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兩百一十五章 離婚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兩百一十五章 離婚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霍煙煙的感情受挫,霍薄言的婚姻也麵臨分離。

老太太雖然躺在醫院裡,但卻並冇有閒著,不知道為什麼,她有一種不安的預感。

葉熙的出現,會搶走她所有重要的東西。

女人的直覺都是很準的,老太太相信自己心裡滋生的不安。

所以,她要趕緊讓葉熙離開,換一個更好拿捏的女人嫁入霍家。

葉熙第二天早上,送四個孩子去上學。

在車上,葉熙突然開口說道:“孩子們,我有件事情,要跟你們說。”

四個小傢夥立即眨了眨眼睛,停下手裡玩的卡片。

“媽咪,你要說什麼呀?”依依小臉滿是好奇。

“媽咪是不是要跟爹地再生個弟弟和妹妹?”葉恬恬捂嘴偷笑起來。

葉熙一臉無語,不過,四個孩子現在相處的非常融恰,突然要讓她們分開,真的是一件殘忍的事情。

“不是,我跟霍薄言,決定離婚了。”葉熙輕聲說道。

“啊?”後座上傳來一大片驚呼聲。

四個小傢夥顯然冇料到,他們要離婚了,小臉都垮了下來。

“媽咪,為什麼呀?為什麼要跟爹地離婚?”葉依依小臉緊張的問。

“是不是爹地太渣了,傷了你的心?”葉恬恬也很焦急。

“我就知道,爹地根本不知道怎麼哄女孩子開心?”霍子夜聳聳小肩膀。

“爹地冇有那麼差勁吧。”霍子夜也是一臉的懷疑。

葉熙苦笑了一聲:“這是我跟他商量好的決定,當初結婚,也是協議結婚,並不是因為相愛才走到一起的,你們都是知道的。”

“是,我們是知道,可是……我不想離開哥哥們。”葉依依小嘴巴嘟了起來,眼淚已經在眶子裡打轉了。

“也不想離開爹地。”葉恬恬小嘴也扁了起來。

霍家兩小隻了是一臉的懵,突然間,不知道要說什麼纔好。

葉熙回頭看了他們一眼,心裡也悶悶的,說不出來的難受。

自己是不是太草率做這個決定了?

“我知道你為什麼要跟爹地離婚了。”霍子夜突然開口。

“是不是因為我們找到親生媽咪了?”霍子墨也憂傷的說。

葉家兩小隻眼睛睜的大大的,不敢置信。

他們的親生媽咪不就是媽咪嗎?哪裡又冒出來一個親生的?

葉熙聽到這裡,不由的苦笑一聲:“不是的,我們離婚,不是因為任何人。”

四個小傢夥呆坐在位置上,小臉都很難過。

葉熙輕歎了一口氣。

送完孩子們去學校,葉熙就開車去民政局。

來到民政局門口,看到霍薄言靠在旁邊的柱子上抽菸。

葉熙透過玻璃窗,呆呆的望著他,認識他這麼久了,好像還是第一次看到他抽菸的樣子。

聽說男人心情不好,鬱悶的時候就會一根接著一根的抽菸。

霍薄言眉頭緊擰著,呆滯的看著一個地方,真的像受傷了。

葉熙心口一緊,推門下了車,輕步朝他走了過去。

霍薄言看到她來了,立即把手裡的菸頭摁滅,朝她走過來。

“孩子們反映怎麼樣?”霍薄言知道她肯定說了。

“還好。”葉熙低著聲說。

“葉熙,一定要離嗎?能不能再認真的考慮一下?”霍薄言低聲懇求她。

不明白,她為什麼一定要離婚,是不是冇有跟他一起克服困難的勇氣?

葉熙不想再考慮了,她考慮的很清楚了。

她的沉默,徹底的刺痛了霍薄言的心。

這個女人狠起來,真的比他還狠。

霍薄言呼吸急促,大掌猛的捏成拳頭,既然她非要離,那就離吧。

霍薄言男性的驕傲和自尊讓他做不到低聲下氣的去求她。

葉熙看出他眼睛的痛苦,她又何償不是呢?

五年的恨意,五年的掙紮,她不可能全都抹去的。

發現懷孕時的惶恐,挺著大肚子時慘遭的嘲諷和屈辱,被扔在深山裡的折磨和害怕,生產時撕心裂肺的慘叫,痛失兒子的恨怨,這一切的一切,都讓葉熙明白,縱然霍薄言走進了她的內心,她也不願意和他繼續相處下去了。

霍薄言全程都是繃著表情,剋製著情緒的。

反觀葉熙,卻是很平靜,就像去買個菜一樣淡然。

霍薄言又氣又惱,卻也無可奈何。

這段婚姻,本來就是從交易開始的,了草結束,好像纔是該有的結果。

葉熙把離婚證,放進了包裡,抬頭看著霍薄言:“以後孩子們有什麼事,隨時可以聯絡我。”

霍薄言則是呆呆的看著她,千言萬語彙聚在心口,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。

葉熙見他不說話,轉身便往外走去。

霍薄言長腿幾步邁了過來,擋住她的去路。

葉熙愕然的抬頭,望著他的臉。

“葉熙,你知道嗎?我還是很生氣,我覺的從頭到尾,我就像一個笑話,像是你的玩物,我愛的天崩地裂,你卻像一湖平靜的水麵,無波無瀾,你是不是根本不懂怎麼去愛一個人?”

霍薄言忍不住把內心的惱怒全部發泄出來,因為,他一定要讓她知道,她有多殘忍,多狠心,多無情。

葉熙平靜的聽完,開口道:“也許吧,我不懂怎麼樣纔算愛一個人。”

“那你為什麼不去學習?”霍薄言生氣的問。

葉熙呆了呆,揹負著滿心的仇恨,她要向誰學習?

她希望有一個人可以告訴她,怎麼樣才能化解心中的怨恨。

可是,冇有,這些年是她一個人獨自走過來的,冇有人能幫她。

“我會采納你的建議的,找幾個人好好去練習。”葉熙說完,頭也不回的離開了。

霍薄言猶如被人打了一棒,她剛纔說什麼?

找幾個人練習?

“渣女。”霍薄言在心底咬牙切齒。

不得不說,葉熙所做所為,的確很像渣女行為。

霍薄言氣的不行,臉都黑了。

張虹在門口等著,看到霍薄言的表情,渾身打了一個抖。

葉小姐還真有能耐,總是能把霍總氣的不行。

葉熙並冇有直接去公司,她回了一趟霍家。

霍煙煙剛收拾好情緒,打算去上班,看到她回來,忍不住問:“嫂子,是有什麼東西忘記拿了嗎?”

葉熙看著霍煙煙,心情有些難過。

這個可愛的女孩子,情路比她還坎坷,真不知道月老是怎麼牽紅線的,怎麼不給她牽一條平順的路呢?

“不是,我回來,是收拾行李的。”葉熙輕聲說。

“收拾行李?”霍煙煙美眸一訝:“你跟我哥要去旅行啊?”

葉熙苦笑著搖頭:“不是,煙煙,對不起,一直瞞著你,我跟你大哥離婚了,我要從這裡搬出去。”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