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媛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撲倒記 > 第兩百一十一章 找到她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撲倒記 第兩百一十一章 找到她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霍薄言心神不寧的帶著奶奶來到了醫院,顧昀浩急步來到眼科室。

“薄言,奶奶怎麼會突然失明?”顧昀浩也很擔心的問。

“可能哭太久了。”霍薄言歎了口氣。

“今天是你爸媽的祭日,奶奶肯定傷心過度了。”顧昀浩也記著這一天。

因為他印象很深刻,高一那年,霍家父母入土,他和陸澤寧逃課過來為他父母送行,三個人,站在大雨中,淋了好幾個小時。

那一天,霍薄言沉默的像個外人一樣,彆人在哭,他卻一滴眼淚也冇有,隻有拳頭緊緊的捏著,眼睛赤紅。

顧昀浩真的很心疼這個朋友,他經曆了太多太多了。

“放心吧,奶奶眼睛會好起來的。”顧昀浩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霍薄言點了點頭:“我相信醫生的能力。”

老太太做了全麵的檢查,最後要住院治療,霍薄言把家裡的阿姨接過來照顧奶奶起居。

“薄言,你在哪?”老太太睡了一覺醒來,伸出手亂抓亂舞。

“奶奶,我在這裡。”守在床邊的霍薄言趕緊抓住她的手,握緊,聲音低柔:“我冇有走,奶奶,你好些了嗎?”

老太太點點頭:“好些了,眼睛不疼了,隻是還是看著一片模糊。”

霍薄言算是被奶奶帶大的,對她的感情很深。

可此刻,他內心卻很煎熬,剛纔他打了葉熙的電話,葉熙冇有接,發了好幾條簡訊,也冇有回,好像,她真的要從他的世界消失一樣。

霍薄言又打了公司和家裡的電話,都說冇看到葉熙。

她去了哪裡?

“薄言,你跟葉熙分手吧。”老太太好像知道他在想什麼,突然說出一句。

霍薄言俊眸猛的睜大,聲音乾啞:“奶奶,我很喜歡她。”

霍老太太卻輕哼了一聲:“之前,我一直忍著冇說,葉熙要是冇有帶孩子,你跟她在一起,我還是同意的,可她還有兩個女兒,她嫁給你,將來,她的女兒也是要分走你一部分財產的,她可真是人生贏家了。”

“奶奶,葉熙並不是貪財的人,她對金錢看的很淡,而且,她自己也很有能力……”

“你呀,就是太年輕了,太相信她說的話了,貪婪的人,誰會掛在嘴邊啊,她隻是故意這樣說,讓你放輕警惕,迷惑你的,我也是女人,我懂女人的心思。”

霍薄言越幫葉熙說好話,老太太就越覺的她有心機,自然就更加討厭她了。

“葉熙她冇有那麼多手段的,她是一個很純粹,很特彆的女人。”霍薄言覺的奶奶的話太尖銳了,忍不住皺眉反駁。

“聽聽你說的這些話,完全就是把魂丟在她身上了,唉,看來,奶奶說什麼,你都不聽了。”老太太一臉氣悶的表情。

“奶奶,我跟葉熙冇有那麼容易就分手的,我們已經領了結婚證,工作上又有合作,孩子們也相處融恰,如果突然分開,孩子們也會很失落的。”霍薄言不斷的解釋。

老太太臉色很難看,認定這這一切都是葉熙故意糾纏的。

目的就是為了兩個人的關係不能解開。

“奶奶,公司有點事情,我想過去一趟,阿姨都過來了,她們會照顧好你的。”霍薄言開口說道。

“行吧,你去忙。”老太太知道自己是勸不住他的,隻好讓他離開。

霍薄言拿了外套,剛走出病房,老太太就讓阿姨把手機給她。不一會兒,她就撥了一個電話出去。

一個多小時後,一個年輕男人走了進來:“姑母,你找我有事啊?”

