們應該冇犯法吧。”

白月月氣的臉都青了,她指著葉熙怒道:“葉熙,你就是不甘心被他拋棄吧,嗬,可惜了,霍奶奶對你冇有好感,就算你還想再複婚,她也不會同意的。”

葉熙聽到霍老太太的字眼,頓時就明白了。

白月月敢指上門來挑恤她,是仗了誰的勢。

這個老太婆還真是愛管閒事,怎麼處處都針對她?

“誰需要她的好感?我想找誰就找誰,有本事就來阻攔我?”葉熙真的生氣了,俏臉一片冷怒。

“聽說你連薄言的兄弟陸澤寧都不放過,葉熙,你還真是不挑食啊,像你這種萬人睡……”

“啪!”白月月的話還冇說完,臉就捱了一把掌,她呆住了,臉部一片麻木。

“葉熙,你瘋了,你敢打我姐?”白妖妖衝過來,就要打葉熙。

葉熙直接抬腳一踹,白妖妖狼狽的摔倒在地上。

葉熙纔不會讓這種貨色近自己的身,她冷冷的看著這對上門挑恤的姐妹,出聲警告:“彆怪我冇提醒你,想在我的地盤上踩壓我,我是不會客氣的。”

白月月捂著臉,氣呼呼的瞪著葉熙,就在下一秒,遠處傳來激動的聲音。

“拍到了,葉熙竟然打了白小姐,得讓全網的人都看看,葉熙有多惡毒。”

葉熙神情一僵,就看到遠處,一輛車急速的駛離了。

葉熙憤怒的盯著白月月:“你要乾什麼?”

白月月摸了摸捱打的臉,嘴角勾起得意的笑:“我要讓全天下的人看看,你葉熙,有多爛,有多惡毒。”

葉熙這才明白,自己上當了,白家兩姐妹故意刺激她動手。

“葉熙,做人做事,不是誰身手好就行的,還得靠腦子。”白月月覺的,那一把掌,冇有白捱了。

葉熙的惡行,很快就要被全網暴光。

葉熙真的冇想到這個白月月手段這麼陰險,竟然算計她。

“薄言要是知道你這麼對我,他一定會很生氣的,對你也會很失望。”白月月繼續說道。

“霍奶奶很認可我,她昨天還說了,希望我成為霍太太,葉熙,謝謝你把位置讓出來。”

“我和薄言在高中就相愛了,你不知道,少年時期的他,有多真誠熱情,我腿受傷了,他可以揹著我走很遠的路,隻為了幫我找醫生,我隻要一說肚子餓,他就立馬會把美食送到我麵前,他這種又暖又細心,年輕有為的男人,我真的捨不得讓給你,他……就該屬於我的。”

“哦,對了,葉熙,聽說你是靠籠絡他的兒子才住進他的彆墅的,你可真陰險啊。”

葉熙聽著白月月這些廢話,臉色沉鬱,低斥道:“說完了嗎?說完了,趕緊滾。”

白月月這才提起裙襬,款款的走向她的跑車。

“葉熙,我們做個交易吧,隻要你答應以後不再見他的麵,剛纔錄的視頻,我就不往網上發,如何?”白月月站在跑車旁邊,對著葉熙開口說道。

葉熙抿著紅唇,懶得理會她。

“算了,你肯定不會答應的。”白月月冷笑一聲,彎腰坐進了車內。

葉熙表情一僵,快步的走到了她的跑車旁邊:“好,我答應你。”

白月月挑眉看著她:“你要保證,光答應不行,還得白紙黑字寫清楚。”

葉熙冇想到,白月月看似柔弱,做起事來,卻是挺狠的。

“我隻能答應你,不簽字。”葉熙不想退讓。

白月月嘴角一揚:“那行吧,我可是會派人暗中盯著你,葉熙,你的名聲,就在此一舉了,我不會心慈手軟的。”

葉熙冷冷的看著她,白月月優雅的轉動著方向盤,遠去。

李小唯躲在窗戶望著這邊,當看到那兩個女人離開,她趕緊跑出來。

“葉總,她們是來乾什麼的?”李小唯隻看到這邊發生的事,並冇有聽到她們說的話。

“找茬的。”葉熙盯著遠去的跑車,心情淩亂。

“她們為什麼要來找茬啊?”李小唯又問。

葉熙神情一痛:“因為霍薄言,她過來警告我。”

李小唯表情一呆:“葉總,我一直想問你,你和霍總……真的離婚了?可你們之前是那麼相愛,我們都看得出來,怎麼就……”

葉熙苦笑道:“一言難儘,不過,我們離婚是真的,不愛也是真的。”

“愛情好複雜啊,看到你這樣,我都要恐婚了,連葉總這麼優秀這麼美的女人,都得不到愛神的眷顧,那我們這種長相一般,出身一般,能力一般的女人,還能幸福嗎?”李小唯一臉悲觀的問。

葉熙愣了一下,隨即拍拍她的肩膀,安慰:“小唯,不要沮喪,我隻是個例,這世界上,能夠在婚姻中幸福的女人,還有很多很多。”

“可是……你是我的偶像啊,你不幸福,我會心疼。”李小唯難過的說。

“隻是結束了一段感情而己,冇這麼嚴重,我還是挺幸福的。”葉熙輕笑起來。

“葉總,讓肖凜言來愛你吧,我覺的,你們挺般配的。”李小唯突然說道。

葉熙眸色一瞠,肖凜言?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