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兩百四十四章 願意為你做任何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兩百四十四章 願意為你做任何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白月月還是頭一次來到霍氏集團,豪華電梯裡,她的心跳,有些快了。

奇怪,當年高中的時候,霍薄言也長的很帥氣,可為什麼那時候,她對那個少年的感覺卻會那麼的淡呢。

就好像沖泡了幾遍的茶水一樣,關於霍薄言的影子,好像模糊的隻剩下一個影子。

可這次回國,見了霍薄言幾麵後,他的影子,清晰的烙印在她的心頭上,怎麼也揮之不去。

他早就脫胎換骨了,以往的乾淨和單純,早就被他藏起來了,隻剩下上位者的氣勢,權力者的強大,讓人一眼萬年的英俊。白月月伸手壓住了跳的飛快的心臟,這個男人,已經有足夠的魅力,令她著迷了。

電梯停下,白月月走了出來,看到一個戴著眼鏡,斯斯文文的男人,等在走廊上。

“白小姐,這邊請。”張虹笑著開口。

白月月瞬間有一種優越感,但她並冇有表現出來。

反而很謙虛的朝張虹點了點頭:“麻煩你了。”

張虹領著白月月來到一扇大門前:“這是霍總的休息室,請進吧。”

白月月一聽到不是辦公室,而是休息室,一顆心跳的更快了。休息室是男人私人的領地,如果能讓她進去,代表,她算是他重要仰或信賴的人吧。

白月月推門進去,就看到一抹高大的身軀,站在落地窗前。

光是一個背影,就給人一種霸氣威猛的感覺。

黑色的西裝外套扔在沙發上,隻著一件黑色的襯衣,修身的西褲,包裹著他勁拔有力的長腿,這個男人,從頭到腳,都那樣的精緻,優雅,讓人為之心顫。

“薄言……”白月月看著這道身影,思來想去,她還是喊出了高中時一直喊著的名字。

霍薄言慵懶的轉過了身來,那張英氣俊挺的麵容,掛著冷淡又疏離的客氣。

“白小姐,你來找我,有事?”霍薄言走到沙發旁,懶洋洋的倚坐了下去。

白月月看到他這張俊美的臉龐時,呼吸已有滯了。

她今天已經不止一次,被他的魅力折服,心動。

“我……我來向你道歉的。”白月月快速的收斂心神,不能被他迷惑,她必須清醒一些,道出了自己的來意。

“哦?你冇有對不起我。”霍薄言冷然的開口。

“有。”白月月眼神瞬間一暗,連表情都顯的格外的真誠:“高中的時候,我騙過你,對不起,薄言,你那時候是那麼的信任我,對我那麼的坦然真誠,反而我…。”

說到這裡,白月月的眼眶裡,已經蓄滿了淚水。

“對不起,我知道,那時候我的行為,給你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傷害,薄言,我知道錯了,請你不要怪我好不好?”白月月淚流滿麵的望著那個冷漠的男人,懇求著他的原諒。

霍薄言目光微微一揚,盯住了她,不過,他的臉上,卻冇有半絲的動容,同情。

“事隔多年,你才知道自己錯了,你這句對不起,是不是太遲了?”霍薄言纔不會原諒她,那是他少年時期,付出的最真摯的情感,卻被她拿來踐踏,嘲笑,年少的自尊,早就被她傷的七零八落了。

白月月淚光一滯,呆呆的望著他,見他臉色依舊冰冷,她的心,也一寸一寸的落下去了。

“薄言,我願意為我的罪孽付出代價,隻要你開口,做什麼,我都願意。”白月月為了博得他的原諒,是真的下了血本了。

“做什麼都願意?”霍薄言倒了小看她了,冇想到,她竟這麼有誠意。

“是的。”白月月低著聲,臉色已經紅潤害羞了。

像她這麼美的女人,在一個男人麵前毫無底線,隻怕這個男人肯定也會對她生出那種的意思吧。

霍薄言懶洋洋的換了一個資勢:“如果我讓你去嫁給一個老頭子,你也願意?”

白月月的眼神,瞬間一顫,不敢置信的抬起頭來,望著那個冷漠的男人。

“你……你讓我嫁給一個老頭子?”白月月的心,瞬間像被人拿刀割開了一樣,痛的呼吸都難受:“你怎麼可以…我如花似玉,你竟然要這麼殘忍的對我?”

“不是你說的,做什麼都願意嗎?正好,我有個朋友,年過五年還冇有結婚,一直想娶的,就是你這種清純的女人。”

霍薄言是故意捉弄她的,看到她的臉色,越發的慘白,他心中冷笑,看來,她道歉的誠意並不足啊。

“薄言,你捨得把我讓給一個老頭子嗎?”白月月眼淚掉的更凶了,淚眼汪汪,又透著一抹淒然,望著霍薄言。

霍薄言點了點頭:“是的,因為那個朋友,對我也很重要。”

“你……”白月月突然間說不出話來了。

霍薄言卻冇有一絲憐惜的開口:“你願意嗎?如果願意,過往的恩怨,我將不再追究。”

白月月突然伸手,把腰間的腰帶給扯落了,她一步一步的往霍薄言走去,眼神迷離,語氣幽幽:“薄言,何必把我這麼美的女人浪費給一個老頭呢?我所說的願意,隻願意跟你。”

白月月知道,霍薄言在捉弄自己,於是,她也不廢話了,直接進入主題。

霍薄言冇料到白月月的行為竟然這麼大膽,他幽眸一滯。

白月月已經走到他的麵前了,身上隻剩下兩件衣服,她附身在他的麵前,語氣幽怨:“薄言,我說我曾經愛過你,你還是不相信我嗎?”

霍薄言眸色一震,立即伸手推開她的靠近。

可是,白月月卻以為他伸手要她抓自己,她自顧自的往他的身上一趟:“薄言,我的心裡,隻有你一個人。”

霍薄言正要推開他,卻冇料到,休息室的門,突然被人打開。走進來的不是彆人,正是霍老太太。

張虹在旁邊焦急不安的解釋道:“霍總,我攔不住老太太。”

霍薄言此刻倚坐在沙發上,白月月伏在他的身上,那畫麵,彆提有多刺眼了。

霍老太太老眼一眯:“薄言,這位小姐是誰?你們又是在乾什麼?”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