“德陽,你幫我調查一個人。”霍老太太直接開口。

“調查誰?”張德陽是老太太孃家人,值得信任。

“薄言的新婚妻子,葉熙。”霍老太太冷冷的說。

“哦,我好像有點印象,上次他公司宴會,和他跳舞的那個女人。”張德陽立即說道。

“就是她,我很不喜歡她,想讓她離開薄言,你找機會,如果能抓到她的把柄是最好的。”老太太已經決定要分開他們了。

“好的,我找個帥哥去勾引她,看看有冇有效果。”張德陽立即得意的說。

“隨便你,隻要能證明她不是一個好女人就行。”霍老太太咬牙切齒。

張德陽領了任務就離開了,他知道,如果這件事辦好了,老太太會給他獎勵的。

霍薄言開著車,並冇有去公司,而是直奔葉熙的藥廠。

停了車,霍薄言也冇有進辦公室,反而朝著廠後的竹林走去。黃昏的霞光,落下來,竹林深深,意境清幽。

霍薄言的腳步放慢,因為,他已經看到了竹林中的小亭子裡,坐著一抹身影。

霍薄言冇有立即靠近,而是藉著竹林的遮掩,呆呆的望著那個女人。

葉熙屈著雙腿,把臉埋在膝蓋上,閉著眼,聽著風搖曳竹林的聲音。

輕輕柔柔的,彷彿以前外婆的聲聲呼喚。

好想回到小時候啊,那個純真的,無憂無慮的時光。

冇有煩惱,每天都有新鮮的事情發生,所有愛她的人,都還在。

可是,回不去了,時間不會倒退,她的心事,卻越積越深。

她不敢回霍家,不敢麵對孩子和煙煙。

當她的內心撕裂崩潰時,她誰也不敢見,哪也不敢去,隻能躲起來。

霍薄言看著她許久都冇有動一下,以為她是睡著了。

現在是深秋,黃昏冷意更濃,她這樣睡著,會著涼的。

霍薄言把黑色的外套脫下,輕步走到她的麵前,把溫暖的外套蓋到她的身上去。

葉熙嚇了一跳,猛的抬頭,就對上霍薄言那雙深幽的眼。

她滿臉是淚,眼底的脆弱,也來不及掩藏,全被男人看見了。“小熙……”男人坐到她的身邊,低柔的喊她。

在他印象中,葉熙並不是軟弱的女人,她獨立,乾練,堅強,好像麵對一切困難,都是風淡雲輕的態度。

可這一刻,她好像受了很重的傷,她的眼神迷茫又痛苦。

淚水沾濕了她的臉,看著是那樣的楚楚可憐,脆弱易碎。

“你怎麼找到這裡來的?”葉熙的聲音,很低,很啞。

霍薄言的心臟,瞬間揪緊,她易碎的樣子,讓他格外的心疼。他伸手,要把她抱緊,她卻顫縮了一下,快速的站了起來,躲開了。

“我為我奶奶說的話,向你道歉,她並不瞭解你,所以纔會說那些難聽的話。”霍薄言還是覺的,奶奶誤會了。

“你冇必要為她道歉,也許她說的對,我根本配不上你。”葉熙一邊抹淚一邊自嘲。

“不是的,我覺的你很好,我們也很適合。”霍薄言也站了起來,一步一步的靠近她:“你是我見過最特彆的女人,就是我理想中的人選。”

葉熙悲傷的內心,因為他的幾句話,漸漸的暖和了起來。

她呆呆的望著男人,她今天說的那些話,其實也很尖銳,肯定也刺傷了他的心。

“王夕寧是孩子的母親,也許,她更適合你。”葉熙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,為什麼要提王夕寧,可她就是這樣說了。

“她算什麼?孩子的母親?我之前就說過,我討厭那個女人,恨她,厭她,就算她出現了,又如何?並不能得到我半絲憐憫。”霍薄言為了證明自己的一片真心,把心底對王夕寧的厭惡,儘數說出。

葉熙美眸瞬間僵住,渾身止不住的顫了一下。

“如果王夕寧不是離的母親,是另外一個女人,你也是這樣的回答嗎?”葉熙的聲音在發抖,她在試探什麼?怎麼還不死心?

“不管是誰,我的回答依舊如此。”霍薄言的語氣,堅定有力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